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葛洛夫的生平及其時代

2007.01.15 by
數位時代
安迪‧葛洛夫的生平及其時代
唯偏執狂得以倖存。這句話是來自十年前的《十倍速時代》的原文書名——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作者是前英特爾總裁安迪...

唯偏執狂得以倖存。這句話是來自十年前的《十倍速時代》的原文書名——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作者是前英特爾總裁安迪‧葛洛夫。當時的英特爾聲勢如日中天。葛洛夫自一九八七年擔任執行長,到一九八八年春季交棒並升任總裁這十一年期間,英特爾的營收從十九億美金往上翻了將近十四倍,來到二六三億;獲利表現更是驚人,從不到二.五億足足成長了二十五倍,達到六十一億。英特爾名列美國歷史上最會賺錢的公司之一。
對這個成立於一九六八年、以生產記憶體晶片起家的公司,這是無與倫比的成就。置身於資訊科技狂飆演進的九○年代,英特爾為什麼能不斷突破創新,連年成長,成為矽谷、乃至於帶動全球資訊產業的核心企業之一,這其中的關鍵因素是什麼?
《十倍速時代》就是葛洛夫回應這個不斷被提出的問題的答案。這本書是關於改變,以及如何蒐集訊息,並在對的時候做出對的決定。「唯偏執狂得以倖存」,就是葛洛夫根據自己在產業打滾三十年的經驗與體會,整理並歸納出在這個時代,企業甚至個人,成長或者失敗的生存法則。一九九七年,葛洛夫獲美國《時代》雜誌選為「年度風雲人物」;美國華頓商學院和美國公共電視更在二○○四年共同評選他為過去二十五年來「最具影響力的企業領導人」。

**葛洛夫罕為人知的年少故事

**
英特爾等於葛洛夫等於偏執狂。自此,「偏執」這個詞從原本指涉精神病的負面意涵,一舉翻身,變成卓越領導人的個性特質。但是,關於英特爾的問題仍未止息。為什麼葛洛夫如此偏執?
《安迪‧葛洛夫:一位美國人的生平及其時代》不久前在美國出版,解答了許多葛洛夫的崇拜者對他的問號。葛洛夫如何思考?葛洛夫如何決策?葛洛夫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人?這本傳記的作者,哈佛商學院教授李察‧泰德羅,在匈牙利時期的葛洛夫身上找到了答案。
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應屬四歲時的一場腥紅熱。在這場大病中,葛洛夫的耳朵受到嚴重的感染,開了許多次刀才保住一部份的聽力。葛洛夫有一隻玩具熊,某一次手術後,他用刀片劃破熊的耳朵,然後拿繃帶包起來。看起來就和他自己一模一樣。這故事猛然一聽似乎殘忍,但卻有極深刻心理層次的意涵:在無感知的物體上複製自己的傷口,並療癒它,無形之中將自己從創傷中抽離,進而征服創傷。
這日後也成為他遭遇挑戰時行為和決策的模式。不管是大戰結束後回到滿目創痍的布達佩斯,他想像自己是走在電影裡的一個少年;或是蘇俄入侵前夕,他隻身逃到奧地利,向國際難民組織申請遣送到美國竟然失敗,他假裝這件事根本不存在似地重新申請,終於在一九五七年抵達美國。
最膾炙人口的一個例子發生在一九八五年,當時日本廠商兵臨城下,英特爾的記憶體業務岌岌可危,一籌莫展之際,葛洛夫問當時的執行長,「如果董事會趕走我們,找另一個執行長來,他會怎麼做?」這個故事在英特爾已經成為傳奇。這場對話後英特爾宣佈退出記憶體市場,全力發展微處理器,也才能在九○年代末臻至發展巔峰。
一個人的價值,總在他缺席的時候益發突顯。葛洛夫對英特爾的重要性正是如此。蘋果電腦的賈伯斯曾說,後葛洛夫時代的英代爾比較不具攻擊性。
但是,攻擊性是重要的。在這個劇變的時代尤其是。《十倍速時代》出版時,曾有記者跟葛洛夫說,「唯偏執狂得以倖存」聽起來好可怕。葛洛夫的回答是,經營事業本來就是一件可怕的事,你要隨時懷疑自己,懷疑當下:
「你無時無刻不在危險當中。你的競爭對手、你做的事,都有危險。最嚴重的莫過於,你經營企業的思唯和方式即將不合時宜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