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發中心,構築下一個黃金10年?

2002.09.01 by
數位時代
研發中心,構築下一個黃金10年?
巴黎香榭大道,香檳氣泡與彩帶準備迎接勝利。擁擠的人群,並非等待搶購香奈兒新品,「來了!」西班牙自由車選手貝洛基(Joseba Beloki)...

巴黎香榭大道,香檳氣泡與彩帶準備迎接勝利。擁擠的人群,並非等待搶購香奈兒新品,「來了!」西班牙自由車選手貝洛基(Joseba Beloki)全力向凱旋門衝刺,如雷的掌聲響起,貝洛基所屬的西班牙昂斯(ONCE)車隊,拿下今年自由車界最重要的環法自由車賽團體組冠軍。
車隊成員親吻獎盃的同時,台中大甲生產捷安特自行車的巨大機械內,也洋溢著一片歡欣。
西班牙車隊奪冠的TCR GOLD車型,正是由巨大所研發。
1972年創立的巨大,當年也是以OEM代工模式起家,為國外大廠生產簡單廉價的鋼架、十段變速腳踏車,直到1986年,巨大決定發展品牌的同時,也決心投入研發的工作。巨大創辦人也是董事長劉金標與總經理羅祥安,在許多場合都不斷提到,「巨大從不陶醉於ODM的既得利益,也不耽於OEM的簡單易做」。
現在,擁有3大研發發中心規模的巨大,每一個動作,都成為全球高級自行車界發展動向的指標。例如TCR這款車型,以先進的碳纖維複合材料製成,車重僅有6.5公斤,不論是吸震盪力與操控性,都具有水準,巨大已站穩自行車界領先的地位。

**韓國以研發增加創新實力

**
巨大的經驗,正是現在台灣各產業想要突破瓶頸的心情,資訊產業尤其擔憂。「如果我們再不趕快大規模投入研發,台灣資訊業的競爭力就會消失,」宏碁集團董事長施振榮焦急地說。
韓國產業的崛起,給了台灣業者不小的壓力,而韓國的成長關鍵,正來自研發實力的提升。
8月份在台灣所舉辦的,亞太地區產業科技創新競爭與區位優勢分析國際研討會,南韓人文與社會研究委員會主席兼執行長金仁秀,在會中表示,截至目前為止,韓國製品中,有81項在全球市場佔有率為第一,有58項技術被引用為全球化標準,成果正來自於近5年來企業研發機構的激增。
另外,韓國政府也投入大量研發經費,從1990年佔GDP比重的1.88%,成長至現在的2.96%。在政策強力帶動下,韓國近兩年新增近2萬家新科技企業,總計投入的研發資金,前年達15億9千萬美元、去年達22億9千萬美元,經過韓國科技產業的磨合,逐年轉化為創新實力,大幅提升韓國企業在全球科技的關鍵地位。

**技術貿易逆差問題嚴重

**
台灣並不是沒有能力,也不是沒有反應。
台灣經濟院院長吳榮義在同一場研討會中所發表的研究便指出,台灣近年來在專利件數或密集度上,都有不錯的成績,但從授權金與權利金收支比表現,台灣存在的嚴重的技術貿易逆差問題。
吳榮義說,台灣專利並未發揮經濟效益,關鍵在於台灣只有在R&D的「D」能力具有優勢,而「D」的報酬,很多是附加價值不高的製造與代工;至於附加價值較高的「R」部份,台灣還必須加強。
行政院提出「挑戰2008—國家發展重點計畫」裡,就有一項「國際創新研發基地」的構想,強調研發支出將自目前的佔GDP2%提升至3%的水準,配合大學國際化,以促進產業的知識化與科技化。
「構想很好,可是政府的腳步,往往配合不上產業的需求,」施振榮評論。
8月初,宏碁位在龍潭的渴望研究園落成開幕,終於疏解了壓在施振榮心頭多年的懸念。
開幕當天,廣達董事長林百里也特意出席,頻頻向施振榮及其夫人葉紫華交換意見,「投入研發真的是一個大工程,大家一起加油了,」林百里握著施振榮的手,英雄惺惺相惜。

