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原力

2002.10.15 by
數位時代
復原力
1990年,新台幣連續升值,讓一位40歲的貿易商結束他苦心建立的事業。股東散夥、公司搬回家裡,中年失業的一家之主,未來的生涯無所著落,他計畫...

1990年,新台幣連續升值,讓一位40歲的貿易商結束他苦心建立的事業。股東散夥、公司搬回家裡,中年失業的一家之主,未來的生涯無所著落,他計畫考托福、出國唸書,轉進下一個工作。
他是方國健,前戴爾亞太區國際採購總經理。臨求學前,一趟美國的散心旅行,他接觸到當時規模還小的戴爾電腦。剛開始只是幫忙,但向來認真投入的工作態度,竟讓他從無到有、建立戴爾在亞太地區的採購系統,協助台灣資訊業掌握這快速成長新典範的商機。今年,當他離開戴爾、重新投入創業時,交出一年採購金額高達55億美金的成績單。
1994年,一個國際級的企業家在事業顛峰發現自己罹患攝護腺癌。從極度驚恐以及醫生也無法提供明確答案的無助中,他開始自力救濟,蒐集資料、遍訪名醫,將所有治療方案(手術、放射線和冷凍治療法)和後遺症交叉比對,自己決定治療方法,勇敢與死神搏鬥。
他是安迪‧葛洛夫,資訊巨人英特爾董事長。
股市跌破4000點、失業率創新高。生活不如意,自殺、虐兒事件頻傳,挫折、沮喪,幾乎已經變成台灣人的集體情緒。
國泰醫院身心科主治醫生邱偉哲指出,經濟環境不佳引發的心理疾病,在最近半年,求診病患大增。根據董氏基金會針對大台北地區民眾所做的調查,高達53.4%的民眾曾經感到憂鬱,22.35%的民眾平均1星期就有憂鬱的感覺,而31.5%民眾每次憂鬱就會持續1天。
遠距離看,檯面上成功人士,總是一帆風順、無所不能,鏡頭拉近、對準,便能發現他們同樣會遇到失業、病痛、挫折、憤怒,機率甚至多於常人。這些困頓、傷害對許多人來說,像是丟在身上的石頭,然而,同樣的挫敗卻似乎不會擊倒他們,甚至還成為他們皇冠上的寶石,愈大的挫敗,愈是閃閃發亮。
差別在哪裡?
「緊張、憂慮、挫折人人都有,要成功,不是比誰錯得少,而是比『誰復原得快』,」博達華商廣告總裁凌來誠一言道破:「愈快回到常態,做對的機會就愈多。」

**邁向成功的第一個修為

**
舉例而言,許多人都有「簡報恐懼症」,多半源自那「挫敗的第一次」。從緊張開始,腦筋空白、語無倫次,下了台,不斷回想、自責與懊喪,從此否定自己。
是天分不夠、能力不足嗎?如今已是「大師級」的台灣卡內基負責人黑幼龍,到處演講、上課,然而直到現在,在他上台前的那一刻,「還是會緊張」。他對應的方法是,「在現場找到一個微笑、專心的聽眾,看著他,你的心情就會立刻平靜下來,正常演出,」黑幼龍笑著說出他的小秘訣。
放大來看,許多生涯的挫敗,最初只是一時的不平或憤怒。耽溺與擺脫,只在一線之隔,卻造成截然不同的結果。自我復原,邁向成功的第一個修為,不只個人,組織亦復如此。
在手機技術研發領域中,與工研院並稱「台灣兩大搖籃」的明基,在去年正值GPRS市場起飛的關鍵期,卻發生無線通訊事業處從副總經理到研發工程師30人被集體挖角,「當還只是個不賺錢的研發單位時,誰養你的?」明基董事長李焜耀說出技術團隊被連根拔起的痛。
沒有商場慣見的對簿公堂,也沒有放棄原來的發展計畫,明基立刻從美國調回3G團隊負責人陳盛穩接任職缺,暫停其他次要的研發計畫,回頭重新研發GPRS手機。由於快速應對,明基依然抓住GPRS手機的商機,穩坐台灣手機第一大廠的江山,今年出貨約1000支手機,佔台灣整體產業的1/3。

