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向台灣的10拳

2002.12.15 by
數位時代
揮向台灣的10拳
1「WTO」衝擊 --由米酒風暴到農、漁民走向街頭 「連米酒也買不到!」2000年總統大選,陳水扁陣營打出的文宣口號,觸動不少市井小民的...

1「WTO」衝擊
--由米酒風暴到農、漁民走向街頭

「連米酒也買不到!」2000年總統大選,陳水扁陣營打出的文宣口號,觸動不少市井小民的心,2年後的今天,陳水扁主政的台灣,米酒供應不缺,卻接連發生多起假米酒喝死人的新聞,事件肇因於在WTO協議中,米酒被定義為用來飲用的蒸餾酒,必須與進口威士忌、白蘭地等烈酒課一樣的稅,且自92年開始,每公升的稅率高達185元,但每瓶米酒的成本,卻只有不到稅率的1/10,在暴利可圖的情況下,讓不肖民間釀酒業者有機可趁。
11月23日,一向溫和的中南部農民,厝邊頭尾相招呼,帶水帶便當來到他們陌生的凱達格蘭大道,抗議政府的農業與金改政策。在街邊便利商店佇足的農民,面對冰櫃中一排來自中國的青島與燕京啤酒,掩不住一臉的困惑:世界怎麼變得無法理解?
不同的場景訴求,背後反映的卻是相同的議題:WTO不只來了,而且已經開始影響每天的生活。
耗時12年,自今年元月一日起,台灣正式成為世界貿易組織(WTO)第144個會員,行政院副院長林信義表示,以政府採購協定而言,台灣雖然一年要開放60億美元的機會給全球,但是全球的採購商機卻高達2000億美元,因此加入WTO雖然會產生一些挑戰,但是經濟部的評估是「機會大於挑戰」。
政府的樂觀,對照民眾的不滿,到底入關一年後的台灣,出現了什麼樣的變化?
因為米酒事件愈演愈烈,經濟部提出菸酒稅法修正案,並派員與歐盟及美方代表接觸,重新進行米酒稅率的修正諮商,但就在此時,台糖抓住WTO法規的漏洞,推出了比傳統米酒130元便宜近2/3的「台糖糖蜜酒精自調米酒」,台糖董事長吳乃仁更在產品發表會現場,以「只要給我們一分鐘,台糖就幫你打敗WTO」的廣告詞強調,台糖三合一糖蜜米酒賣的不是酒類,而是酒精,非菸酒稅法可管。
米酒與農抗議民事件,反映了貿易自由化與本土文化的衝突,但如果身為一個消費者,卻會發現選擇更多了,不論是來自北京的燕京啤酒,還是來自山東海爾的家電,或是德國BMW的重型機車,生活裡國際化的程度愈來愈高,再從產業競爭力的角度,各行業都體認到經營體質必須調整的重要性,以引爆農民遊行的農漁會信用部改革事件為例,凸顯出台灣金融機構逾放比過高的陳年弊病,過程的確痛苦,但對長遠的經濟穩定,卻是不能不下的一刀。
事情沒有絕對的好與壞,WTO會如何造反日常的生活,就看用什麼角度來對待它。

2 「三通」露曙光
--誰來開第一班包機?

根據內政部出入境管理局統計,截至11月,今年度由台灣出境前往大陸地區的報備人數,已超過60萬人,佔所有出境人數的1/10,而依照台商的推估,光是在大上海一地經常性停留的台灣人,保守估計則有50萬之譜,民間兩岸交流的熱絡程度早已不是新聞,但過程卻是充滿曲折,雖然去年開放金門與馬祖地區小三通,但在直航的議題上,兩岸雙方各有所考量,不過僵局在年底已出現嘗試性的突破。
在國民黨立委章孝嚴等人的奔走下,行政院終於在12月初正式核定通過大陸台商春節包機返鄉的專案,同意自92年1月26日至2月10日的16天期間,國籍航空公司可申請包機作業程序,包機的航點,大陸地區限定為上海浦東或虹橋機場,台灣地區則限定為中正或高雄小港機場,然而,為了國家安全的因素,原本立委提案的直航構想,被修正為間接的方式進行,比照港龍航空一機到底的模式,中途停降落香港或澳門機場。
陸委會副主委陳明通在立法院表示,兩岸要不要直航已經不需要討論,「如何規劃直航與談判」才是重點,而中共外交部長唐家璇在16全大會期間也表態,三通不是「政治」問題,而是「實務或技術」上的問題。
江澤民在中共16屆一中全會中正式卸除中共總書記職務,由中共新一代領導人胡錦濤接替。在江澤民主政的13年,也是中共經濟發展最為迅速的年代,每年以約7%至8%的成長率,將大陸的經濟規模放大了一倍以上,並成為世界舉足輕重的經濟體。從整體中央委員會及政治局安排來看,16大顯示了經濟工作仍是第四代領導人的最重課題——他們將在接下來的10到20年,用盡力量來促成最小震盪的經濟成長。因此中共也接受用「經濟」的觀點,重新定義兩岸關係。
美國前駐北京大使李潔明認為兩岸之間經濟比政治更重要,他形容兩岸的關係為「經濟的遊戲」(economic game),而江澤民也在中共十六大開幕中談到「暫時擱置兩岸政治爭議,盡早恢復談判與對話」,顯示出在對台政策上確實展現出新的彈性和空間,在兩岸都將拼經濟視為施政重點的情況下,這次包機專案雖未能達成技術性直航的目的,但執行的成效,將是兩岸能否進一步對話的重要觀察指標,也許大門將從此一小縫而敞開。

