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價格無盡崩壞」年代中

2002.09.15 by
數位時代
活在「價格無盡崩壞」年代中
從1986年台股突破1000點以來,股市就成了企業和百姓生活與營生的重心之一。這十許年來,加權指數行情有漲有跌,但大多數時段走的是多頭行情,...

從1986年台股突破1000點以來,股市就成了企業和百姓生活與營生的重心之一。這十許年來,加權指數行情有漲有跌,但大多數時段走的是多頭行情,最明顯的特徵,即是台股擁有「持續而穩定的高本益比(P/E Ratio)」,不僅超越香港、新加坡、南韓多多,也大幅領先美國紐約、英國倫敦等老牌證交所。
本益比是「每股股價除以每股獲利」的數值,也就是假如現在企業每股賺1元,你願意用幾倍的代價,去持有分配這利潤的股權。台股十幾年來享有高本益比,最大的原因是,台灣擁有創業精神旺盛、才智與鬥志雙全的中小企業,不斷登上股市,投資人願意用較高的代價,去購買這些成長型企業「未來」的獲利。

**「超額供給」終結高本益比

**
但是這好光景,就在這一兩年由量變到質變,不見了。
以老牌股王華碩、廣達的股價來看,它們今年的獲利和3、5年前的績優股差不多,但市場上給它們股價的本益比卻低得可憐,例如華碩預估今年每股還可以賺4元,股價卻只有70元,要是時光回到從前,連200元都嫌便宜。
最新的例子則是奇美光電,這家由經營之神許文龍創辦的台灣第二大TFT-LCD面板廠,預估今年一股可賺到5元以上,既有傳奇口碑又有現場實績,以前的話,奇美光電股票未上市就早已燒翻台灣半邊天啦(還記得固網公司募資,認股條滿天飛的場景嗎?),但實情是,它一上市先來5根跌停板,幫它承銷股票的券商非但不護盤,反而「認賠殺出」跑第一;以9月初奇美光電40上下的股價看,本益比只有8倍。
華碩、廣達、奇美光電的公司體質沒變,它們在世界產業圖譜的位置也沒變(主機板No.1、NB代工No.1、TFT-LCD面板No.4),變的是世界資本市場對PC產業再成長的信心。台股本益比的大崩壞,只不過是1990年開始的「銀色10年」(silver decade)終結曲的回應而已。在那個年代裡,以PC帶動的晶片、週邊族群,每年可創造15~20%以上的複合成長率,Intel和Microsoft每推出新一代的CPU和操作系統,就會吸引更多人來買PC,台灣工程師超強的技術擷取速度和量產生產效率,使電子業上市公司以等比級數的速度創造營收與獲利成長,高本益比理所當然。
但自2000年美國高科技股自高峰反轉,企業與個人新購PC的成長力蕩然無存,台灣公司即使能以較佳的生產效率去殺戮異國(或本國)同業,勉強取得營收成長,但投資人卻不再對它「未來獲利」的成長有信心,換句話說:上市公司產品一旦進入市場「超額供給」時段,就是高本益比蜜月幻滅的開始。
股市中「本益比的大崩壞」,對比的是超市裡「價格的無止境破壞」。

**沈淪在集體物價下跌風暴中

**
和直直落的股票行情表一樣,曾幾何時,走一趟各個大賣場,你再也找不到能「漲價」的商品。除了魚肉生鮮不能工業化的產品,每一種民生物資都只有在折扣下才具有順銷力。
翻開經濟部的消費者物價指數(CPI)統計,消費者物價年增率的「當期月vs去年同期月」增幅,由去年9月起就處在一路下滑的不歸路中,今年1~8月年平均值比去年下跌0.02%,首度寫下10年來負成長紀錄。也就是這樣的蕭條氣息,像「大潤發」這樣折扣定位的賣場才有號召力,一般百坪開內的平價超商,生意可是苦不堪言。
還記得小時候爸爸媽媽聞「物價上漲」而色變,現在連我們辦雜誌的文化人,都聞「物價下跌」而心揪。預期物價上漲的心理會使大家緊縮消費,帶來經濟衰退;預期物價下跌的心理殺傷力一樣大(既然明天會再跌價,為何我今天要去當傻瓜;既然大家都不買,廠商只好削減就業機會)。但它比「物價上漲」可怕之處,在於它並不為世界所熟悉,除了日本外,美國、歐洲和台灣都是自去年起才陷入集體物價下跌風暴中,包括葛林斯班在內的全球金頭腦,都仍想不出破解之道,而日本更已是用10年的時間,向世界證明它「鬼水怪談」沉淪般的恐怖。

**商品供給遠大於鈔票供給

**
由「通貨膨脹」(inflation)到「通貨緊縮」(deflation),是什麼力量帶來了這變化,它的衝擊有多大,我們又該如何是好?
電腦和通訊科技在過去10年的普及,無疑是個轉戾點。仔細想想,20世紀的90%時光裡,商品生產的供給其實始終少於鈔票的供給(所以動輒有通貨膨脹),因為國家和地理、文化的疆界,拘束了工業商品的生產和流通,某些國家被迫使用價格較高的商品,也保護了企業安穩的好日子,90年代前的北歐就是例子,即使日本電視機便宜多多,它們還是得選擇較貴的Nokia電視(你沒看錯,Nokia當年曾是紙漿、電纜和家電牛耳)。
但便宜科技帶來的全球化浪潮,使跨國設廠、跨國採購、跨國配送、跨國行銷的成本大幅降低,一下子全球市場中便塞滿了超額供給的高品質貨品,由芬蘭Nokia手機(美國設計、韓國組裝)、德國Adidas「飛火流星」足球(巴基斯坦生產、美國UPS配送)到日本Lexus汽車、大陸青島啤酒,不一而足;更剽悍的是,中國大概在近10年內投入8000萬勞動力,幫世界各大品牌製造商品,由Nike球鞋到Dell筆記型電腦,一舉把工業化產品的供給拉大到天文數字。
我們現在碰到的,就是人類史上最大規模「商品供給遠大於鈔票供給」的年代,這就是通貨緊縮的由來。
由本益比崩壞到商品價格破壞,你看通了道理,就好辦--那就選擇一個商品供給「遠小於」鈔票供給的工作來作吧!什麼工作?好問題!看看Nokia手機、Adidas足球、日本Lexus汽車,這些芬蘭、德國、日本籍員工在做什麼,那就對啦!想知道更多些嗎?咱們下期再細說分明。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