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教室像線上遊戲一樣

2002.07.15 by
數位時代
假如教室像線上遊戲一樣
先不說政治,來討論影響更長遠的教育。 台灣今天基本上已是一個「去威權化」的社會,社會上沒有威權化人物,政治上沒有威權化強人,家庭裡似乎也沒...

先不說政治,來討論影響更長遠的教育。
台灣今天基本上已是一個「去威權化」的社會,社會上沒有威權化人物,政治上沒有威權化強人,家庭裡似乎也沒有威權化「家父長」。
但是,如果我們仔細想一想,台灣恐怕還餘留著威權的最後一塊領域──學校,或者更明確具體地說,教室。
台灣學校教室裡的師生互動,大體尚未超越長幼、尊卑的垂直權力距離觀念。雖然部份教室裡也有討論的形式,但基本上未脫離單向教導,「既定知識」單向流通的本質。
能孕育豐饒創新的組織平台,氣質上是「去中央化」、「去指揮化」、和「去垂直權力距離化」,基本上是強調水平相互調整、相互協作的。這個原則,大到一個國家創新體系、產業群聚(聚落),小到一個學門/領域或一家個體企業組織,均可以得到實證觀察的驗證。
照這個創新平台原則,台灣在當前全球華人社區裡,可說有最佳的先天氣質從事創造性活動。在台灣,曾經上至首相,下至引車賣漿者流,都可以在電視上、報紙上公開批評元首,這在新加坡、香港、更不要說中國大陸,都是難以想像的。
台灣最後一關創新組織平台氛圍的改造,是在教室裡。這一關不突破,「創新的台灣」就會延遲浮現。

**單機遊戲的既定腳本

**
台灣的教室內師生互動最好不要再維持當前像「單機遊戲」的模式,劇情發展沿著既定腳本前進,如果有學員想離線探索,就會被打回來……
教育是未來生活的準備。如果我們未來要有能在家庭生活、社會生活與職業生活各領域能創新的國民,在他們的學校教養階段,就要讓大家學習平階互動,橫向協作的技能。教室內的師生互動最好像「線上遊戲」模式,劇情發展是師生互動的結果。如果成員有新的構想,也可以很快地整合到腳本中。新的領域、新的範疇的開拓在平階協作氛圍中是被鼓勵的。
政治大學科技管理研究所有很好的條件去操作「線上遊戲」型教育平台。
這個所一般碩士生不計,EMBA及碩士後班共有150位學員,其中有博士13位,碩士56位。學員中除了常見的董事長、總經理外,更有國立大學教授系主任、副教授、教學醫院科主任、醫院院長……。
換言之,在這個所裡,教授、博士不一定站在黑板前,更可能是坐在教室的位子上。這個所,不論老師或是學員,肯定非要練出一套不同的教與學技能不可!!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