**自研發中重生

**
就在去年,廣達電腦宣布,將在林口總部大門正前方1萬多坪的土地上,設立「廣達研究所」,林百里豪氣地說,「廣達要徵求1000名工程師。」
設立研發中心的風潮,自國外延燒至台灣。
全球硬碟龍頭希捷科技,耗資3000萬美金的研發中心,8月底在美國匹茲堡正式啟用,140名職員中,超過8成具有博士學位,未來以開發先端儲存技術為目標。
希捷資深副總兼研究中心總裁奎德(Mark H. Kryder)表示,成立20多年的希捷,過去做的只是發展產品,並不重視研發的工作,直到1997年,公司大幅虧損,執行長魯克索(Stephen J. Luczo),痛下決心,要在產品週期越來越短、利潤越來越薄的硬碟機行業生存,「唯一的方法就是,透過研發讓自己變成產業的領導者。」
自此之後,希捷每年花費約6億5000萬美金進行產品及先進技術研發,成果的確讓人滿意,目前希捷是儲存設備商EMC、微軟Xbox遊戲機硬碟的主要供應商。
同樣的情形也在台灣上演,景氣不好加深業者危機感。
雖然去年營收創下新高,並成為台灣民營製造業龍頭,鴻海董事長郭台銘也感嘆生意不好做,今年初郭台銘宣布「製造的鴻海」將轉型成為「科技的鴻海」。
鴻海除了已有一組團隊開始與日本新力進行下一代遊戲機PS 3的開發,也與大陸清華大學共同在深圳設立一所IE學院,繼兩年前在日本設立基礎研究開發中心後,再於美國西岸成立相同性質的研發單位,研發發總部則留在台灣,每年並提撥營收的3%作為研發經費。
「當你能幫客戶做的事情越多,客戶就越離不開你,」郭台銘說,投入研發一方面是在製造上已累積一定技術,另一方面,具有研發能力,可以更早參與客戶的先期開發,有助於強化合作關係。
「景氣不好是個關鍵,」研華電腦協理林啟仁說,以前景氣好,內部光是應付接單就來不及,加上台灣投資人看企業發展,習慣用有沒有創營新高的角度,所以很難有機會去思考,「以前比的是快速收割的技術,現在要學習播種能力。」
做為國內第1大、全球第2大工業電腦供應商的研華,也在去年設立研發中心,規模不大,以台灣為例,目前進行的項目不超過10個,人員也才幾十位,身為研發中心主持人的林啟仁表示,從人才管理到計劃管理,到成果如何跟市場端配合,這些相關的機制,沒有前例可循,「我們還在摸石子過河。」

**研發要由市場端驅動

**
的確,研發中心與過去研發部門最大的不同點,就在於部門所做的是直接應付市場客戶的需求,時程不超過1年,但現在業者所投入的研發,目標多放在2~5年後的可能需求。在市場不確定的情況下,如何取得研究跟市場間的平衡,而且能保持企業運作的效率,的確考驗著企業主的智慧。
目前被視為研發運作標竿的IBM,在80年代晚期到90年代初期,就發生過這樣的情況,研發單位做了很多有趣的研究,但無法對企業發揮最好的效益,龐大的投資金額,更造成企業營運上的負擔直到1993年葛斯納上任,大幅刪減計劃項目,並要求研發人員必須一起站到市場最前線,以確定研究項目的確具有實用的未來性。
IBM華生研究中心運算系統資深經理帕奈克(Pratap Pattnaik),以他手中正在進行的企業資訊流量管理計劃為例,團隊研究成員,每週會固定拜訪IBM重要的企業用戶,就在他向訪客簡報的同時,有幾位成員在一旁準備出發拜訪客戶。
「研發不應該只是技術的提升,而是從內部管理到外部行銷全方位的規劃,」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董事長劉兆玄指出。
劉兆玄曾任清華大學校長、國科會主委、行政院副院長,也是玉山科技協會理事,由於產官學經驗豐富,近來時常應邀演講談研發的主題。
劉兆玄觀察,台灣產業普遍對於研發的定義有些狹隘,「資金、人才、還有情報的收集,這些條件的集合,才能正確地決定技術方向。」他建議,研發工作不只是幾家大企業的投資,而是整體產業的升級。

**傳統產業的研發大軍早已出發

**
在資訊產業也許還看不到明顯的例子,但在許多被視為傳統的產業裡,卻有企業已經找到自己的路,而且成效頗佳。
例如,巨大透過贊助車隊的方式,尋找研發的靈感,在開發TCR這款車時,西班牙車隊就是最好的顧問;另外像裕隆汽車、中興保全、金車企業,都是從市場而非單純技術的角度,思考研發的方向。
裕隆汽車是其中典型的例子,一改技術主導,裕隆從行銷端發動研發的方向,而這個模式,是裕隆摸索近20年的才得來的經驗。
「現在資訊業所面臨的壓力,就是10年前我們的痛苦,」負責裕隆亞洲技術中心的協理李俊忠說,早期的裕隆也是抱著全技術自主的想法,矢命要為中國人的汽車裝上輪子,「我們的確在技術上做到了,但在市場上,我們並沒有成功,」李俊忠表示,直到Cefiro的推出,才徹底翻轉了裕隆的思維。
「好研究成果一定是來自對市場的觀察,」李俊忠說,研究人員因為具有一定的專業知識,一般人很難挑戰,只要研究人員說不可能,所有事幾乎就沒有轉圜的空間,因此做研發的眼界如果不夠開,所做的事就只是象牙塔裡的學術,「企業不是要學術,而是要實際的利潤。」
台灣,並非沒有研發的能量,關鍵在於做與不做,而現在,大軍已經出發,期待征戰勝利的號角再次響起。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