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熔爐淬煉新台中人

2003.06.15 by
數位時代
文化熔爐淬煉新台中人
白天看起來睡眼惺忪的羅伯多(Roberto)有兩項嗜好:煮義大利菜,以及騎摩托車串門子閒逛,「基本上這是每個義大利男人的夢想」。36歲的他如...

白天看起來睡眼惺忪的羅伯多(Roberto)有兩項嗜好:煮義大利菜,以及騎摩托車串門子閒逛,「基本上這是每個義大利男人的夢想」。36歲的他如今的胯下座騎不是羅馬隨處可見的偉士牌(Vespa)機車,而是光陽90西西小綿羊;但當他戴上墨鏡騎車晃到華美西街橋畔的麵包店,背景倒有幾分神似阿姆斯特丹的運河區。原本是貿易商代表的羅伯多在來台中10天後,毅然決定留下來工作,「我愛台灣,因為台中太棒了!」現在羅伯多不採購工具機、也不出口義大利麵條,他改行當一家小歐洲餐館的廚師,專心烹調在他眼中神聖無比的通心粉,「這可是全世界最棒的料理!」
但麵包店老闆覺得這傢伙太荒謬,「義大利人也許發明了披薩和麵條,但是法國人將食物提升為藝術,」52歲的帕提(Patrick)搖頭,嘟囔只有浪漫過頭的義佬才會不到2週就決定在此長留。膚色曬得黝黑、一頭銀色短髮的帕提是愛迪達(Adidas)前任台灣區總經理,跟台中結緣的時間可是超過20年,不管是在歐洲或外派韓國期間,他都會到台中看貨採貨,「從運動鞋到網球拍,只有在台中你才能搞定一切,」外貌跟神態都肖似法國影星尚‧雷諾(Jean Reno)的他辭掉工作後不想到捷克管工廠,反而在台中街角開了家烘焙道地法式麵包的小店(店名叫「BBR」,法文的「藍、白、紅」縮寫),週末就到郊區大坑騎上6小時越野車,「台中人好、空氣好,住起來超舒服,」這位漢語根本不通的酷酷歐吉桑每週到電台教法語,立志要讓法國麵包在台中揚眉吐氣,「住台北幹嘛?又擠又老在下雨,為了工作我待過15個月,夠啦。」

**多元文化吸引老外定居

**羅伯多和帕崔不是來台灣教暑期英文的「候鳥老外」(到台灣教1年書,就可以回國或到其他地方花3年錢的老外),他們是「新台中人」:了解台中、喜歡台中,繼而希望和這座城市長期戀愛的新興移民。他們不只帶來異國文化的混血基因,也帶來不一樣的專業技能與生活哲學;他們用另外一種視野與角度探索台灣,重新發現台灣的優點與缺點,也讓這座陽光燦爛的城市在他們身上得到更多活力。
「這幾年有越來越多老外在台中定居,跟以前很不一樣,」在花蓮出生長大、在台中居住超過20年的台中美國商會會長何道明(Douglas Habecker)難掩自豪,「台中是全台灣最有國際化潛力的城市,生活環境比台北和高雄好,讓外國人很有社區(community)的感覺,許多外國人覺得台中很友善,有濃濃的人情味。」
台中蓬勃的服務業和多元飲食文化,讓許多「新台中人」找到舞台。中文名字叫傅翰林的亨利克(Hendrik)曾經是台中晶華酒店總經理,如今自己在台中3年開了3家餐廳,「這個地方對創業者來說是天堂,食料充足、員工素質不錯,政府也沒什麼限制,」來自荷蘭、說話保有日耳曼民族嚴謹本色的亨利克,就對台中人在飲食上的「挑剔」讚不絕口,「人們會告訴我為什麼喜歡這道菜、還有哪裡口味不對,我在那麼多國家工作過,從來沒遇過這麼多願意回饋的顧客。」
亨利克在餐飲旅館界有超過30年資歷,在香港的五星級旅館也待了10年,現在他要將國際級的水準注入自己的餐廳,「顧客永遠是對的,我一直告訴員工,顧客才是付我們薪水的人,不能對他們說『不』!」亨利克和台灣妻子Jenny努力開發新菜色、訓練本地廚師和服務生;台中餐廳的激烈競爭一開始讓他們忐忑不安,但也驅使兩位創業家求新求變,好滿足早已透過食物融合異國文化的台中人。從德國臘腸到墨西哥烤餅,亨利克和Jenny將各地料理納入菜單,更創造結合亞洲口味的特色美食,「別告訴義大利人,我把泰國菜加入披薩,搞出一個泰式海鮮披薩!」亨利克笑著用刀叉品嘗從路邊攤買來的鹹酥雞和炸魷魚,彷彿是一盤精緻的法國菜,「這東西不錯,或許下次可以加入新菜單。」

