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練習當三餐,克服口吃上台演講

2002.09.15 by
數位時代
把練習當三餐,克服口吃上台演講
星期六午後,台北國父紀念館停車場後的一方樹蔭下,3個年輕人對著空曠的草地,一字一字、配合著呼吸唸著:「怕難,越做越難;不怕難,任何難關,都會...

星期六午後,台北國父紀念館停車場後的一方樹蔭下,3個年輕人對著空曠的草地,一字一字、配合著呼吸唸著:「怕難,越做越難;不怕難,任何難關,都會打破……。」而站在他們旁邊、被稱呼為「張大哥」的中年人,則不時在旁邊提醒:「下巴放下、嘴巴張大……。」
他是張金煌。年近半百的他,平時是穿西裝打領帶的寶來投信稽核室協理,但每到星期六下午,他輕裝跨上黑色光陽100,花半小時車程來到國父紀念館,不收分文,只為了將自己克服口吃的方法,義務傳授給其他同為口吃所苦的人。
一般人很輕易的一句話,到了他們口中似乎變成千斤重,怎樣都吐不出來,嚴重的甚至連問路、買車票這些日常生活瑣事,都很難啟齒,「因為很難克服講話的恐懼感,愈避重就輕,情況就愈嚴重,」從國小二年級便自覺有口吃的張金煌說。
口吃者由於害怕與人溝通,因此不論求職或交友路,往往都走得比別人坎坷。他就有好幾次求職時「通過了筆試,但總是在面試那一關被刷下來,」回憶起那段屢遭挫折的求職時光,張金煌仍不勝唏噓。
也由於自身的痛苦經歷,「我真的很不希望其他的口吃者也跟我一樣,」去年底一時心血來潮,他在搜尋引擎上打下「口吃」二字,沒想到跳出許多相關網站。在這些網站中,看到有人以藥物改善,有人向醫院的語言治療師求助,但似乎都有瓶頸,因而促成他將自身矯正經驗以行動分享給其他口吃者。

**等嘸人,依然堅持

**
每個禮拜跟著張金煌矯正口吃的人數不一定,有時3、4位有時7、8位,職業從20幾歲的研究所學生,到在新竹科學園區工作的電子新貴都有,甚至還有人遠從台南打電話來請教,現在張金煌每週兩次打電話到台南給那位口吃者,分享他自己的發音與說話方式,「我下個月還準備到台南去驗收他的成果呢,」張金煌說。
然而,「恆心」從來就不是件容易做到的事,義務分享矯正經驗的他,有好幾次等了一小時卻「等嘸人」。儘管如此,為克服口吃至今仍不中斷練習的張金煌,憑著自己苦練的精神,依然持續每個星期六辦下去,「或許有人不認同我的方式,可是我想若有緣,自然會相聚,」他低聲說著。
「你們來了這幾次,覺得有進步嗎?」張金煌熱切地問著眼前3個年輕人。3人一時間似乎不知該怎麼回答,空氣頓時凝結。終於,一位來練習了5次,大夥稱為小熊的年輕人,用張金煌教導的說話方式慢慢地吐出他的感覺:「我覺得前兩次明顯感到有進步,但後來感覺就不那麼明顯……」張金煌點著頭,「對!練習的成果會起起伏伏,當年我在何老師那兒學了36次後,才逐漸好轉,你們一定、一定要不停練習,」他這樣苦口婆心地告訴這三位年輕人。
28歲時瞞著家人,到中國青年服務社矯正口吃的張金煌,師承何西哲老師。曾擔任台北國王大飯店總經理,本身也是口吃者的何西哲,早在民國58年就出版《口吃矯正法》一書,受教的學生有數千人之譜。目前已80高齡的他,不久前還邀張金煌與口吃畢業生分享矯正經驗,張金煌上台演講那天,何西哲仍不忘提醒他「講話不要急、不要快。」

**避免復發,持續練習

**
口吃者要能面對眾人演講,必須經過非常漫長的練習。現在,每天騎著機車上班的途中,就是張金煌的練習時光。在安全帽的狹小空間中,張金煌總是不斷不斷、一字字慢慢地唸著「我姓張,名金煌,台北市人……」,連走在路上都不顧他人眼光,自稱常「像神經病」般嘴巴唸唸有詞的張金煌說,「不要怕丟臉,其實沒有多少人會注意自己的,」他自己如此,也如此鼓勵眼前的3位年輕人。
為什麼他能每日堅持,不間斷地練習?「即使經過矯正,若不持續練習,口吃仍有可能復發,」曾歷經復發之苦的張金煌說,學成後曾有一年時間疏於練習,沒想到在兩三個禮拜內,就退步成以前的習慣,甚至口吃得更嚴重,那時張金煌才驚覺,老師千叮萬囑「要持續練習」真的有必要。為了口吃再度復發,直到今天,每日的呼吸與發音練習,仍是張金煌的必做功課。
「怕難,越做越難,不怕難,任何難關,都會打破……,」很短的文章,張金煌也都拆成短句,一字一句練習,他靦腆地笑著說,「我現在把口吃當成朋友,也一直在尋找使口吃不再復發的方法,」雖然目前一直都沒找到,但可確定的是,不論走在何處,為了克服口吃,他會一直練習下去。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