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六年級女生的中國經驗

2002.08.01 by
數位時代
兩個六年級女生的中國經驗
林吟紅(威盛電子大中國市場行銷經理) 每天花一個多小時搭公車,和當地人用同樣的高度看世界 安靜的辦公區一角,堆放著幾只大紙箱,旁邊還散落...

林吟紅(威盛電子大中國市場行銷經理)
每天花一個多小時搭公車,和當地人用同樣的高度看世界

安靜的辦公區一角,堆放著幾只大紙箱,旁邊還散落著幾張海報、宣傳單,「這是剛從『北京高新技術展』拆運回來的東西,還來不及收拾,就被你們看到了,」威盛電子大中國區市場行銷經理林吟紅笑著說,「你們應該去看過展,感覺怎麼樣?」果然是三句話不離本行。
走進威盛位在北京上地信息基地的總部,展示間裡大紅「中國芯」的書法字樣,透露著威盛對這塊市場的強烈企圖,而林吟紅跟她的團隊們,正是讓中國芯紅遍中國的幕後黑手。
年紀不過28歲,林吟紅已經掛著中國市場行銷經理的頭銜,舉凡行銷活動、媒體關係、市場策略的策劃到執行,全是林吟紅的業務範圍,「中國大江南北雖不至於全部跑遍,但真的是深入民間,」從早期的校園演唱會、校園IC之旅演講、到「教我電腦DIY」,以及響應北京申奧的威盛雕塑比賽,都是林吟紅與團隊的得意之作。

**嫁中國老公,做北京媳婦

**
非理工科系出身的她,對於IC 之旅活動印象特別深刻,「叫我一個非理工科的人,跟清華大學的理工高材生講什麼是IC,妳說壓力大不大?」為了這個活動,她抱著快跟身高差不多的資料猛K了好一陣子,沒事就跑到工程師旁邊,叫他們仔細講解,「念書的時候都沒這麼認真。」
到了演講的那一天,一上台,看見台下近千人的聽眾,「真的覺得有點腿軟,」林吟紅說,等到她講出第一句話,台下投以專注的表情,心情才篤定了下來,「經過了那一場演講,我的膽子就大了很多,」林吟紅仍以一貫地笑容說,「只要願意努力,沒有什麼做不到的事。」
到中國,正是林吟紅一直以來的夢想。
當年,不過才高一小女生的她,就被父母送出國當小留學生,在賓州大學修讀國際關係的時期發現,過去她以為熟悉的中國,其實是那麼地陌生,也在那個時期,她看到開始起飛的中國,「但那時大家對中國的看法,偏見遠多於正面,所以我決定要親自到中國看一看。」正好當時賓州大學與哈佛大學有個合作交流計畫,而哈佛大學又有個暑期中國訪問團,就這麼因緣際會之下,林吟紅在1996去了南京,「雖然整體社會是有些落後,但太多未知的可能性讓我覺得興奮。」
這一去,更讓她堅定未來要到中國發展的想法,連嫁人,都恰巧選到了中國老公,成了道地的北京媳婦。
「到中國發展父母已經不是太贊成,成為北京媳婦,更是他們大出他們意料之外,」談到這一段兩岸聯姻,林吟紅說,他與先生是美國大學時期的同學,兩人從生活到思想,都是美式作風,但敏感的兩岸關係,使得政治立場堅定的父母,難以接受這樁婚事,直到今年3月兩人才辦理結婚,「其實他們沒說出來的是,心疼我一個人在異地生活。」
不過,對於從高中就在國外求學的林吟紅而言,國籍不是問題,這不過是另一個生活經驗的開始。

**在中國必須比誰都有自信

**
雖然有個北京老公,但融入中國這件事,還是讓林吟紅花了不少時間適應,和大多數人一樣,文化認知的落差,是她還在學習的地方,「剛來的時候,我真得聽不太懂北京話,」為了讓自己更快適應這個社會,除了沒事就跟公公婆婆聊天,一有空閒就跑到傳統北京人活動的地方,就連上班,也捨棄一般台幹包計程車的方式,每天花一個多小時搭公車,「這樣才能跟當地人以一樣的高度看事情,」林吟紅說,很多人到中國,總會以一種高姿態來看當地社會,但她的小留學生生涯,讓她清楚知道,這樣是危險的。
然而,在適應的過程中,林吟紅也不是沒有挫折。
她還記得去年北京下了一場大雪,所有的交通工具全部癱瘓,在大雪裡,她走到腳全部凍傷,就在準備拿出電話向男友求救時,旁邊一個人影竄出,將她的手機搶走,「我那時候真的有種欲哭無淚、求救無門的無奈感。」
身為威盛在中國的唯4台籍幹部,又是女性的身分,林吟紅比較兩岸女性的差異,「台灣的女生比較溫柔,可是到了中國,you must be tough here。」她說,強硬不是高壓不講理,而是要展現自己的自信。
「有時候我也在想,到底是我們的團隊好,還是我真的有能力,」林吟紅說,在中國工作,沒有經驗可遵循,但一旦做好了一件事,自然就別人多了一分競爭力,「很多事必須自己判斷自己扛,人當然會快速成長。」午後陽光照耀下,林吟紅甜甜的笑容,正說明她的中國經驗。

