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西封港,斷了全球化網絡中樞神經?

2002.10.15 by
數位時代
美西封港,斷了全球化網絡中樞神經?
近年來各國勞資爭議事件層出不窮,卻沒有像這一次美西封港事件,影響既深且廣,美西港口每年處理進出口貨物價值高達3000億美元,事件爆發後,除了...

近年來各國勞資爭議事件層出不窮,卻沒有像這一次美西封港事件,影響既深且廣,美西港口每年處理進出口貨物價值高達3000億美元,事件爆發後,除了美國本身每天必須承擔超過10億美元的損失,亞洲各國也紛紛表態,要求布希政府儘速解決問題,以免再次重創亞洲經濟。
以台灣為例,美國是第二大出口市場,去年約有230億美元貨品經由美國西岸運轉,新加坡總理吳作棟也指出,事件若不能儘快解決,新加坡可能被迫下修今年經濟成長率。
此次事件發生的原因,起於美國西岸港口營運業之資方,太平洋海運運輸協會(PMA)擬引進新的裝卸技術及資訊系統,來提升港口運作效率,而勞方代表,國際碼頭工人與倉儲工會聯盟(ILWU)則擔心此舉將大幅減少工人就業機會,因此原本應於7月1日續簽的勞動協定,多次協商仍無法圓滿解決,9月27日,資方不滿勞方以拖延工作效率的方式,逼迫資方妥協,PMA首度宣布封港36小時,但情況仍不見改善,於是3天後,資方決定將西岸29個主要港口全面無限期關閉。

**全球運籌

**由於持續兩周的封港事件,已造成全球運籌作業大亂,布希政府下令成立事實調查委員會,並慎重考慮採用1947年美國國會所制定的塔夫-哈特利法案(Taft-Hartley Act, 又稱勞工關係管理法Labor-Management Relations Act)來解決目前的僵局,這個法案規定,一旦罷工行為有害國家運作安全時,聯邦法院可強制執行恢復作業80天,布希政府希望藉此先解決現實問題,同時也爭取介入協調的空間。
這不是美國歷史上第一次出現的大規模封港事件,1971年,前總統尼克森曾要求法院下令結束持續3個月的西岸封港行動,勒令各港口重新開放,卡特總統也曾於1978年,動用該法案解決礦工罷工,然而,此次事件所不同的是,當時大型貨櫃船尚未在全球貿易中扮演重要角色,進出口的貨物流量遠遜今日,而礦工罷工也只是國內事件,但在目前全球化經濟的時代,美國做為全球貿易環境中,最強大的節點,突顯了在全球化時代中,互為主體性依賴的現實。
雖然在多數時候,全球化面貌是一付很顯著的美國面孔,而封港事件也的確造成全球經濟活動的不便,但從中也可以看到墨西哥、加拿大或是澳洲,分別從港口空間農產物資上,填補了美國的地位,所以封港事件所顯示出的意義,不是再度證明美國強大,而是在全球化不可逆轉的情勢中,各國如何學習美國,建立一種向外擴散的文化,及向內吸納的市場,正視全球化所造成的資源往最適處流動的力量,才是在計算美西封港事件經濟損失之外,另一個深層的議題。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