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感性在哪裡?

2002.12.01 by
數位時代
台灣的感性在哪裡?
一般認為亞洲金融風暴後,韓國徹底清除大財團壟斷人脈、金脈的低效率黑洞,讓社會資源能與具創意的個人及小企業連結,使韓國社會的創造能量,有機會盡...

一般認為亞洲金融風暴後,韓國徹底清除大財團壟斷人脈、金脈的低效率黑洞,讓社會資源能與具創意的個人及小企業連結,使韓國社會的創造能量,有機會盡情釋放。
上述的說法即使成立,卻很難說明何以台灣這樣具創意與創業精神的地方,卻在相關內容產業發展上,缺乏足夠的國際競爭力(或至少是區域競爭力)。
要先有內容的創作,才可能發展「數位內容」產業。內容的創作不是科技層面的東西,它與生活體驗、生命經驗的感受有關,較屬於美學、人文的範疇。台灣這些年都在創作什麼內容呢?
有媒體每年評選台灣的「年度10大風雲產品」,累計過去10年(1991~2001)的風雲產品,其中「內容產品」佔了4成,其餘高達6成是舶來品,2001年的風雲產品竟然有6項內容產品完全是進口的。
十幾年前,台灣出品的電視節目、電影和流行音樂,還大量出口亞洲市場。近年來,明顯除了流行音樂外,台灣的內容產業聲勢直直落。
台灣低垂直權力距離的社會文化環境,照說具備最有利於內容產業創造力興起的組織平台,而台灣也不缺乏內容產業創新最需要的「熱情」,但為什麼近年來台灣的內容產業創造力不夠生猛?區域競爭力不再強悍?
在亞洲,韓國以前也是以硬體製造立足於世界產業牌圖,這些年,內容產業更是精彩畢現。更不用提日本各種「內容文化」——如動畫、電玩、音樂、服飾,甚至美食、日劇、生活雜貨工藝設計品,均已各擁一片天。

**缺乏美學心靈的社區

**相對於「漢江感性」與「東京感性」,台灣的感性(Taiwan Amenity)在哪裡?
翻開報紙、打開電視,深深感覺台灣的熱情和感性,似乎都已聚焦到政治「內容」去了,台灣社會對政治這麼熱愛,把政治當連續劇看,對政治太關心、太痴迷。內容產業創新最需要感性與感情,但台灣社會的感性與感情,似乎在政治上消磨殆盡。
在所有影視內容產業中,台灣在投資成本雖高但價值效益最高的電影上,似乎找不到著力點;台灣有一流的電影藝術創意人才,國際影展屢屢得獎——但我們也有競爭力最弱的電影工業。相對地,台灣在投資成本極高,但價值效益最低,完全沒有重複使用價值的新聞節目上,歇斯底里地投資競爭——這完全是政治發燒效應。新聞節目可以說,主要在餵養狂熱的政治心靈。
一個社會不能沒有感性,但我們這個社會對政治太癡迷了,竟然靠政治抒發感性。我們似乎忘了,新聞節目的「內容」第二天就沒效,也不能「文化出口」,基本上,沒有外國人要看台灣的新聞節目「內容」。
台灣近年來的情況是下焉者講的政治太多,做的效率太少;上焉者則又管理心靈太多,美學心靈太少。我們好像不太理解:「效率」之外,還有溫暖;「正義」之外,還有慈悲。缺乏美學心靈的社區,創新成果的貧乏,自然是可以預期的結果。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