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產業可以向傳統產業學什麼?

2003.01.01 by
數位時代
科技產業可以向傳統產業學什麼?
當該產品慢慢成熟,市場成長趨緩,代工毛利下降時,台灣島內競爭激烈的科技業者,就爭先恐後地進入下一代由第一世界科技企業定義、研發的新產品代工業...

當該產品慢慢成熟,市場成長趨緩,代工毛利下降時,台灣島內競爭激烈的科技業者,就爭先恐後地進入下一代由第一世界科技企業定義、研發的新產品代工業務,追求下一個20%的利潤。

**代工的模式還能走多久?

**
這樣的模式一再重覆,從PC到NB,從NB到PDA,再從PDA到手機……,每次進入下一代新產品代工,台灣的科技產業就從前一個產品已下降到5%以下的代工利潤,跨入下個20%。
這個在系列產品的生命週期間跨越的遊戲,台灣已經玩了近20年,要繼續玩下去可不可以呢?
事實是系列產品的生命週期跨越遊戲出現了不可忽視的訊息。跨代之間的時間間隔time-span愈來愈縮短,而且中國大陸也逐漸顯示參與系列產品生命週期跨代代工的能耐。
台灣科技業今後要繼續玩這種代工棋局,利潤空間會更被擠壓,時間週期也會更縮短。總之,這種代工棋局的投資報酬率對台灣科技業是會愈來愈稀薄化的。
有沒有其他的思考方向呢?
剛被《Scientific American》雜誌選為「2002年度50大科學人」之一的美國奇異公司執行長殷梅特(Jeffrey Immelt),2001年9月10日上任時公司面臨飛機引擎訂單滑落,保險部門鉅額虧損,公司股價大跌一半。殷梅特的對應措施是在2002年1月宣布,要將奇異位於紐約州尼斯卡楊納的研究中心更現代化並擴大規模,將資源投入奈米技術、光電、先進推動引擎,與生物科技等耗時5至10年的研究中。這個方案扭轉了以往研究中心只著眼於1至2年就要有成果,非常產品導向的較短期焦點。
奇異要以科技創新的長期前瞻視野,來帶領另一波新風潮。放眼國內,也可以看到令人鼓舞的博奕勝局。
台灣加入WTO滿一年,2002年前11個月,新車銷售中8成7是國產車,是近十年來,國產車市場佔有率的新高紀錄,進口車並未因開放後競爭加遽而討到便宜。
家電業也在冷氣、傳統小家電穩居市場常勝軍地位,2002年初一度聲稱大舉進入的韓系家電並無特別收獲。聲寶公司在電視、DVD、冰箱、洗衣機、除濕機及微波爐,市佔率都高居第一,冷氣機也穩居第二。
台灣的汽車與家電並未因加入WTO而給進口對手勢力伸展機會,主要原因還是在技術研發上的著墨。
早在十餘年前,汽車業就開始投入研發資源進行轉型,產品開發力因而提昇。技術力與商品開發力的自主投資是根本之計,跟隨別人定義的產品做代工業務則是日益艱苦。國內外的案例綜合來看,結論是很清楚的。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