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需要什麼樣的電腦展?

2002.12.15 by
數位時代
台北需要什麼樣的電腦展?
把選舉和電腦展辦到這樣生猛,台灣真是世界一絕,不由得讓我想起以前街頭運動的香腸攤和民主錄影帶小販,絕對是福爾摩沙的原汁原味。 只是,當台灣...

把選舉和電腦展辦到這樣生猛,台灣真是世界一絕,不由得讓我想起以前街頭運動的香腸攤和民主錄影帶小販,絕對是福爾摩沙的原汁原味。
只是,當台灣已經有聯強、震旦行、NOVA、燦坤和光華商場等資訊通路時,為何還需要在年底用世貿場館辦大賣場,為何不讓通路自行降價促銷?或許是讓消費者不用跑那麼多家店,可以「一站購足」吧,但這實在不構成辦展的理由。
每一個科技大展都有它的目的及定位,這件事情愈清楚,影響力就愈大。以每年舉行的全球三大電腦展為例,3月份的德國漢諾威工業展(CeBIT)裡,通常提出當年度的新產品概念;到6月份的台北電腦展(Computex),就可以看到產品雛型;到9月份的美國拉斯維加斯電腦展(Comdex)時,產品已經上市。
到了12月的台北資訊月展覽,就淪為價格殺戮戰,然後每年得意洋洋宣稱參觀民眾又破紀錄。6月的台北電腦展定位很清楚,但年底的資訊月如果不調整定位,就顯得多餘,畢竟台灣不缺電腦賣場,如果只是貪圖折扣,外頭的店面也都可以降價促銷,不是嗎?
台灣是貨真價實的電腦王國,卻未能利用此點好好辦展,實在可惜。反觀新加坡和香港,科技實力不如台灣,卻懂得抓緊世界潮流辦展,創造話題和收入。新加坡每年6月的電信展,已辦出全球知名度,許多國際大廠都藉此活動宣布重要訊息。而香港剛在12月初結束的兩年一度電信展,也是製造話題的場合,吸引業者遠從世界各地飛去參加。

**贏得票房卻失去口碑

**
中國的上海,也從去年開始承辦諾漢威展的亞洲分展(CeBIT Asia),今年已是第二次;上海旁邊的蘇州,也辦起蘇州電博會,還積極向台灣業者招手;北京在每年10 月舉行的中國電信展,參展人潮更直追新加坡和香港。
這些城市的條件和台北在伯仲之間,沒什麼理由不會在幾年後超越台北,成為國際科技展的新要角。他們都很努力,反觀台北卻沈溺在殺價喜悅中,贏得在地消費者,卻失去國際影響力。
該怎麼改?答案其實很簡單。
以這次資訊月帶頭砍價的IBM為例,它的最高執行長才剛在10月底發表公司新方向,到現在外界都還搞不懂,不如就邀請這位執行長(或由其他高階主管代替)來台,好好「說清楚,講明白」。同理可推,不管是英特爾、微軟、惠普或德州儀器,凡是與資訊通訊有關的狠角色,要談大願景或大合作計畫時,資訊月就是最好的發言舞台,把資訊月拱成全球新聞焦點。
當然,在演講廳外的展場,殺價出貨和辣妹勁舞還是可以照舊,每年參展人數和銷售業績繼續飆新高。
按內厚啊不厚?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