**3 我要「公司治理」!
--黑暗的董事會中,誰能點燈?
**對於全球股票投資人來說,最害怕的就是踩到「地雷股」,但很不幸,去年就發生好幾件。
先是從去年底開始延燒的安隆(Enron)案,然後再爆出全錄(Xerox)、環球通訊(Global Crossing)、Adelphia等醜聞,而最令業界震憾的,則是全球第一大長途電話公司世界通訊(WorldCom)用會計手法將原本應該列為費用的線路租用費(line cost),列為資本支出,也就是將今年的費用分為6、7年攤銷,從而達成美化帳面獲利數字的目的,牽涉的數字高達39億美金,事發之後,對外舉債300億的世界通訊不得不宣布倒閉,寫下美國企業史上的最高破產金額紀錄。
在美國一連串醜聞之後,產官學界紛紛大談「公司治理」(corporate governance)的重要性,台灣自然也跟上這一股旋風。美國為了進一步防堵會計制度上的漏洞,已經醞釀要求會計公司和顧問業分流,以及強迫企業的簽帳會計師,必須每兩、三年一換。台灣方面,財政部證期會在2月份宣布,未來申請上市、上櫃公司之董事會,需延聘外部董事及監事。
一向以管理著稱的台積電,今年4月便一口氣邀得麻省理工學院教授梭羅(Lester Thurow)、英國電信公司前執行長彼得邦菲(Sir Peter Bonfield)及哈佛大學教授麥可波特( Michael Porter)三人出任公司的外部董事及監察人,其他較具規模的企業也紛紛起而效尤,像是富邦金控也請到廣達董事長林百里擔任董事一職。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能夠向台積電一樣,請到夠資格人選的企業並不多,外部董監事的立意雖佳,能否落實「治理、監控」的作用,卻是個大問題,一家高科技業者便表示,許多業者為了符合證期會要求,企業集團間相互指派代表是相當普遍的現象。
外資券商里昂證券(CLSA)針對亞洲各國企業所進行的公司治理評分顯示,台灣50家上市公司平均得分僅為59.8分,在亞洲國家中排名第7,且僅高於中國大陸、菲律賓與印尼。里昂分析師普林茲(Martin Printz)說,台灣企業在獨立性、有效監控以及責任等三方面的得分較低,而輔大教授葉銀華對台灣400家製造業所做的調查也顯示,由於家族成員擔任董監事、交叉持股等現象嚴重,上市公司大股東平均僅擁有公司兩成的現金流量控制權,卻透過交叉持股與金字塔結構等方式,平均擁有近五成的投票權,此種權益的嚴重不對稱現象顯示小股東的權益有遭漠視之虞。
比起歐美在公司治理討論上的歷史,台灣顯然還在起步階段,有沒有明顯成效?明年春天的股東會時節,就是驗收成果的時刻。大環境景氣雖然還沒有明顯復甦,不過,從好的角度看,不景氣也是驗證公司本質最好的照妖鏡。

