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中國2003

2002.12.15 by
數位時代
前瞻中國2003
根據統計,光是官方數字,在中國旅居與工作的台灣人,目前已達50萬;今年,中國已取代美國,成為台灣最大出口國;中國超越了台灣,成為全球第3大I...

根據統計,光是官方數字,在中國旅居與工作的台灣人,目前已達50萬;今年,中國已取代美國,成為台灣最大出口國;中國超越了台灣,成為全球第3大IT產品生產國,微妙的是,其中7成由台灣業者主導;香港與廣東的企業與政府高層,正準備耗資19億美元連結香港與珠海、緬甸的交通線,讓珠江三角洲繼續保有競爭優勢,把中國其他地區拋在腦後。
香港和台灣,正緩緩地被中國這台急速運轉的大機器吸納進去,成為共同運轉的一部份,與日本趨勢大師大前研一在11月的新作《中華連邦》所言不謀而合。
不碰中國,你有無視於趨勢的夭折之虞;要碰中國,則必須能以平實角度了解它。
中國民眾最熟知的美國金融界名人,除了投資大師巴菲特外,就屬早年極端反共,近年才開始接受世界多樣化價值的金融大亨索羅斯(George Soros)。
「中國是一片低迷的全球經濟中最亮的點之一,」索羅斯去年訪問中國時,不吝於給予這樣的評價。不過,他也坦言中國的金融體系亟需改善,否則經濟成長將無以為繼。
加入WTO滿一年,中國的成績相當亮眼。「從宏觀角度看,該做的都在做,」經常赴大陸實地觀察的《投資中國》雜誌社長李孟洲表示,「雖然不少外資企業會覺得,開放的速度不像入世談判時那麼阿莎力。」

**沿海各省依然遠較內地吃香
**

若以簡單二分法來看,外資企業雖然「錢進大陸」,對外聯絡方便的沿海各省依然遠較內地吃香。「中國大西部只是點狀發展,像武漢、重慶、西安這些大都市,」李孟洲分析,「現階段還是長江與珠江三角洲最紅。」
在大前研一堪稱「中國三部曲」的3本近作中,首部曲《中國,出租中》,將中國最早湧入外資的沿海地區分為6塊,以他多次親身探訪的經歷,提出分析。
「中國一面讓6大區域彼此競爭,一面引進外資企業,借重外力發展經濟,」大前研一指出,「也就是靠著讓各國分食中國經濟發展重點區域,換取國外資金、技術的『租位子經濟』成長起來。」
他認為,包括珠江三角洲、長江三角洲、福建省、北京天津迴廊、東北三省,以及山東半島在內的6塊中國沿海區域,從面積、人口或經濟力來看,自成一國,依不同的區域特點競逐外資青睞。
不過,在一片中國熱潮中,卻有學者持保留態度,比如資深中國事務觀察家史塔威爾(Joe Studwell)。
從李安紅遍全球的《臥虎藏龍》、高行健榮獲諾貝爾文學獎、北京取得2008年奧運主辦權,到把看不懂的中文刺青紋在身上的歐美年輕人,你很難說「中國不熱」。史塔威爾卻認為,這未必代表新紀元的開端,而可能是一種危機前兆的末世現象。

**「外銷」與「內銷」的抉擇

**
史塔威爾指出,「中國夢」讓外國企業10年來投入3000億美元資金,但有人賺大錢,卻也有人賠大錢。若純然對成功案例大吹大擂,卻不去深究可能導致失敗的主客觀因素,相當危險。主要原因,在於「外銷」與「內銷」的抉擇。
李孟洲觀察,近年來,歐美接單、中國生產再出口的業者,多半賺到錢;但殺入大陸內銷市場者,比較容易虧錢,可見大陸內銷市場經營之難。
上海台商協會會長葉惠德補充,中國民營企業不顧成本,無所不用其極的競爭手法,很難抗衡,「他們會利用社會資源與政府優勢進行產業破壞,你得有耐心用品質、品牌與通路決勝負。」
今年年初,不少中國經貿專家都預期大陸出口大概只會持平或稍事成長,到第三季過後,竟跌破眼鏡的比去年成長了兩成。至於衡量內需市場的「社會商品零售總額」,累計起來雖然實現了2.9兆人民幣,年度成長率卻才小勝GDP一點點,只有8.7%左右,顯見內銷雖「小有成長」,外銷卻是「大有成長」。
「會消費外資產品的,多半還只是金字塔的頂端那群人。」李孟洲指出,許多中國消費者還是最容易對「低價產品」青睞,他們根本不理包裝精不精美,設計好不好。「大陸有的啤酒可以賣到一、兩塊人民幣,消費者覺得有得喝就好。國外啤酒廠再怎麼砍成本,賣得了這價格嗎?」
在IT發展方面,中國有十分豐富的高科技人才。去年,中國的大專院校共培養出50萬名工科畢業生,相當於全美在職工程師的總和。IT產業發展的環境也是,中國官方年初便曾宣稱,要在10年內打造一個中國矽谷。「信息產業已成為中國國民經濟的支柱和先導產業,」中國信息產業部副部長婁勤儉日前表示。
不過,師承諾貝爾經濟獎得主舒茲(Theodre W.Schultz),自己也是中國最有獲頒諾貝爾經濟獎實力的兩岸爭議性人物林毅夫,卻提出他獨特的「適於中國特質的IT產業發展策略」。
林毅夫認為,「如果中國硬性發展本國不具相對優勢的產業,將會適得其反。」

**仍是個處處是機會的福地

**
要搶進中國,「文化」能否契合,是另一個看似無關,實則影響深遠的因素。中國媒體常以「全球最大的資本主義國家」來描述美國,美國媒體也常以「紅色中國」來形容這個十幾億人口的國家,雙方相持不下。
比較之下,台灣有其語言的先天優勢與文化親切感。
例如,偶像團體F4除了遠渡重洋,紅到香港、日本,在中國更是「火到不能再火」;相對的,許多大陸劇在台灣也是膾炙人口,例如以康熙、乾隆、雍正三位清朝皇帝為主軸的電視劇,不只思鄉情濃的外省伯伯們愛看,連十幾、二十歲的年輕一輩,也把劇中聽來的京片子學得琅琅上口。
「文化」是個切入點,也是外資,包括台灣企業可能迅速打入中國市場的關鍵之一。全球文化如何札根中國?以《文明衝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一書聞名的政治與文化專家杭廷頓(Samuel P. Huntington),在最近編著的《全球化大趨勢》一書中提及,進口文化就像北京麥當勞一樣,必須經過改變與本土化,才能深入人心。因為,許多中國知識分子會覺得,經過本土化的外國文化屬於他們,或是他們是新興全球文化的一部份。
佔據價值鏈頂端的「行銷」,也正在中國發酵。行銷大師科特勒(Philip Kotler)指出,亞洲的競爭空前激烈,各國、各城市,若是想當贏家,就要有明確的行銷策略。拿中國來說,從上海、深圳到北京和天津,不但對外同為中國吸收外資的勁旅,對內也彼此暗中較勁。
科特勒指出,在動盪而苛刻的亞洲與全球經濟條件下,每個地區或城市,都必須發展並傳達出自己最為優越而獨特的理念與形象。在巨大的亞洲市場中佔有特別地位與正面形象,是最重要的行銷課題。
前瞻2003,對台商、其他外資企業、中國的國有與民營企業,以及中國各大區域、各級城市來說,中國仍是個處處是機會的福地──只要你的心臟夠強、反應夠靈敏,切入角度夠全面的話。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