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股東與高配股員工

2002.07.01 by
數位時代
小股東與高配股員工
台灣投資人應該已經學到這一課,過去兩、三個月,台灣股市表現欲振乏力,除和全球經濟前景始終曖昧不明有關之外,由高價股員工配股過於優渥引爆的爭議...

台灣投資人應該已經學到這一課,過去兩、三個月,台灣股市表現欲振乏力,除和全球經濟前景始終曖昧不明有關之外,由高價股員工配股過於優渥引爆的爭議,也讓投資人對台灣股市望之卻步,原本在過去兩年「苦日子」裡,大部份的公司都沒多少錢可以發放股利或股利。但是就在一片捉襟見肘 ,共體時艱的聲浪中,某些上市企業的員工分紅配股卻到了令人垂涎艷羨的地步。
矛頭首先指向高價股,尤其是IC設計的新秀聯發科和成名已久主機板霸主華碩,聯發刻以不願稀釋股本為理由,只寥寥發了4元股利和4元現金犒賞股東,卻讓員工平均每人享有3000萬的股票,諷刺的是,之後股票拼命下跌,員工的配股就在短短一個月中蒸發了一千多萬,華碩的情況也很類似。

**大股東的可乘之機

**
投資人在怒聲載道的同時,恐怕無法冷靜思考。其實台灣公司敢於這樣一味蠻幹,在於台灣稅法規定員工股票紅利,以面額課稅,同時因股票增值所獲得「資本利得」,在台灣也是免稅。以一個拿到3000萬元股票的聯發科員工來說,他所需要繳納的稅金,不超過5萬元,在這種畸形稅制下,公司當然樂於慷股東之慨,送給員工豐厚的大禮。
姑且不論誰是始作蛹者,投資人本來早就有機會預防這種「公司造福員工壓榨股東」的事情發生,這10年來,每當課徵「證券交易所得稅」的提議出爐時,馬上遭到投資人強烈反對。結局卻是為省下自己一些蠅頭小稅,卻讓大股東有可乘之機壓榨投資人。今天投資人指著公司臭罵時,恐怕也罵到了自己。試想,如果投資人當初不反對證所稅,今天聯發科的投資人拿到3000萬股票,就得要付出1200萬的稅金時,公司還會一味蠻幹,大送股票給員工嗎?
在資本主義的機制中,「股東」,是應該分享公司成長最重要族群,絕不是員工,因為投資人付出資本,承擔風險,希望得到報酬,而員工已經憑藉勞力獲得薪水,要拿到相當於股票的報酬,應該是掏腰包自己買, 成為盈虧自負的股東。但在台灣高科技業長期溺愛員工的情況下,台灣員工已經對每年年底的「股票股利」有了過高的期待,也誤以為員工配股是天經地義的事。
台灣的股票分紅,和歐美國家的股票認股權需要員工拿錢出來購買的作法,大相逕庭,可以說是已經莫名其妙給了員工太多東西,再加上稅制的重大缺失,讓員工配股成為員工收入的主要來源。也把損益表上的成本,乾坤挪移到資產負債表上,顯示了不正確的獲利。也因此台積電等企業發行ADR時,往往依美國會計制度來看,獲利是一塌糊塗的紅字。但是台灣上市企業,長期以來藉由員工配股,籠絡了員工,犧牲了小股東,但是由於大股東本身通常也是經營團隊,也達成了自肥的目的。
課徵「證券交易所得稅」,恐怕是短期內最有效解決小股東被員工配股稀釋的方法,現在端看投資人,願不願意犧牲蠅頭小稅,來杜絕更巨大的利益流失。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