4 圍攻「員工分紅」
--憑什麼瘦了股東的鈔票,肥了員工的股票

知識經濟時代,「人才」已成為企業最大的資產,使得鼓勵員工積極為公司效力的股票選擇權(stock option),成了留住人才的重要手段,在過去長達10年的多頭市場中,不僅多達90%的美國企業已經採用股票選擇權的制度,歐洲的企業也蔚然成風,而台灣則是以類似的股票分紅(restricted stock bonus)制度,也造就了數以萬計,身價以億計的高科技新貴。
但隨著景氣不佳,財務醜聞頻傳,開始有許多異議呼聲出現,力主員工股票選擇權或所謂的員工分紅制度應列為勞動成本,提列在企業支出的費用中,而非由該分給股東的利潤中「揩油」支付,以確保股東權益。以聯發科技為例,今年股東會上,聯發科以不願稀釋股本為理由,只寥寥發了4元股利和4元現金犒賞股東,卻讓員工平均每人享有3000萬市值的股票,引起不小的爭議,批評聯發科是籠絡了員工,犧牲了大、小股東。
總部設於倫敦的國際會計準則委員會(IASB)已制訂新規定,要求歐盟6000家上市公司當中的大多數公司,在發放股票選擇權時以費用認列。而美國市值最大的上市公司奇異(GE),也在今年年中宣布,從明年開始將股票選擇權列為資產負債表上的支出項目,不再躲在黑盒子後。
相對於歐美地區的重新檢討,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認為,員工分紅制度是讓台積電成功的重要因素,基於競爭因素,員工分紅制度不宜廢除,張忠謀更在法人說明會上拿出數據表示,台積電近8年來,因員工分紅造成的股權稀釋度僅在2%,而相等規模且實施股票選擇權的美國企業,股本稀釋度卻是3.5%,台積電並沒有因此犧牲股東權益。
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也表示,台灣員工分紅制度照顧所有員工,與美國僅造福少數高階經理人不同,只是過去傳統產業未善盡照顧員工之職,才讓今天高科技員工分紅備受社會關注。
股東與人才都是企業經營的兩大重要支柱,企業要怎樣才不會順了姑意,逆了嫂意,接下來一年的股票行情與經濟景氣,將是決定「知識經濟」員工、股東關係的新試金石。

5 「8吋晶圓」,你敢走!
--企業競爭力和國家安全,一對吵了15年的夫妻

除了一般民間的三通議題,台灣半導體的西進辯論,恐怕是兩岸關係進展的另一重要指標。原因簡單,半導體不僅是目前台灣產值最大的產業,也是台灣當前技術競爭力的核心,對「恐共」傾向的人士而言,開放晶圓廠赴大陸無異於台灣自毀長城,但對半導體經營者來說,西進意味著延伸既有競爭優勢,苦守一個地理上的區域,才是故步自封的自殺行為。
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一再表示,沒有不去大陸設廠的理由,8月初主動發布消息指出,經過半年的協商,已和上海松江市(由上海管轄的一個市轄市)簽訂投資意向書,而上海市政府方面甚至將上海松江區小鎮撤消建制、遷走大批居民,空出土地準備迎接台積電。
但經濟部投審會雖然公布了「在大陸地區投資晶圓審查及監督作業要點」,並接受台積電的申請案,但何時能核准,卻沒人能給個明確答案,政府擔心的是台灣產業會面臨「邊緣化」的危機,但對企業而言,卻是「全球化」的不得不然。中國經濟體的壯大,是不爭的事實,但正如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所批評的,如果決策者的眼中只看得見台灣地圖,是不可能有一番令人耳目一新的大作為。不過反對者也搬出美國也禁止高科技輸中的事實,指明國家安全的考量有時也必須犧牲企業利益。
這事情會怎麼演變,就看中國經濟起飛的程度,和台灣半導體競爭力消長的相互變化了。不過,在很多人的眼中,8吋晶圓也不算什麼高科技了……。

6 「金控」大結婚潮
--是同床異夢,還是永浴愛河?就快分曉

如果說今年是台灣的「金控年」,一點也不為過。由去年底起,財政部共發出了13張金控公司的許可函,掀起台灣金融界一片大風吹的整合潮。今年1月1日國泰金控拔得頭籌上市,另外包括交銀金控、復華金控、日盛金控等公司也於2月上市上櫃,金控公司成了今年金融界及媒體最重要的大事。
從幾大金控公司在市場上的動作,的確可以嗅到整合的味道,但重點都還是在人事的佈局上,一位系統整合業者便感嘆,各大金控業者根本還不清楚金控要發展的方向,大家原期待金控的大餅,目前只能說是畫餅充飢的效果,「綜效還沒出現,就已經長成多頭馬車的怪物。」而外資金融機構則坦率表示,真正的金控整合績效要等接下來的第二波大風吹後--也就是「金控併購金控」完成,才能看得清楚,而未來真正能有實力賺錢的,恐怕不超過5家。
分析數字的表現,在13檔金控股中,股價淨值比低於1的多達5家,財測達成率不到五成且未調降財測的只有2家,政府原是為了清理不良債權,藉以重整金融機構避免爆發金融風暴的動機下,推動金融機構合併,不過這波開放的腳步,只是將風險在子公司與母公司間進行移轉,並沒有釜底抽薪改善金融業狀況的契機,而且合併的動作大多按照帳上價值合併,而各子公司的壞帳並未進行有效的清理。
1991年大力開放新銀行的設立,同時間卻沒有開放金融商品的創新,使得金融體系營運的資金大增,也導致金融業的惡性競爭,壞帳比率偏高,推動一年的金控能否在明年端出民眾真正需求的牛肉,提高經營效率,因應入世之後的競爭壓力,台灣金融業的挑戰,才真正開始。