**3種立即復原術

**
從趨勢來看,自我復原是未來個人與組織必須「內建」的能力之一。快速變動的環境和日益激烈的競爭,讓每個人每天都被迫接觸新人物、新事物和新任務,這意味著,即使景氣復甦,未來每個人的壓力和挫折只會增加、不會減少。而當新的組織型態要求彈性、團隊快速命中市場,工作者再也不像過去,有足夠時間和周圍的人認識、磨合,於是,「情緒競爭力」便成為專業的一部份。
對工作者而言,「逃離」是面對壓力時內心的渴望,因此近年旅行、遊學、轉業、移民的議題始終熱門;但對於絕大多數的工作者而言,因著責任、生計與能力,並沒有逃開的本錢,只能面對、別無選擇。更務實而長遠的作法,是讓自己擁有對應問題與消弭壓力的能力。
每一位擔當大任的工作者,都練就一套「立即復原術」。一般而言,可以分成3個階段:事前、事後,以及事發當下。
事發當下的復原力,簡單、效果顯著。「你只要想清楚:最壞的結果是什麼?如果真的發生,自己會如何?做好最壞打算的準備,把心定下來,用行動代替憂慮和挫折,」黑幼龍指出:「其實大部分的情況,都沒有壞到不能承擔。」
而事前練習主要在培養自己樂觀的個性,具體的作法是,在平常就盡量練習用多元的角度來看事情,從自己或別人身上發生的事情,思考從最樂觀到最悲觀的各種角度和對應方案,「培養對事情正向思考的能力,有助於應付突如其來的負面情緒,」國泰醫院身心科主治醫生邱偉哲分析。
正向思考,能讓人保持鬥志,不被挫折與沮喪擊倒。曾經因為經營珠寶生意失敗,繳出1.6億學費的曹啟泰,過了長達5年每天趕3點半軋票的日子。每天只睡3小時、半邊顏面神經麻痺,還得靠止痛藥過日子。
正向思考的樂觀特質,讓曹啟泰渡過難關。當周遭朋友擔心他承受不了壓力去尋死,曹啟泰想的是:「一天軋1400萬都過關了,怎麼可能死在今天的500萬?」在困頓中,靠寫東西重建自己,如今,「負債」成了曹啟泰東山再起最大的資產,用這個概念開節目、成為暢銷書作家。
事後練習,則是指在引起負面情緒的事情發生過後,回想、檢視事發當時的心情。事後檢視就會發現:曾經覺得闖不過去那一關,但現在自己仍然好好的,當時情緒的折磨就成了多餘。藉由這樣的練習,讓下次再碰到類似的事情時,多一份抗體。
另一方面,事後檢視的練習,不但有助於往後的情緒復原,還可以發覺造成挫折的問題根源,找出積極的改進之道。
現任台南大億麗緻酒店總經理蘇國垚,在亞都麗緻擔任前檯經理時,每天很努力的打掃,但還是被當時法國籍的總經理連罵3個月,指責玻璃、地板、電梯打掃不乾淨。蘇國垚並沒有因此掛冠求去,在不斷檢討後發現,原來這位總經理個子很矮,所以會發現一般人高度發現不到的髒處。於是他有了深刻的體悟,經營飯店要注意面面俱到。後來,連番擢升,分別出任過麗緻在北中南三個飯店的總經理。
此外,邱偉哲建議,定期定量的運動,也是培養情緒競爭力的好方法。醫學研究證實,運動可以增加血液中的多巴胺與血清素,可以幫助釋放情緒,增加抗壓能力,同時,運動可給自己一個轉換情境的機會,避免負面情緒的累積、讓自己在關鍵時刻崩潰。

**企業需要內建組織復原力

**
相同的概念轉換到企業,組織遭逢變局的復原力,同樣可以建立在事前、事後和事發當下。以明基為例,由於想在前面、建立超前一步的技術研發能力,才能在集體跳槽事件中立刻備妥解決方案;戴爾(Dell)電腦在921地震後,立刻建立供應商風險係數評估系統,都是建立組織復原力積極而有效的作為。
更進一步地,企業還必須能夠將工作者個人的復原能力,建制在組織系統中,藉由集體的力量、彼此協助,創造組織與工作者雙贏的環境。
擔任甲骨文(Oracle)台灣總經理至今已3年的李紹唐,從接任總經理至今,每2個星期,約8到10名員工一起吃午餐、喝咖啡聊天,請每位員工至少對公司提出一個建議,專心記下後,儘速給員工答覆。不僅將企業文化與願景清楚傳遞給每個員工,更重要的是,讓每位員工都有機會說出自己的想法,看到改善的成果。
「以前公司的業務員的流動率2成,這3年減到個位數,」李紹唐自豪地表示:「用智慧領導,即時解決員工的各種問題,凝聚出更強的共識。」
在服務業擔任第一線的員工,往往是最常遭遇挫折的工作。情緒低落的員工,對於企業的營運會造成立即的衝擊。亞都麗緻從制度著手,培養每一位員工多元能力,讓工作者從事平行但多種的工作,例如,在亞都總機小姐除了接電話以外,還要兼做客房服務與保安監視,不同的工作,讓工作不單調,達到放鬆情緒的目的,除此之外,「藉由平行能力的建立,培養出能力完整的領導幹部,」亞都麗緻集團總裁嚴長壽指出。
整體而言,自我復原最重要的原則,就是以積極的行動代替消極的耽溺,無論是進入問題的解決方案、藉靜坐或團體聚會沈澱、檢視自己,或是終結過去、徹底新生。但無論哪一種,都需要一種力量,讓受困的情緒掙脫出來,或是平靜下去。
這個力量就是:終極的追求。
有追求,讓我們願意放下短暫的不平或憤怒;有追求,讓我們願意反省;有追求,讓我們願意承擔,然後,走出谷底、迎向未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