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科學的歸科學,看得更清楚

2003.01.15 by
數位時代
讓科學的歸科學,看得更清楚
首先,先把名詞講清楚,一般講複製人、複製羊,常會讓人誤解是copy出一模一樣的個體,事實上,用基因複製技術(cloning)產生的生物未必是...

首先,先把名詞講清楚,一般講複製人、複製羊,常會讓人誤解是copy出一模一樣的個體,事實上,用基因複製技術(cloning)產生的生物未必是長的完全相似,甚至會很不同,所以用「克隆」(cloning)來代替「複製」是更恰當,應該稱為克隆人、克隆羊,避免錯誤聯想。
從需求和供給的角度看,克隆人的議題會變得清楚。克隆技術可能再造人的消息出現後,各種宣稱的需求也紛紛出現,簡單可以分為兩類,一是生殖需求,二是醫療用途,這是從克隆技術的應用面來看。

**需求問題還是無解

**
生殖的需求,像是有不孕的夫婦能透過克隆技術去生出自己的小孩,這是不孕治療的另一個選擇。雖然克隆技術是不孕夫婦的另個可能機會,但風險太大,因為克隆技術根本還沒成熟,一般醫療藥物、技術都需要經過一連串的實驗階段才能實際使用,克隆技術連動物實驗階段都還沒有,安全性是大問題。所以克隆技術用在生殖需求的可行性問題很簡單,不需要一堆學者開會,也用不著制訂新法規,把現行的醫療規範拿來檢驗,克隆技術還不安全,就算要做,也要一個一個階段慢慢來,現在是不可行的。
生殖需求裡有一些是比較特殊的,比如親人過世,希望用克隆技術做一個替代品,根本上這已經牽涉太大的倫理問題,畢竟每個人(即使是生物科技創造的)都是獨立個體,不是別人的替代。
第二類需求是醫療用途,有些人認為用克隆技術可以複製出人的器官、組織,讓病患可以進行器官移植等。這裡面也是有嚴重倫理問題,我們不能夠任意處置人類,克隆人畢竟還是人。
至於從動物去培養人體器官的作法,我很質疑,因為基因構造還是有很大差異,移植到人類身上後,人體還是會產生排斥性。
自然界裡是不存在這些克隆技術產生的生物,這意思是說,自然界沒有出現過,而我們已知的生物學知識也無法預測,既然無法預測,高風險是可想而知的,這是對克隆技術應用要有的邏輯基礎。
從生殖或是醫療兩類的用途來看,克隆人或技術都不能解決問題,不能滿足這些需求。

**基因研究可以單純一點

**
但我並不是說克隆技術這類的基因組研究不重要,就科學角度來說,當然重要,甚至將來把基因修補技術和克隆技術結合,會是完美的基因工程組合,試想在受精卵階段就可以隨心所欲去替換基因,想換什麼、做什麼都可以,但這是個夢想。
現在的基因組研究卻已經不是單純的科學問題。
現在人類基因組研究計畫有一套說詞:人類基因組裡有許多秘密(但沒有人可以驗證),將來可以延長壽命、治療疾病,什麼都行,而美國已經投入研究。所以世界各國顧慮美國可能會壟斷這些未來科技,也紛紛投入研究基因組,為的不是科學,而是國家競爭力。
這套說詞假設了現在的國際政治局面會延續到未來,因此每個國家也以國家策略去投入研究基因組。我的看法是目前各國投入資源去做基因組研究,根本不是為了科學研究、遠大商機和需求,簡單地說,只為了國家競爭力。
回頭看台灣,我們要投入基因組研究實在該慎重考慮,應該把有限資源放在應用性的研究,做原發性的研究對台灣來說,人才、錢這些資源都不足以和大國競爭,應該把有限資源用在有利基的應用性研究。至於克隆人這類的消息,我們既不必隨之起舞,也不必過度關心。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