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智慧財產權的國家,才能留住人才

2002.11.01 by
數位時代
尊重智慧財產權的國家,才能留住人才
創新和妨礙創新、智財權和公眾利益之間,究竟該如何定位?比爾‧蓋茲的法律智囊、帶領微軟打贏反托拉斯案的關鍵人物史密斯(Brad Smith),...

創新和妨礙創新、智財權和公眾利益之間,究竟該如何定位?比爾‧蓋茲的法律智囊、帶領微軟打贏反托拉斯案的關鍵人物史密斯(Brad Smith),在10月下旬緊湊的台北一日行中,拜訪副總統呂秀蓮交換意見後,接受《數位時代雙週》專訪,提供微軟的第一手觀點。

Q:開放原始碼(open source code)在最近幾年很轟動,這種把軟體視為公共財、不強調智財權的做法,被許多人認為是推動軟體產業下一波成長的動力,這與微軟多年來強調智財權的觀念大相逕庭,你怎麼看待?
A:我認為真正的問題不在原始碼開不開放,而在於軟體是否免費。微軟已經開始釋放部份原始碼,但我們不是免費軟體公司,微軟的收入還是來自銷售軟體。
我懷疑免費軟體有助於軟體業發展。企業總得付員工薪水,而付得出薪水的唯一方法,就是使用者付費買你的軟體。我認為「免費軟體」的經營模式對軟體業不實際,它無法讓一國軟體業成長。我不是說免費軟體不好,只是在培植軟體業方面,它不合適。
免費軟體在兩方面較為可行。首先,是在大學、研究機構和政府等非營利事業單位。他們使用軟體不是商用目的,經費也有限,免費軟體對他們是很重要的資源。而學術單位應用這些軟體再開發出的新軟體,往往蘊涵了新的商機在內,軟體業也可因此得利。資料庫業者Sybase的產品在商業化之前,是來自於加州柏克萊大學的學術研究成果,而免費軟體在其間扮演重要角色。
另一個免費軟體可行的場合,是IBM這類的「系統整合」公司。他們可以採取買硬體送軟體的搭贈方式來銷售服務與硬體,這也是電腦業過去風行的作法,跨界合作可以把餅做得更大。如果IBM願意回歸此一模式,可以讓目標顧客比較不容易換供應商,不過久了顧客還是會發現,成本一樣得轉嫁到他們身上。

Q:微軟釋放程式碼給那些單位?
A:從去年5月開始,我們試辦簡單的共享原始碼活動,對象涵蓋政府部門、大學、系統整合業者、企業用戶,以及硬體業者。不到1年半,我們推出6種不同的共享原始碼計畫,這些計畫尚未完成,我們會繼續下去。

Q:微軟會發展Linux版本軟體嗎?
A:不會。Linux是做了一些事,但其原型還是來自於Unix(伺服器用的作業系統,就像PC用Windows一樣)。Unix是1950年代在貝爾實驗室開發出來的,而Linux則是1990年代依照Unix的架構而誕生。很多人說Linux很穩定、可以信賴,這是當然的,如果你照著之前的作業系統發展10年還不穩定,那就沒有存在價值。IBM也向Linux靠攏,但它的研發經費可沒因而用來開發免費軟體,Linux一樣要賣錢。即使有些Linux軟體是免費,但服務還是要收費。從整體使用成本來看,Linux不見得真的省錢。

Q:開放原始碼帶來的最大衝擊,恐怕是在智財權上面,而不是免費或收費,就像MP3對唱片工業帶來的衝擊。你本身是律師,又代表微軟出庭和美國司法部打反托拉斯官司,怎麼思考這件事?
A:第一,網路社群有值得學習的價值,它讓大家共同參與,我們也很樂於試著採用,但這樣的方式到底產生什麼貢獻?算起來,大概有數千位使用者給了Linux程式碼的改進意見,但其中有94%都只談及一、兩個小地方,充其量只是一些較微不足道的小改進。如果你仔細研究Linux的程式核心,你會發現,全球大概只有200人左右真正提供了程式碼協助它改良。
微軟的視窗可不是東改一點西改一點,而是每次都讓作業系統往前進入下一代。軟體的開發與改進,不能光仰賴世界各地使用者提供零散原始碼。企業必須自己去組織,進行真正的創新。社群有其限制,你得想清楚它的功用能發揮到哪裏。
其次,用免費的方式散播著作物,是對創新的重大妨礙。如果他的成果不能得到財務上的報酬,這樣子誰還願意去努力創新?你會需要一群人在大學畢業後,貸款成立公司,設計軟體銷售。你應該存有一套全球的智財權制度,確保設計者的產品在打中消費者需求時,智慧財產權也能適時獲得保障。

