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的世界是平的?

2007.01.15 by
數位時代
誰的世界是平的?
日前有場研討會,有位日本專家竟因兩天前發現護照過期,而不能前來,讓人不禁懷疑「地球是平的」這件事離現實還有多遠? 去年五、六月間因急事往來...

日前有場研討會,有位日本專家竟因兩天前發現護照過期,而不能前來,讓人不禁懷疑「地球是平的」這件事離現實還有多遠?
去年五、六月間因急事往來九州福岡數次,兩小時的飛行時間,機場到市區不到20分鐘,搭早班的飛機,幾乎還有大半天可以活動,不像去東京幾乎要花掉一整天。更重要的是到日本已改為免簽證,隨時可以出發,讓我有「地球是平的」天涯若比鄰的感受。這幾年在歐洲大陸旅行,國界邊關已撤除,不像以前在邊關可能要花上一、兩個小時。
日本每年出國1,700百萬人次,台灣則每年有800萬人次出國,以比例來說台灣算是高很多。1997年到廣島中國電力公司訪問,出來接待的5~6位30~35歲中間幹部,竟然沒有一位曾因公、私理由出過國。廣島畢竟是日本第五大城,在台灣即使是嘉義、彰化「台電」的基層幹部,也應有很多人出過國。
1977年我唸完碩士回國時,曾搭灰狗巴士花了一週橫渡美洲大陸。同車上有對美國夫婦,也是第一次從東岸到西岸去看望他們的小孩。在那個年代,美國人還是相對封閉,出過國的不多。十多年後再到美國唸博士時,美國同學的遊歷經驗就多了很多,也反映了美國經濟的國際化程度。
60年代至70年代初美國主要企業有許多還是靠國內市場,雖然台灣的中小貿易商已開始供應其產品,但當時台灣的前十名企業還都是以島內市場為主。直到在九十年代終於翻盤,前十名企業都是能在全球市場廝殺的戰將,對只能作國內生意的組織,如台灣的學校,世界就不是平的。
日本經歷過產業空洞化的時期,企業將工廠與工作大量移至海外,最近已有些公司開始回籠,恢復在日本的研發或生產基地,日本政府也順勢推動地方產業群聚的計劃。希望能在各群聚中創造出「新的事業」,即使是地方品牌,也希望能和國際接軌。目前在全國17個群聚中,有9,800家以全球市場為目標的中小企業。
台灣現在正努力在發展品牌,因為受到韓國三星、芬蘭諾基亞等的刺激,期待發展出一些能代表國家的大品牌,如BENQ、華碩等。日本則希望連地方的中小企業,不論是to B或to C,也都能面對全球市場,不再以日本國內市場為滿足。其實,大、小品牌只要有其獨特性,都有機會行銷全球,這個想法更值得注意。
各地之間確實存有數位落差,知識工作者在網際網路及寬頻時代已是無遠弗屆,世界對他們來說很接近是平的,技術、資金、人才都是無國界的。但對有些人來說,外面的世界還是離他們很遠,有山有海的阻隔。他們的工作、生活和學習與外在世界的關係不大,在極缺「國際新聞」的媒體關照之下,也沒有推土機壓境而來的威脅感。另外的一些人則是有感受到壓力,但所學不足、不精,在媒體鼓吹世界是平的推波助瀾,「狼來了」喊多的情況下也麻痺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