張怡青(趨勢科技亞太區行銷經理)
到中國的心情,就像朋友到台北求發展的境遇

到中國工作這件事,雖不在張怡青原來的生涯規畫,卻也顯得那麼理所當然。
「因為只有我有中國經驗,」張怡青笑著說,不過是之前為了在中國出版《@趨勢》這本書,跟中國方面接觸過,「結果我就變成公司內極少數有經驗的人。」

當趨勢全球行銷總監陳怡蓁詢問外派意願時,雖然有過國外求學的經驗,張怡青不否認她還是有過掙扎,「求學有個明確的終點,可是外派也許就是一生的事,」她說,不只擔心生活不適應,也擔心原來的connection會斷掉,「也許是因為我是台北人的關係,可是後來跟一些家在中南部,現在在台北工作的朋友聊起來,發現『去中國』的心情,很像朋友『去台北』的境遇,原來的擔憂就變得簡單許多。」她決定接受這個挑戰。

**打拼的孤寂感,一切就只有自己

**
自2000年起,張怡青開始了台幹在中國的生活。
趨勢在北京與上海各有一個營運據點,兩邊與行銷相關的事務,全由張怡青與其他3位本地女生負責,光是8月份,就有3場上百人的活動,而第3季趨勢在中國的活動數量更高達120場,工作繁忙的程度,可想而知。
不過,不同於許多台幹落地生根的想法,對張怡青來說,台北與北京的距離,如同台北與高雄,週一至週五在北京上班,一到週末,就回到台北,她笑說,「我是個怕孤單的人。」
因為怕孤單、怕鬼,張怡青過去兩年都住在公司附近的酒店,近來才租了一間公寓安定下來,平日有空,就自己一人跑去逛秀水街,她不諱言台幹在中國打拼的孤寂感,她說,台灣幹部的責任就是確實執行工作任務,管理公司營運事宜,每天都忙到很晚,加上北京地方大,每個人下班後只想快快回去休息,「跟同事的交情也不錯,可是心裡清楚知道,一切就只有自己。」
親人及男友都在台北的她,每月光是電話就花費不少,但數目究竟多少,張怡青堅持不肯透露,「人家會以為我很長舌啦!」在三里屯的酒館裡,張怡青頻頻勸說大家到中國工作,「這樣才有伴嘛。」
雖然有些孤單,但一個人的生活,其實也不算太壞,因為工作給了張怡青很大的成就感。

**一個人的精彩

**
張怡青曾成功地安排張明正,上了中國最熱門商業性談話節目《對話》,這是該節目第一次邀請出身台灣的企業家,節目播出後,原本在中國知名度不高的張明正與趨勢科技,聲勢一下上漲不少,連陳怡蓁都說,參加《對話》節目,是趨勢在中國發展的重要一擊。
問到此事,張怡青雖笑著說,「在中國發展生存,當然得有兩下子,」但她也指出,關鍵還是在於究竟想要行銷什麼,「很多人都會給你建議,所以要保持頭腦清楚。」
比較過去的行銷經驗,張怡青說,在中國,不是有理就講得通,像趨勢今年在中國的百萬軟體競賽,最後進入決賽的隊伍,多是來自清大,就引來其他參賽對伍的質疑,「所以一定要比對方態度更堅定,」張怡青說,在中國做行銷,每一個動作都是一場硬仗,「原則一旦打破,後面的麻煩就收拾不完。」
來到中國2年多,她對於彼此文化認知的差異,深有感觸。
她記得有次辦展會,為了體恤負責佈置場地的廠商每次都要熬夜,特地協調飯店將佈置時間提前至前一天中午開始,讓大家可以提早回家休息,結果張怡青在晚餐時間去關心進度時,居然什麼都沒做,工人不是在一旁睡覺,就是圍著聊天,她詢問領班,對方居然回答,反正時間還多著,幹嘛這麼急。
要不要繼續在中國發展?「已經付出了那麼多,吃了那麼多苦頭,現在好不容易有一些成果,為什麼要放棄?」張怡青反問。
可以溫柔,也可以堅強,張怡青的經歷,正書寫著數位時代的女性風貌。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