7 「研發中心」一籮筐
--是一場綠色矽島的李伯大夢嗎?

過去10年,科技產業蓬勃發展,推動全球經濟高速成長,也造就台灣資訊業的傳奇,但隨著資訊需求日漸飽和,以代工起家的業者,普遍面臨成長的瓶頸,尤其中國已從勞力工廠,逐漸擴張為腦力中心,研發創新,成了業者尋找新競爭規則的必然。
過去一年,各資訊大廠包括鴻海、廣達、宏碁、研華、友達、奇美、光寶等業者,都紛紛喊出建立「研發中心」的計畫,經濟部也推出「國際創新研發基地」計畫,希望在五年內促成40家國內企業、30個跨國企業在台成立中心,目前已有惠普、Sony、微軟、IBM、諾基亞、戴爾等十家跨國企業都正面表態。
不過,在頻頻動作的背後,「人才的不足」卻是所有業者最大的難題,最早喊出要找1000名工程師的廣達,只募到不到1%的人力,而明基電通董事長李焜耀更是大聲疾呼開放外籍人才的迫切性,「與其引進外勞,不如引進『外工』(外籍工程師)!」他表示,這樣的作法除了可以解決台灣勞動市場人力失衡的問題,更可以提升台灣生活水準。
研發中心的政策雄心背後,恰好暴露了台灣政府全球化視野的死角,也恰好是這樁好事的美中不足,點出台灣在全球化過程中,政策跨部會整合的艱難、意識型態和經濟發展的拔河,將繼續在2003年考驗尋求連莊的扁政府。

8 無盡冰原「通貨緊縮」
--什麼都在跌價,薪水自然不能漲價,怎麼辦?

「50元商店、19元漢堡、39元便當!」股市不佳、景氣低迷,已經是所有人的共識,甚至已經有點習以為常,但「通貨緊縮」這個新名詞,卻才開始介入民眾的生活。
經濟學上談的通貨緊縮,指的是物價持續下跌的現象。站在消費者的立場,意味同樣的錢可以購買更多的商品與勞務,形同個人實質所得增加,然而,持續緊縮則會對經濟產生強大殺傷力,遠超過個人實質所得上升的效益。因為,消費者會預期物價將進一步下跌而延遲支出,導致總體需求的減少,生產者則預期營收減少及獲利降低而減少投資、生產乃至減薪裁員,陷入需求減少的惡性循環,因此經濟學者普遍認為,通貨緊縮對經濟的打擊將遠遠超過通貨膨脹,泡沫經濟下的日本,就是一個顯明的例子。
瑞銀華寶倫敦的全球經濟學家唐諾凡(Paul Donovan)便指出,在工業產能過剩、中國大陸廉價生產成本壓低價格等因素影響下,不少國家的物價已持續一段時間呈現萎縮下滑的狀態,從美國、加拿大、挪威到紐西蘭,以消費者物價指數為計算基礎的通貨膨脹率,都已經下滑至二次大戰後罕見的低水準。
亞洲地區也不例外,新加坡連續11個月下跌,香港更連續44個月物價下跌。而台灣消費者物價也在平台整理後連續3個月下跌,11月份跌幅更擴大為1.65%,甚至連近來被視為經濟成長力道強勁的中國,也未能倖免。今年前10個月,中國的消費品價格指數比去年同期下降0.8%,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戴相龍表示將考慮實行寬鬆的貨幣政策,將人民幣適度升值以舒緩壓力。
而全球經濟龍頭的美國,布希總統也在12月9日提名美國鐵路公司CSX董事長暨執行長史諾(John W.Snow)接替在上週五辭職的歐尼爾,擔任財長一職,同時還提名華爾街業者高盛公司前共同董事長佛瑞曼(Stephen Friedman)來接替林賽,掌管國家經濟委員會,以推動經濟振興方案。歐尼爾、林賽的下台,關鍵在於原本認為高達1兆美元以上的減稅方案,可以力挽景氣狂瀾,事後卻證明無濟於事。
誰能對抗通貨緊縮帶來的漫長衰退或停滯成長?這問題沒有標準答案,奧地利經濟學家熊彼得始終認為要完成經濟成長,政府財政政策頂多只能扮演「配角」,真正的主角還是個體經濟裡的企業家,能夠用「破壞式創新」來帶動消費與生產的世代交替,如果企業家真能定下心來,也許「衰退」這個字眼未嘗不是一個美麗的詞彙:歷史上每一個衰退的時刻,通常也是對創業家最公平的時候,不是嗎?

