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競爭力

2003.03.15 by
數位時代
台灣競爭力
不舒服是:台灣有這麼爛嗎?還是他根本不了解台灣現狀?連先生直說台灣現在民不聊生,那他的替代政策是什麼,半個子兒也沒說。更何況,除了核四,台灣...

不舒服是:台灣有這麼爛嗎?還是他根本不了解台灣現狀?連先生直說台灣現在民不聊生,那他的替代政策是什麼,半個子兒也沒說。更何況,除了核四,台灣過去三年的財經政策,民進黨其實只是蕭規曹隨國民黨當年而已(一樣去護盤,一樣去救財團),這一罵,真考驗台灣人的記憶力。
至少我們在台灣產業裡跑透透,看到的台灣,和國民黨看的,有很大不同。這不是要為執政的民進黨政府辯護,而是要為台灣在工作崗位上眾多卓越的工作者,說說話,評評理!
政治口號是很便宜的宣傳工具,但由了解台灣民間社會價值,到能自信認同它,卻不是件輕鬆可得的事。
過去兩年,世界科技產業經歷空前不景氣,台灣的科技代工業也經歷劇烈的體質大調整。雖然國際科技股崩盤,拉著它們股價直直落,但它們的生意卻一直都是大成長。世界第二大專業代工廠(EMS)美商旭電(Solectron)在上海的一位中國籍同仁告訴《數位時代雙週》記者,每次台灣代工廠在大上海新蓋一座廠,他們的心就抽痛一次,「因為這意味著:單子有可能再度被搶走!」旭電是年營收127億美金的大企業,但2002營收卻整整比2001年少了64億。

**每天創新想出路

**
台灣人善於折衝、創新製程和拼命運籌的能力,近年來在國際接單市場可謂秋風掃落葉;即使他們把工廠設在大陸,但他們心知肚明,中國除了便宜的工人,其他人是不能扮演替代性的角色的。這期封面故事報導的緯創資通,就是一個例子,《數位時代雙週》召集人盧諭緯觀察到,這家2001年才從宏碁分出來的代工新兵,無論在新竹的研發接單,還是在中國華中、華南的工廠供應鏈,每日以高效的創新,把製造的死板工作大幅轉變成彈性和張力十足的服務,其轉折的強度,不亞於當年IBM由硬體商轉變成全球服務商。
台灣DRAM大廠茂德和德商Infineon的爭端,也是台灣公司積極找出路的例子。相較代工業專心服務世界品牌元廠進行世界掠奪,茂德選擇的是脫離技術依賴,靠非標準型記憶體另闢新路,這場大紛爭就是向Infineon說「不」的倔強手勢。但Infineon也並沒全然損失,因為他們的新夥伴南亞科技,同樣有一座12吋晶圓廠,同樣來自台灣。
台灣的競爭力,也表現在另一家宏達國際身上。3年前,美國微軟決定進軍手機事業,開發WinCE平台的Smart Phone,當時全球共有兩家廠商獲選為合作夥伴,一家是英國的Sendo而另一就是宏達。結果開發期限截止時,卻只有宏達做得出原型機。
不論是緯創和廣達、鴻海的代工業,或是茂德、南亞的DRAM業,還是以iPaq、Smart Phone竄出的宏達,他們都是每日在創新想出路的人。對比連戰每天在電視上重複單調的老套言詞,誰比誰努力,誰有希望,高下立判!
一位科技產業總經理曾說:「不要想政府能幫你做什麼事,去想--即使政府沒有做成任何事,而你能做什麼事!」好在我們有這些企業家,台灣才不會真的像連戰口中說的--那麼糟。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