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年代,要用數位來管理娛樂

2002.10.15 by
數位時代
未來的年代,要用數位來管理娛樂
花了6年研究互動電視,娛樂大亨邱復生選了一條和其他業者不同的路,要把節目搬進電腦、頻道搬上網路。從30年前,就不斷思考如何和觀眾互動的邱復生...

花了6年研究互動電視,娛樂大亨邱復生選了一條和其他業者不同的路,要把節目搬進電腦、頻道搬上網路。從30年前,就不斷思考如何和觀眾互動的邱復生,有過很多創新的點子,接下來,他會創造出什麼樣的年代?

Q:年代為什麼想做互動電視,背後有什麼想法?
A:30年前,台視有個教學節目,主持人是從美國受訓回來的,在主持節目的時候,經常手裡拿著一面鏡子,對著鏡子說:「小明,你覺得呢?」這種和觀眾的互動方式在當時是很新鮮的,但我從那時候就一直在想更好的互動方式。
現在互動電視真的可以做到「互動」,和階梯合作的英語教學,鏡頭直接就拍到小明,透過衛星畫面,不但可以對外發送,還可以回傳。例如,每班助教把學生上課的情形記錄下來,回報給老師知道,下次老師上課時就可以說,我知道你們平常上課都在幹嘛,像小明你昨天就睡了5分鐘。這時候鏡頭突然照到小明,「啪!」所有的小朋友都可以在螢幕上看到小明,這就是效果,像電視節目一樣。有樂趣,小朋友才會想要來上課。

Q:所以不只做節目要爭取收視率,連做互動教學也要講收視率?
A:當然,連摸不到觀眾的電視節目,都要把它做得很有趣,現在強調互動的數位教學,當然更要讓學生覺得有樂趣。做電視節目的經驗,就是年代能為教學內容加分的地方,階梯提供教學內容,我們提供學習的樂趣,我們要做的就是「快樂學習」。小朋友自己能出現在電視上,能跟朋友炫耀,就會提高他的學習樂趣。
我們暑假和教育部合辦57所偏遠學校的英語互動教學,一個月的試辦時間,上課能講的內容愈來愈多,慢慢也知道該怎麼讓小朋友安靜下來。而且每堂課後都會有人記錄教學效果,今天講到什麼的時候,小朋友反應很好,講到什麼反應不好,然後再做改善。階梯年代數位學院的教學現在才剛開始,我想只要一年的時間,我們就知道怎麼把(互動教學的)效果做得很好。

Q:接下來,年代會有什麼樣的行動?還會有哪些數位商品推出?
A:互動教學是第一步,11月會發表一種智慧財產權的保護機制,合作對象是像華納這樣的唱片公司。年底則會代理韓國online game的推出,同時合作自製遊戲,我想以我過去拍電影的經驗,學做遊戲應該不是難事。
明年會開始推VOD(隨選視訊),從點擴散到社區,現在在20所大學能免費試用,接下來要推到網咖和社區。然後是數位和電視的整合,年代要做過去電視沒有做過的事,但這個format會先申請專利再推出。

Q:為什麼想先申請專利?
A:電視節目常常是一有新的型態推出,其他的節目就一窩蜂跳進來做。我一直在想怎麼和觀眾互動,call-in節目《2100全民開講》是我最早做的,現在大家都在做;在螢幕上跑字幕,也是我第一個提的。當初,我利用世界盃足球賽來做簡訊猜獎,一個月就創造了3000多萬業績,年代抽了800多萬,現在很多節目也都跟著做簡訊猜獎。以後,我要做過去電視沒做過的,而且是「不能申請專利的」不做。像年代互動電視的技術也申請了專利,在大陸和美國都有保留權。

Q:數位的年代跟傳統的年代有何不同?
A:傳統年代有年代影視、電影跟電視三塊,年代現在已經淡出錄影帶發行,電影部份轉做遊戲,至於電視方面繼續維持,設法把原生變再生,成為一種數位商品,別的商品做不到再生,但數位能做到。
未來的年代,要用數位來管理娛樂,做整合各種管道的Total Solution。年代和階梯合辦互動教學,賺的只是通訊費,但通訊費用其實很少,主要還是想藉著這個服務將線路拉進社區裡,將來不只是階梯年代數位學院的九年一貫教育,還有和美加補習班合作全民英檢的部份,以及各種社區教育,年代要做e-learning的百貨公司。以後有價值的東西,才會有人要,如果說在外面學英文的學費要幾千塊,現在在家裡學只要500塊,你說會不會有人要?景氣不好,就要有便宜的玩法,所以才能創造22億的遊戲橘子。政府「數位台灣」的計畫有1000億商機,這當中,年代做個100億應該不過份吧?