9 好一個「兩兆雙星」
--拼經濟,也拼口號,拼粗獷,更拼勇氣

沒有人會懷疑拼經濟的重要性,政府也算有誠意地推出「挑戰2008國家重點發展計畫」,其中包括半導體奈米計畫、顯示器(TFT-LCD)產業、數位內容及生技四大產業的「兩兆雙星」計畫,更是重點扶植項目,企業界雖然樂見政府開始聚焦,但對於基礎商業環境建設的配套不足,也多所擔憂,大眾集團董事長簡明仁便指出,台灣已經走向開發中國家之林,很難像過去一樣,光是靠單一產業的成功,帶動整體經濟的發展,應該多從「關聯性產業」的方向思考,健全企業經營的基本環境,才是該多加著力之處。
簡明仁董事長的懷疑不是沒有道理,以台灣過去10年發展經驗為例,電子業因為嵌入了世界PC產業的蓬勃,而成為台灣經濟成長的主力推手,但放眼未來,短期內世界恐怕再難出現一個「年市場規模2000億美元」的新興產業,可以讓台灣來全力聚焦,台灣該活用的,反而是如何讓過去累積的人才、技術、資金,能滲透到生活產業的各個面向,以「創新」來為各類產業加值。而在中國作為「世界製造基地」的位置愈來愈明晰後,台灣是否仍要力守製造的傳統,怕也是值得深思和熟慮的。每次政府放鞭炮,民眾當然不會吝於給掌聲,不過如果政府自己都不清楚在演得是什麼戲,就別怪大家不捧場了。

10 「韓國勢力」來了
--浴火才能重生,誰來為台灣放把火?

6月的世界盃足球賽,將韓國的「國家聲望」推向最高點。雖然韓國足球隊贏得未必光彩,但韓國的經濟競爭力卻真的是透過各種數字,傳遞到全世界。它的高科技產業在半導體、顯示器和消費性電子正攻下許許多多世界第一,它的造船、煉鋼、石化、電信也都首屈一指,它的金融業實力被認為是亞洲新興國家的代表,就連它的「明星」,也開始紅透亞洲區的大街小巷。
歷經1997亞洲金融風暴的南韓,以創新的血液,再加上原本4700萬人構成具規模經濟市場,已經從一個像台灣般「製造」導向的社會,變成一個輸出創意與品牌的新據點。大部份研究都把韓國近來的成就歸功於亞洲金融風暴:正因為由一個「迫切」的危機,逼使韓國商業社會立即解散舊結構,「既得利益者」再也沒有機會從過去「庇蔭」它們的政府手中取得貸款或保護,只好下台,換由年輕、有才智、專業的新生代接手。這種「快速地清理門戶」證明效果其實非常恢弘,韓國不僅很快就償還它向國際貨幣基金會(IMF)借來的數百億美元債務,而且還把韓國社會悲情的性格改頭換面,韓國產業的影響力也不只限於製造,更擴及文化和商業,而且韓國是第一個公開宣布「向中國進軍」的國家,比日本和南亞都還早,這使得韓國人民浸淫在世界僅有的「希望氛圍」中,帶動了內需市場的消費成長與房地產業的發達,連續兩年韓國在經濟成長率上都是亞洲已開發國家第一名。
韓國的崛起,代表了一種「激進改革」的範型,就好像當年四小龍示範出「出口積累」的發展範型一樣,肯定有很多國家想學。台灣作為一個最接近的競爭者,看起來卻是最不用功的一員,是我們缺少一個迫切的危機,還是我們已身在危機中卻不自知?新瑞都弊案慢慢將告訴我們答案,就在2003年!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