Q:真有所謂全球一體適用的智財權概念嗎?還是應該照各國不同國情和經濟能力做區別?美國是目前最積極追討智財權權益的國家,因為它本身擁有最多專利和先進技術。但是,18世紀時英國是全球擁有最多智財權的國家,美國免費從英國引進很多新技術,再加以改善後,終於青出於藍,這已成為後進國家發展的一種過程,更何況智財權來自西方,在亞洲是外來的概念?
A:我相信智財權的概念對全球都有益,當然在執行細節可能得顧及不同國情。你提到英國是很好的例子,但我要從另一個觀點解讀。英國在工業革命後成為技術最先進國家,也最早開始保護智財權,而美國獨立後所面對的問題之一,就是智財權如何保護。這樣的考量有其背景。
18世紀末有一項發明,每個美國人都認為它深具潛力,可以讓美國改頭換面,這發明就是汽船。美國當時並無專利保護,有兩個人競相發明汽船,他們募不到一毛錢,其中一人因而放棄,另一人則跑去英國募資,因為那兒保障專利。所以當美國在1787年制定憲法時,痛定思痛,才把對專利發明的保障列入其中。這個制度不只在20世紀的美國發揮很大功用,18、19世紀時也是。開發中國家應該像1787年的美國一樣,問自己同樣的問題:「我想把本國人才留在國內發展,還是想把他們逼到智財權與專利制度較完備的國家?」
雖然美國在導入專利制度後,仍持續有爭議與討論,但大體而言,如果台灣、泰國、印度和阿根廷這些地方都能導入這樣的制度,應該是好事。

Q:如果真有一套全球適用的智財權規範,該由誰來制定,哪些法令一定要列入?
A:各國的法令大體上應該要一樣,「例外」可以有,但要有充分理由。就很多層面來說,我認為和50年、100年前比起來,這世界需要一套更為一致的標準,因為交通便利與資訊發達已經讓世界變得更小。這並不表示應該由WTO這樣的組織來一手策劃單一標準,較早實施相關法令的英美等國有義務帶頭示範,而且要特別協助開發中國家。我認為真正的問題不在於各國是否該因地制宜,制定不同的相關法令,而在於法令的內容是否恰當。

Q:以微軟產品為例,台灣有部份消費者有這樣的意見;並非他們不尊重智財權,而是產品太貴,如果價格可以更便宜,他們願意買正版;台灣的國民所得是美國的42%左右,如果微軟產品在台灣售價是美國的42%或更低,或許盜版率會明顯下降。你如何回應這樣的意見?
A:「定價策略」與「智財權」是兩件事。我認為法令應該訂得相近,但價格則由當地市場決定。同樣的產品在不同國家,原本就會有不同的價格。我在英國住過幾年,那裡大家常抱怨CD太貴。10年前,一張在美國的淘兒唱片行賣11美元的CD,在英國的淘兒卻索價11英鎊,等於貴了60%。為什麼?因為英國通路的效能遠比美國通路差。但就在消費者抱怨的同時,卻又有人試圖維護這樣低效能的通路。所以話說回來,微軟產品的價格並非智財權制度所造成,反而與市場動態等其它因素較有關係。

Q:但是隨著愈來愈多產品是從Internet這個虛擬通路流通出去,而不是透過實體通路,效率會提升,這是否表示各地的定價策略可以更有彈性,進而促成智財權法令被落實,消費者也享受到合理價格?
A:電子通路對智慧財產權有何具體影響,我無法斷言,但我相信任何商品若能以電子通路配送,效能都可能大幅躍進,這對創造內容的一方或對購買內容的一方都是好事。但是,不同國家會因而在定價上差異更大,還是更趨一致,這問題較難回答。由於全球化為各國市場帶來的近似點比差異點多,價格應該也是「較趨一致」。還有一種狀況,假設同樣的軟體在英國賣1鎊,在印度只賣半價的話,你如何防止有人在印度購買,然後透過網路到英國以低於1鎊的價格賣出,賺取價差?如果這種情形難以避免,那理論上價格應該一致,市場自會創造出一個單一價格。一般而言全球化會帶來更好、更廣的產品,而且平均價格更低,但由於產品流通快速,你也很難在不同國家訂定差異太大的價格。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