Q:未來是一個娛樂產業掌握的世界,你認同嗎?如果是,你認為當中發展關鍵是什麼?
A:當然是這樣,而著作權的保護是發展關鍵。以前複製(copy)的品質差,價格便宜卻沒人願意買,現在複製的品質跟原版一樣好,但價格便宜卻很多,大家都去買盜版,內容產業當然沒有利潤。有了好的保護機制,內容供應者(content provider)才會把內容給你,否則只有TFT-LCD等硬體廠商能賺到錢,內容產業卻賺不到。
所以說,如果沒有著作權保護,娛樂產業只是海市蜃樓。創作內容是台灣的核心優勢,你看兩岸的書本、小說、音樂都是台灣出品比較受歡迎,基本上創作內容是資本主義下的浪漫,是在社會主義下做不出來的,只是我們再不做,就會被韓國趕上。
另一個關鍵是發行(distribution),包括行銷、廣告、上架費等費用,現在成本佔6成,費用其實很高,等降到2成或1成,就能帶動娛樂產業發展。

Q:你個人從事娛樂媒體這麼多年,就你的觀察這個產業和過去有什麼不同?
A:以前的核心是人性(human),著重在故事感不感人,現在講的是過程,而數位技術可以增加過程中互動的樂趣,打個比方:以前的樂趣來自看一場電影,現在的樂趣是你可以參與劇情。

Q:未來,從事娛樂產業工作的人必須具備什麼特質?
A:娛樂經濟的人也要懂數位技術,也就是說做內容的人要懂得用工具。學文化、藝術的人會比較有優勢,還有學建築的,因為未來會大量運用3D技術,學過建築、透視空間的人比較有概念。3D雖然是個虛擬世界(virtual world),卻必須運用現有空間的邏輯,就像電影導演的工作是要創作一個虛擬世界,而這個世界必須利用現實社會裡觀眾的邏輯,戲劇才會感人。
重要的是要有想像力,技術只是工具,我是先學這個才做娛樂事業的,這是年代為什麼是年代的原因,比較會幻想。

Q:年代的互動電視運用了衛星加網路的傳輸,和其他業者裝set-top box是不同的路,這兩者只要一個成功了,就表示另一個是失敗的,你如何確定年代走的就是對的路?
A:這沒什麼輸的,就算互動電視不成功,還可以做B2B。幫企業做教育訓練、遠距教學等,或利用這套系統幫他們管理客戶資料,因為我們的頻寬可以做廣播(broadcast),而寬頻(broadband)不能,就拿年代之前跟中華電信合作直播金馬獎來說,一下子有6萬多人湧進,網路當場當掉。
年代花了4年的時間,做過ISP、ICP、MyMuch.com,各種和網路相關有用的、沒有用的都做過。今年暑假在57所偏遠學校,試辦英語互動教學;也在大學測試VOD,一定等到問題能解決了,確定會有營業額、有客戶,才決定商品化。我們已經做到了播放,現在是能互動,接下來就是做娛樂的部份。但set-top box有它的限制,年代也試過用set-top box,在這過程中,我發覺set-top box要把很多資料丟進box裡才能run,東西愈多、互動愈多,不像網路可以橫向連結。好的set-top box其實功能愈接近PC,那麼消費者用PC就好了,為什麼要用set-top box?
現在用set-top box的互動電視,主要是賣東西,但如果只是賣東西的話,跟現在電視購物打電話訂購的方式沒兩樣。另外,set-top box的客服(call center)需要大量人力,一個人要服務200人,50萬名觀眾要用多少客服人員?用網路來做客服成本便宜多了。
6年前,年代決定要做互動電視,曾經用set-top box做過1000多戶,也做過Direct PC(直接在PC旁裝碟型天線,接收衛星訊號下載內容),後來用來幫企業管理資料,例如幫台塑管理1000多個點的資料。賴麒宇(年代電通副總經理)一年出國30多趟到歐洲、美國考察,包括10年前美國華納在奧蘭多(Orlando)互動電視失敗的完整報告我們也都有,年代做過很多研究和嘗試,像是直播等,也發明了24個領導技術,但是都比不上網路多向連結給人帶來的刺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