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宏達

2003.03.01 by
數位時代
台灣宏達
灰濛的2月法國坎城,一年一度的GSM電信大展正在此地舉行,雖然電信產業的市場氣氛,就如同坎城氣候一樣低迷,但會場內600多家參展的廠商,對於...

灰濛的2月法國坎城,一年一度的GSM電信大展正在此地舉行,雖然電信產業的市場氣氛,就如同坎城氣候一樣低迷,但會場內600多家參展的廠商,對於今年產業的發展,卻相當的樂觀,認為今年將是行動數據服務的起飛年,電腦軟體業龍頭微軟,更是破天荒地首次擺攤參展,宣示進入電信產業的決心。
微軟除了在攤位上展出概念機種外,也擺出30多支已量產的智慧型手機(smart phone),讓參觀者把玩,「語音與數據整合的的趨勢將會帶來軟體的革命,我們不僅要成為行動平台的領導者,更會結合電信營運商及硬體製造者,一起來推動這個新市場,」微軟行動設備行銷事業群副總克里斯湯森(Juha Christensen)在演說中強調,「這是一次協同的行動。」
再看一次微軟展出的機種,幾乎全部都出自宏達國際的生產設計。
才剛被全球極具權威性的金融專業期刊《亞元雜誌》(Asia Money),評選為今年度台灣地區「最佳新上市公司」的宏達,是威盛集團進軍資訊家電和無線通訊領域的要角,過去因設計生產市面上最熱賣的WinCE PDA機種──康柏iPaq口袋型電腦一戰成名,近來宏達則是因為與法國電信旗下的營運商 Orange合作,率先推出以微軟作業平台為基礎的智慧型手機,而在市場上引起注目。

**未來手機主流

**
這款重量130克、厚2.2公分,具有可顯示6萬5000色、2.2吋TFT-LCD螢幕、支援3頻系統及多媒體傳輸,待機時間達100小時的手機,不但可以隨時隨地上網,觀賞影片的品質,比起電腦也毫不訊色,因此才一登台,就展現出它的驚人威力。
從上市至今,Orange已經賣出超過4萬支名為SPV的手機,最近又新打入菲律賓的市場,因此法人對宏達今年的表現,都相當期待。美林證券不僅維持「買進」評等,更將12個月的目標價調高至250元,預估今年每股稅後純益可達17.5元,而另一外資摩根士丹利則認為,由於智慧型手機市場競爭者少,毛利率高,因此將目標價調高至237元。
宏達去年前三季的EPS本來只有6塊多,但最後結算的數字高達9元,「不能說都是智慧型手機的貢獻,但這個產品的確對我們今年營收會有頗大的助益,」剛從法國參展回國的宏達國際總經理特助劉在武表示。
簡單來說,所謂的智慧型手機,就是將手機由單純的語音通訊工具,變成可傳送圖片、影像等數據服務的無線終端裝置,可以顯示行事曆、接收e-mail、播放音樂等功能,業界都看好是未來幾年高階手機的主流產品。
概念聽起來不難,但真要落實在設計生產,就有許多問題有待克服,首要的難題是,如何在講求輕薄短小的手機裡,塞下包含手機及電腦運算功能的模組,另一個難題則是手機不若電腦,有更嚴苛的電力要求,而數據資料的傳輸,電力消耗量頗大,這對於軟硬體的設計,又是一大挑戰。最後,智慧型手機強調網路連線的功能,又會面臨到系統相容性的問題。
「現在的領先幅度,真的是很辛苦才達成的。」劉在武說,宏達現在的成績,「是因為宏達比別人更願意take risk。」他表示,不論是微軟、英特爾還是其他業界大廠,只要提出有趣的新概念,宏達就願意嘗試,像Smartphone這個產品,宏達團隊從1999年就開始研究,中間甚至還面臨財務狀況不佳的窘境,但宏達還是沒有放棄,直到2001年才設計出來,「一個產品要開發3年,你就可以知道開發通訊產品的難度有多高。」

