S台灣憑什麼樂觀

2003.07.15 by
數位時代
S台灣憑什麼樂觀
原本已想好的這期專欄,並不是這個題目,但今天看到作家龍應台所寫的〈台灣,怎麼會變成這樣?〉文中充滿了沈痛、無奈與失望,給我相當大的震撼,一個...

原本已想好的這期專欄,並不是這個題目,但今天看到作家龍應台所寫的〈台灣,怎麼會變成這樣?〉文中充滿了沈痛、無奈與失望,給我相當大的震撼,一個當過首都一級單位的主管,原來竟然也對政府(中央政府)有如此大的不滿與失望。
當然,其中所描述的現象若均要歸咎新政府,有些失之公允,例如汽車衝撞交通部事件,是因為罰單太多而不滿,但別忘了,交通罰單為地方政府所主管,而罰單最多的正是台北市。
不過,這並非我想說的,我想說的是,因為我一向樂觀,或找得到樂觀的理由,台灣憑什麼樂觀?

**有本錢不怕景氣好或壞

**記得前幾個星期,參加一個討論SARS後經濟情勢的電視座談會,我說雖然第二季的經濟成長率應會下修許多,但從國際景氣的趨勢來看,這是三年來最值得樂觀的一刻,SARS事件彷彿是景氣底部的最後一道試金石。若要說政府有錯,應該是當初股市下跌時,就不該拿錢去護盤,而是拿錢去改善經濟體質,例如,金融壞帳問題,倘若能在當時獲得解決或控制,今天也無須因為金融重建基金是否不足而吵翻天。
對於仍有本錢的人來說,景氣來臨,的確是項樂觀的理由,但對於在不景氣時已落得一無所有的人,景氣來臨又與他何干?就算股市會大漲,他也沒本錢,就算產業景氣再來,但工廠已關門,沒有技術的失業者,仍可能失業。結果,甚至可能呈現的是,貧富差距擴大。
時代的變遷與經濟結構的改變,是失業者最主要的原因,但在自由經濟的制度裡,也有許多不幸事件是因為貪婪或無風險意識所造成,否則,不會有一年1000億的經濟犯罪金額,又如,前一陣子喧騰一時小如的故事,因為繳不起學費念書,而導致貧富差距擴大,貧者恆貧的議題,但當我看到那個故事時,一時間,我不會想到社會貧富差距的問題,而是告訴自己,別犯與她父親相同的錯誤,她的父親因為忽略風險,大手筆舉債租地,投資種薑失利,而負債600萬。

**一時輸贏不會決定一切

**若要說悲情,香港應是第一名,回歸祖國後,不僅經濟一落千丈,失業率從1997年的2.2%,上升到現在的7.5%,就連引以為傲的自由民主權利,差點都不保。留在台灣的人,無須怨天尤人,總統是我們一人一票所選出來的,世界上恐怕還有一半的人口無此權利,選輸了或選錯了,再選過就是了,這是民主制度的可貴之處,執政者永遠需被全民檢視或挑剔。
全球化的趨勢之下,贏者圈只會愈來愈小,但資本主義或自由經濟制度最可愛的地方就是,一回合的輸贏,不會決定一切,失敗者永遠有機會再度成為贏者,但基本條件是,不要失望。
好了,我得回答,台灣憑什麼樂觀?因為還有人是樂觀的。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