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個城市的SARS

2003.06.01 by
數位時代
4個城市的SARS
4月23日上午,在離開上海前往台灣拍片之前,我的手提包裡,裝戴了一部Notebook,10副口罩,5盒酒精棉、3盒板藍根、1罐殺菌噴霧劑及1...

4月23日上午,在離開上海前往台灣拍片之前,我的手提包裡,裝戴了一部Notebook,10副口罩,5盒酒精棉、3盒板藍根、1罐殺菌噴霧劑及1本書。在過去,不論誰撿到了這個提包,一定會以為是某位外科大夫遺失的。但是在今天,這些東西得保障我未來一週的身心幸福。
龐大的浦東機場,因為SARS此刻變得更加空虛,唯一的長龍排在Air Macau(澳門航空)櫃檯前,「健康班機」上座無虛席,我不知道這份擁擠,換來的是真的安全,還是安心。
4月26日上海市政府宣佈隔離政策,所有從台灣入境旅客必須自行隔離兩週,打亂了我原本計畫,只得留在台灣,直至5月6日。
在這14天中,我在台灣旅館房間中從現場ENG看到重播新聞,從陳總統「三零記錄」看到「和平封院事件」,從《中國時報》讀到《蘋果日報》創刊號,從口罩下的政客嘴臉,看到跳樓抗議的病患。

**台灣媒體的負面行銷

**
當我要離開台灣時,只想說:「誰快帶我離開這裡!」
回到上海,才離開半個月久,出來時穿在身上的外套已全用不著了,連披在手上都嫌熱;燦爛的陽光下,瑞金路上的梧桐樹葉顯得更加茂密。一進小區大廳,迎接我的是一把耳溫槍和接下來的居家隔離;進入家門後,「關心」我回來的電話不是朋友打來的,而是區衛生局。家人說這裡生活尚算正常,媒體客觀而理性的報導,學校做好所有預防及教育工作,各公共場所按照政府規定嚴格執行把關。沒有聲嘶力竭,也沒有激動悲情,但是也絕不掉以輕心。
還記得二週前(三零記錄時)台灣的某位朋友說:「這次SARS將嚴重打擊中國政府的官僚行政體系及醫療體系,將會造成六四以來更大的潰敗。」的確,SARS真的是一張行政效能的試紙,只不過……受質疑的恐怕是台灣大於中國。
來中國這兩年,認識不少朋友,來自北京、廣州、新加坡、香港……等不同華人社會。大家經常比較的不只是工作與生活,更是不同政治型態下,哪裡才是最佳社會典範。而這次SARS事件,輪流在各大城市蔓延,所有人都睜大眼睛在看,每天增加的病例數目,就像是球賽積分表,各政府反應就像是選手表現,而媒體則做了全球現場轉播。
台灣式民主制度,新加坡公司化管理、港式特別行政區、中國新社會主義路線,誰能在未來華人世界同時創造經濟與安定、繁榮與幸福?所有人都在看,都在給分數。
這是一個全球化的時代,不只是經濟,也是政治。移民的條件不只是收入,也是好感度。這是一個競爭的時代,競爭的不只是國家,也是城市。在中國,北京的競爭者往往是上海,而不是台北。
這是一個行銷的時代,澳門航空用「健康班機」行銷,新加坡以其一貫的「治非典用重典」來做行銷,台灣的媒體,則做了負面行銷。
最近,上海人很流行的一個笑話就是:「你們台灣有人拿胸罩做口罩耶!」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