**過真正的生活

**
這些在各國闖蕩多年的專業工作者為台中注入活力,台中也讓他們找到家的感覺。原籍秘魯的阿樓(Aldo)在世界各地流浪了20年,生性不羈的他如今在台中落腳;來自安地斯山脈的阿樓有份製作銀飾和皮革的好手藝,他在台中的工作室製作藝品,將東西擺到花蓮和墾丁販售,每幾個月就飛到曼谷一趟,採購尼泊爾、印尼和泰國的飾品材料。「我喜歡在台中的生活,人們的節奏比較悠閒,」阿樓在台中的家中有十幾部高檔專業自行車,一有空就到台灣各地騎車趴趴走,「我在日本可以賺更多錢,但想找朋友對方都說沒時間,在這裡卻可以過真正的生活。」
即使還沒有古根漢美術館,這座城市也已讓越來越多藝術家找到創作與生活的平衡。在彰化出生、在台北念書,後來又在台中習畫的梁奕焚,在50歲那年已經到紐約SOHO區發展,連續數年被SOHO區畫廊邀展,獨特的風格被紐約藝術界譽為「既非東方亦非西方、不現代也不傳統,」「數年來第一次發現如此有份量的作品」。在紐約待了13年,梁奕焚卻決定回台中創作,「我也遇到瓶頸,如果想在創作上突破,還是想回到自己喜歡的地方,」雖然已經66歲,長髮紮起馬尾的他卻是永遠對世界好奇的老頑童,每日在畫室勤奮工作,興致來了就跑到苗栗窯場燒陶器,「我在哪裡都可以工作,也都可以和國際畫壇接軌,」堅持藝術家必須「找到自己的樹根才有生命力」的梁奕焚,再度回鍋當新台中人的理由很簡單:「但我就是喜歡這個地方的步調,喜歡台中的人情和朋友。」

**台中可以更好

**
「新台中人」發現這座城市的魅力而留下,也期待台中能繼續改善進步。「有很多外國人在台北工作,卻從來不知道台中有這麼好的條件,」同時也擔任台中康百視(Compass)雜誌(一本介紹台中生活的雙語月刊指南)發行人的何道明,認為除了基本面的改善,台中市政府應該要在行銷面多加強,「當這些朋友來台中一看,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母親是華裔美國人、父親是美國傳教士的何道明,對從小居住的台中有一份深厚情誼,希望這座城市能實現尚未發揮的潛能,「許多來台灣工作的老外,都說台中是他們在亞洲住過最喜歡的城市,台灣是他們最喜歡的國家,希望能有更多機會在這裡發展。」
在18個月前,原本計畫退休後要騎自行車環遊中國的帕提,從沒想過自己會在台中開起麵包店,「我在這裡註冊公司、誠實繳稅,我對這點非常驕傲,」這位身兼麵包店創辦人、廚師和工友的前任跨國公司總經理,正忙著將一箱箱的沛綠雅(Perrier)礦泉水搬進店裡,「但我希望有人告訴我,到哪一天店門對面的河裡才會有魚游來游去,」帕提抱怨台中的河水不夠清澈、樹木不夠翠綠,就連馬路邊的垃圾桶都不夠多,「你看,大家其實是找不到地方,丟掉路上拿到的色情KTV名片。」
在傳統中國風水中,魚和水代表了財富,但在亞洲住了12年的帕提仍然堅持,他對河水和魚的願望是一種法式迷信,因為魚會為他帶來好運,「讓我能在台中開很多、很多、很多家麵包店。」至於法國菜和義大利菜何者才是料理之王的陳年爭論,這位一心想把麵包做得更好的運動健將並不真的在意,「你也知道嘛,東西要好吃又實在才重要,」他轉身和跟他一樣愛嘮叨的羅伯多打招呼,若無其事地目送這個愛瘋愛玩的義大利廚師騎車離去──當然,心滿意足地帶著他在店裡買齊的,整整兩大袋道地口味的法國麵包。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