**追求三贏局面

**
回到2001年3月,微軟總裁包默(Steve Ballmer)出席在拉斯維加斯所舉行的無線通訊與網路大展時,在演講中拿出一台宏達所設計的蛋殼般智慧型手機的原形,但目前正式銷售的,卻是一台長方形外觀的機種。
「通訊產品不像電腦,多半是內部系統間的溝通,複雜度較低,只要設計ok,產品大概就沒問題了,可是通訊產品相當不一樣,」劉在武指出,通訊產品有太多跟外界互動的部份,像是電磁波傳遞可能會受到干擾、基地台的軟體設定,會影響接收品質,「一個部份更動,整個產品就要跟著修改。」
舉例來說,宏達採用德州儀器針對行動通訊產品所推出的系統平台OMAP,經過一年多的設計,在最後測試過程中,訊號穩定度仍有些瑕疵,再怎麼除錯,效能就是很難再突破,雙方一度考慮要放棄原有設計重新來過,但考量到已投入大量的資源,放棄太可惜,最後是宏達的一批工程師飛到歐洲,密集開會討論兩個多星期,才把問題解決。
「不僅要design win、還要測試也win,然後連客戶端都要win,」劉在武表示。
與系統營運商的合作,則是另一個新鮮的經驗。過去資訊產品只要軟硬體搞定,就可以賣到市場,但智慧型手機所訴求的行動數據,如果沒有適當的內容配合,市場很難起來,這也是為什麼行動數據服務談了很久,卻一直無法真正落實的原因。
為了刺激市場,與宏達合作的Orange,就決定自行投入開發適合行動數據服務的網站,這又增加了系統設計的難度,「常常會發生解決完了A問題,結果跑出B問題來,」劉在武說,幸好大家對這個市場都極具共識,才能順利推出產品。
在這款與Orange合作手機上,只要按一下右鍵,就會直接進入Orange內建好的系統,螢幕上會秀出由包括新聞、體育、購物、遊戲等專為行動服務設計的網站名稱,使用者只要確定選單項目,按下通話鍵便可以直接上網。
首先推出產品固然是宏達受到矚目的原因,但更重要的是,宏達站在一個影響產業發展的關鍵性位置。
智慧型手機的概念,最早由微軟所提出,微軟預估未來市場對可傳輸數據的行動終端設備將比電腦的需求更大,因此希望重複PC產業透過作業系統綁樁製造商的成功模式,進入手機產業。

**關鍵性位置

**
微軟在2000年時推出了名為「Stinger」的作業系統,並立即獲得英國手機製造商Sendo的支持,之後宏達及其他國內廠商才跟進,但原有的手機業者如諾基亞,並不願意電信產業再度淪落微軟之手,不僅不支持微軟的系統,在諾基亞的帶頭下,更成立了新公司Symbian,跟微軟互別苗頭,不同於微軟慣用的封閉授權的模式,Symbian將系統原始碼公開,立即獲得其他手機大廠如摩托羅拉、三星、索尼愛立信的支持。
由於微軟從未有過行動通訊經驗,在產品推出的時程上,落後於Symbian陣營,不料去年年底,微軟重要夥伴Sendo又陣前倒戈靠向Symbian,還在德州向微軟提出訴訟,控告微軟系統版本一再拖延,造成公司損失,同時還質疑微軟將Sendo所開發出的技術,透露給其他跟微軟合作的業者,有違誠信原則,Sendo公司執行長博根(Hugh Brogan)對外表示,「我們之所以會這麼做,完全是為了救公司。」
在這樣的情況下,宏達產品的推出,不僅具有穩定微軟WinCE陣營軍心的作用,也影響未來台灣產業未來發展的走向。
雖然微軟在產業中還是擁有強勢主導的地位,但想要在未來行動通訊市場取得一席之地,不論是宏達,或是向來與微軟交好的台灣資訊業者,勢必成為微軟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而台灣業者也有機會提早參與規格標準的制定,提升產品開發能力。
台灣產業的下一步在哪裡,宏達建立了一個不錯的典範。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