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可以變專業,居家也有大視野

2002.11.01 by
數位時代
生活可以變專業,居家也有大視野
推開大直明水路的工作室大門,從大片落地窗闖進屋內的午後陽光,爬滿木質地板,窗前有工作的電腦桌、一櫃食材、旅行的相關書籍……,葉怡蘭坐在陽光下...

推開大直明水路的工作室大門,從大片落地窗闖進屋內的午後陽光,爬滿木質地板,窗前有工作的電腦桌、一櫃食材、旅行的相關書籍……,葉怡蘭坐在陽光下,輕啜著一杯茶。正因為這口茶,她離開了辦公室生活。
說自己喝茶「很麻煩」的葉怡蘭,不但每天要沖泡不同種類的茶,連不同的茶要用什麼杯子都要講究,「在茶水間泡茶,多辛苦!」憑著這股任性,她把辦公室從滿佈林蔭的敦化南路,搬回大直住家。
曾經是《雅砌》最年輕的主編,也曾在《室內雜誌》、《Vogue》及《明日報》先後落腳,葉怡蘭現在遠離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成為台灣美食旅行界知名的自由作家。
堅持為自己工作的葉怡蘭,如何將個人興趣在人力市場上做最好的發揮?從辦公室雇員,搖身變成自由作家,她又做了哪些改變?
「別人看我常出國旅遊,還以為自由作家的生活很輕鬆,」說自己過的是苦行僧生活的葉怡蘭說,自由作家收入不穩定,一定要學會控制開銷和省錢,「稿子接得少時,曾經1個月進帳不到2萬元,」有時候稿費還要分給攝影工作者,「後來,我乾脆自己學拍照,」葉怡蘭指著牆角的攝影器材說。
自由工作者的身分,讓她比待在媒體時有更大的彈性,葉怡蘭說,如果贊助者找某個媒體的記者,相關報導只會在該媒體出現,「可是我在報紙、雜誌都有固定的專欄,經過良好配置,報導的曝光效益比其他人好很多。」讓報導做最大化呈現,贊助單位也能獲得最好效益。
葉怡蘭曾擔心離職後,和廠商的聯繫無法像在媒體工作時密切,因此,用Excel將每星期出席的記者會或試飲會(testing)記錄下來,精確計算與廠商互動的次數。如果有一陣子沒收到哪家廠商的訊息,葉怡蘭會主動拜訪聯繫,「免得被廠商遺忘掉,而漏失了最近的新聞,」她說。
光是學習更多技能,並主動與廠商保持頻繁的互動,還不足以解釋澳洲觀光局等機構,為什麼願意贊助葉怡蘭到當地旅遊。
比讀者先一步好奇,幫讀者找到問題與答案,使她的作品有了差異性。葉怡蘭說,每回出國前,都會先上網或透過朋友瞭解當地的特色及特產,「我看〈料理東西軍〉(日本飲食比賽節目)時會做筆記,一到日本,馬上跑去專賣店找節目裡比賽用的食材,帶回來自己試用看看到底有多神奇,」她拿出在日本擄獲的戰利品,舉例說明自己所下的功夫。
雖然有自由工作者跨媒體的優勢,但葉怡蘭卻拒絕衝著這種優勢而來的利益。曾經有廠商要給她數十萬元報酬,請她在文章內提到該廠牌,但她堅定地說:「我不介紹任何一家我有疑慮的餐廳。」讀者相信她,是因為她能中立客觀地傳達,如果失去公正立場,讀者不會再支持她,葉怡蘭說。就是這樣的精神,讓一群「死忠」的讀者,期待著看她的新發現。
當然,這些改變都比不上工作地點的遷移。「白天,我就在這一條走動,」葉怡蘭從工作區指著相隔不到3步的開放式廚房說,一坪左右的廚房內,整齊排列著從各地收集來的海鹽、醋等材料。「每回寫食譜,我會一邊寫,一邊到廚房試驗,有時候電腦桌上還擺著量匙、量杯,」葉怡蘭說出他在家工作的幅員和自由。廚房爐火上的日式鍋漫出一股香味,葉怡蘭微笑著說:「我正在學做煲湯。」
在文字之外,葉怡蘭想與讀者有更多親密接觸。「之前曾在網站上試過小額銷售(把國外帶回來的產品放在網上銷售),」葉怡蘭說,可是金流和物流問題太難克服,現在,她借用朋友餐廳的一個角落,擺設一個個人攤位,賣起了有200萬年歷史的海鹽、料理東西軍裡的拉麵……。
脫離制式辦公室,葉怡蘭自由工作的天地裡,沒有無線區域網路,也沒有大型會議室;沒有了辦公室隔板(partition),視野拓寬到窗外河濱公園的藍天和綠蔭,以及18標快速道路上的車流,這,是另一種怡然自得!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