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t PC與電子書包

2002.11.01 by
數位時代
Tablet PC與電子書包
在我心目中,某些人大力鼓吹(而部分政府官員也同聲附和)的「電子書包」就是我不能了解的應用產品,但另一個剛剛推出的平板式電腦(Tablet P...

在我心目中,某些人大力鼓吹(而部分政府官員也同聲附和)的「電子書包」就是我不能了解的應用產品,但另一個剛剛推出的平板式電腦(Tablet PC)卻讓我充滿期待。
為什麼我看不懂電子書包?讓我們試試這個描述:如果有一種新的數位設備,它能讓書本內容顯示出來,它又能讓你跳躍式閱讀,並且可以圈注做筆記;這個設備還有不錯的儲存能力,能收錄很多本書(甚至是大部頭的工具書)的內容,又有連線能力,能隨時上網取得很多書的內容。這個描述聽起來是個好東西,但我怎麼聽都覺得這就是今天我們正在使用的電腦,我不明白它為什麼還必須弄一個新的「電子書包」?

太小的PDA、理想化的電子書包

可能是因為現在的電腦還太大,你要小孩卸下沈重的書包,卻又換給他們一個兩、三公斤重的全功能電腦,這當然不是太大的好意。我們是不是可以減少一些電腦的功能,把體積、重量都變少,讓它專心做一個「書包」呢?理論上當然可以,事實上「大」與「小」,「多」與「少」,一直是電腦發展史上最弔詭、最不可測的部分,大型電腦走了一大段路,結果殺出「個人電腦」,筆記型電腦發展了半天,竟然還有空間留給PDA,這都是極富啟發的應用發展史。
但,如果小與輕就是答案,為什麼PDA沒有變成「讀書機」?理論上它也完全足夠做電子書包想做的事(它也有Avantgo的軟體與解決方案),連線能力(有線或無線)也完全沒問題。可能一個原因是它又「太小」了(功能也還沒配套齊全),就好像用手機看股市行情你覺得還好,但用它來看新聞還是「太小」了。最近的變化看起來,PDA的前途也有點不樂觀,極可能會被整合到手機裡,以後也許會變得沒有PDA這個獨立品類,它只是物種進化途中的「過渡產品」。
也有人覺得電子書包的需求,是因為現在的電腦還太貴,對經濟弱勢者是一種不公平,而對經濟弱勢國族而言,則幾乎是一種生存威脅,充滿理想色彩的傳奇人物朱邦復先生就是其中持這種想法的人之一。他開發〈文昌一號〉讀書機,長期而言,他想的不只是電子書,而是如何利用電子書做為一種新的電腦規格,繞過Wintel帝國,用最低的價格,給中國九億經濟弱勢的農民一個消弭「數位鴻溝」的機會。電子書在這裡,是一種「超低階」電腦的概念(使價格能降低到100元美金以下)。
但500元美金以下完整的低價電腦已經發生了,連1000元美金以下的筆記型電腦也都出現了,距離多數人消費得起的進程也不算遠。更何況九億農民當他們想要運算設備時,未必要一個和世界其他使用者格格不入的電腦,學習電腦、使用電腦,目的不就是希望變得和世界其他人一樣嗎,為什麼要給他們一種與眾不同的電腦?
從很多角度看,我都傾向於相信「電子書包」是一個重複而多餘的發展軌跡,現有的電腦發展途徑裡,其實已經包含了電子書包的功能與需求。我多麼害怕有些熱中於電子書包的教育官員,真的一夜之間使電子書包成為事實,我們的莘莘學子將擁有一種與世界無關的獨特設備與古怪應用,而它後來會被證明是一種明顯的浪費。
我為什麼說電腦現有的發展軌跡中已經包含了電子書和電子書包?本來我覺得電子書和電子書包的技術門檻不高,要的只是一個設計的概念,一個友善而美觀使用的介面,真正困難的是這個設備要如何普及,以及如何才能有足夠的電子型內容的來源(出版者會配合嗎)。等到最近有機會看到Tablet PC的某些功能之後,我真覺得電子書包的某些條件,已經自然而然地包含在裡頭了。
Tablet PC是微軟比爾‧蓋茲的鼓吹,施振榮(當然還有其他開發者)熱情投入的構想,他們原來想的極可能不是電子書。它把電腦的使用重心從鍵盤轉到一個觸控式的螢幕之上,讓Input和Output units全在同一個位置,使用者更容易用直覺的方式來操控電腦。微軟開發了一種對應於Tablet PC新型電腦的作業系統,使它具備有若干直覺使用的功能,譬如拿觸控筆在螢幕上做中文輸入,或者畫圖、筆記或圈注,而螢幕也能橫直自由轉動,讓你從任何方向都可觀看。
開發者的策略目前看來是想在筆記型電腦裡分出一塊市場,它和筆記型電腦基本的應用相同(帶著走,加上連線能力),但更小更簡單(宏碁設計的Tablet PC帶有鍵盤,優派的設計則只有一塊螢幕),透過觸控螢幕的直覺反應,目標是針對學習電腦還有困難的商業人士,目前的價格還不便宜,約要2500元美金。
當我們試著把PDF檔案的書本放在Tablet PC上閱讀,尤其是把螢幕豎起來閱讀的時候,真的,我必須說,這是我看過最可以接受的電子書模樣(雖然Tablet PC並不是為電子書而生,電子書所需要的特別介面還沒有開發),我真的覺得除了柔軟紙張式的電子油墨外,其他讀書機可以不必費力氣了。

**紙電分流或紙電同流

**
但我們需要電子書嗎?出於一種出身紙本書編輯的偏見,我有一點排斥和抗拒,並疑心電子書讀的會是「另一些書」,尤其那些特別為讀書機而寫的書,而不是把原有的紙本書重複放上讀書機。這個想法,使我採取了一種也許可以稱為「紙電分流」的出版策略。也就是說,凡是出為紙本的書,我們就不特別重視它的電子露出,而在網路上或其他電子閱讀上,我們卻生產無數的原生內容,包括我那個有名的失敗《明日報》。
最近陸陸續續一些線索卻使我慢慢相信,也許把紙本出版多一個電子型式不是壞事,而人們也真的可能接受。在英國以出版電子遊戲類雜誌的出版團體Future Network,他們的代表告訴我,他們出於嘗試,在網路上把雜誌的PDF檔案放著,讀者想購買電子版可以獨立購買(價錢和紙本一樣),一段時間之後,購買電子版的讀者竟然佔到總量的10%(一個很驚人的比例),他們也感到吃驚。他們說,分析讀者的組成,有的人是因為在海外,紙本書取得不易;有的則是年輕人或工程師,他們很習慣用螢幕閱讀;有些則是機構,他們覺得便於存檔,也不佔空間,又能多人分享。看來就算從短期看,紙本書的電子版也有一定的需求與價值。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