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信仰,可以堅持一直走下去」

2002.06.01 by
數位時代
「有信仰,可以堅持一直走下去」
有一段時間,我覺得夢想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那段時間,我經歷了人生很低潮的歲月。甚至懷疑過人生是不是一場騙局。好像從小的時候,接受過各種教育都...

有一段時間,我覺得夢想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那段時間,我經歷了人生很低潮的歲月。甚至懷疑過人生是不是一場騙局。好像從小的時候,接受過各種教育都說努力必將有成,當時卻覺得事情好像不是這樣子。
4年前,我離開電視台,親戚朋友投錢給我,成立第一家網路公司,但是那家網路公司做了一年就關了,當時很沮喪。後來就回到傳播圈拍戲。直到1999年,因為戲拍得不是很順利,才會去做卡通「阿貴」。一開始,我們想的並不是做一個網站,而是用flash做卡通很便宜。
所以,我們叫傳播公司,到99年底,網路剛好很熱,把卡通放到網路上,反應也很好。當時,根本不敢談網路,當我的股東說我們是網路公司時,我還一直講:「不是不是,我們是傳播公司。」深怕他胡思亂想。在他不斷要求下,我們才把春水堂傳播股份有限公司,改為春水堂科技娛樂股份有限公司。

**網路實現電影夢

**
這一改不得了,我們募到款了,「阿貴」才有可能發展到現在,從「阿貴」我也逐步完成自己拍電影的夢想。
拍電影的事情,是我長久以來的夢想。剛上台北的時候,白天在泡棉工廠打工,晚上在念職業學校,當時一個月薪水是900元,扣掉600元房租,每個月剩下300元,都拿去看電影,到了禮拜天沒錢吃飯,還到工廠裡去搭伙。
職業學校畢業以後,考上文化戲劇。念大學的時候,也得了很多金穗獎,但是台灣的電影卻是一路掉下來。我自己本身一直很希望拍商業電影,卻沒有機會,沒想到阿貴起來,我就透過網路這個媒體,去完成我的夢想。
想當導演是很早很早就開始了,一路過來,都沒有什麼改變。有春水堂以後,我在想說要創造一個可以拍電影的環境,讓很多有導演夢想的人,擁有表達的空間,而不只自己去導一部戲,一方面我也不允許自己去導一部戲。
我記得在大學的時候,每年國片還有兩、三百部在開拍,當我念完大學每年只剩下一百多部。現在每年就要靠輔導金,拍個十幾部片。國片基本上沒有市場,在這個過程裡面,我不是沒有拍電影的機會,我是有一些機會可以拍藝術電影,但是我不想做藝術電影。

**拍片就希望能賺錢

**
我不想像很多年輕人,離開學校的時候對電影很狂熱,把一部片子拍完,然後去開計程車、拉保險,等下一部片子。我希望我可以去拍片,可以賺到很多錢,很多人看,大家都可以在這個產業裡面安身立命。
這樣子才會專業,我們國片不行,因為不專業,都是年輕人在生疏的條件下來做。所以,國片一直沒有辦法進入工業化經營。後來電影主流被香港接過去了,因為香港電影比較早去資本化,香港電影有那個財務和會計觀念,來控管一個創意執行和市場回收的機制。台灣還是在做藝術電影的領域,所以我們的片子才會拍的那麼少。
春水堂接下來會大量開拍網路電影和數位電影。春水堂很多動畫創意人員,都是學校剛畢業就進春水堂,3個月訓練他們就是動畫導演,豐富阿貴裡邊所有角色。所以我很早就已經不想故事了,都是他們在想。我們提供一個平台,讓年輕人可以成為動畫導演,未來成為網路電影導演。
這些年輕人在創意方面,其實是很有潛力的。尤其,在我跟大陸、跟日本接觸以後,我覺得台灣新一代年輕人的創意跟靈活度,是不用擔心,這方面在國際的舞台上,有很好的競爭優勢。創意是多元價值下成長的年輕人,與生俱來的優勢。
但唯一的弱勢,是我們的年輕人需要勤快一點,對於與逆境奮戰的毅力,以及面對挑戰的決心和韌性,跟大陸年輕人比起來是不足的。透過學習,韌性是可以培養的。

**本土做到好就能文化輸出

**
我們常說網際網路是一個地球村。在地球村的年代裡,就是所有人都在同一個舞台演出,面對同樣、所有的觀眾。比較重要的一點,在地球村同一個舞台概念裡邊,一定要有自己的角色。
我們的模式,是以知識經營的方式去經營娛樂產業,以創意經營發展最高價值的內容,去發展在地球村的角色。舉個例子,「阿貴」要辦增資的時候,大家質疑我們做這個台灣式幽默,講的台語俚語,怎麼去國際化?
當時網路公司的商業模式,所有人想的都是全世界的商業模式,或者是大華人,如果是本土,一點機會都沒有。這個問題給我一個刺激,我曾經想過這個問題,最大的市場在哪裡,當然是在美國,要不就是日本,以及未來的中國。
可是我知道,我做得再好,也不可能做美國電影,去跟美國人競爭。我做再好的日本卡通,也沒有辦法跟日本的產業競爭。因為我們不了解他們的文化,所以我只能做「阿貴」。
看起來滿悲哀的,但是,說穿了也很簡單。我們現在整天在看美國、日本的卡通,其實那不是為台灣人做的,但是大家還是看得那麼快樂,所以本土或者是台灣有沒有機會?我認為絕對有機會,做台灣的特色,把本土做到好,做好之後就有跨國的能力,那就叫做文化輸出。
這些都是多元價值社會下的產物,也就是知識經濟的創意結果。

**花最少錢,不做無理性的擴大

**
阿貴現階段的成功,是因為知識經濟,因為網路。網路熱的時候,大家看到很多很多的機會,但我看到的是很多很多的危機。
美國從越戰得到教訓,他們現在打仗都會想到如何撤退,這非常重要。就是說,規劃一個東西時,必須考量到最壞的狀況,要做如何轉變,一定要想好下一步。
今天如果你是一個人,你可以隨性一點,怎麼過都行,好也會過,壞也會過,人生本來就會有起伏。但如果經營一個企業,後面承載著很多人的生活,所以你絕對要有替代方案,因為關係到的不只自己,要有接受好的處境的條件,但是也要有接受壞的心理準備。
在很早的時候,我就在想春水堂在泡沫化以後,它要做成什麼。這個觀念使我們沒有花很多錢,去裝修去做門面,我用最少的錢成立公司,沒有做無理性的擴大。
我常回頭思索這些做法,如果當時我們把自己設定為網路公司,一心只想著我們要增加多少頻寬、多少人,結果會是什麼?現金就是鮮血,不管現在有多年少、強壯,也不管你現在可以跑多快,假使血流光了,多強壯的軀體都要倒下來。
現金管理的觀念很重要,這一點是讓春水堂一路走過來戰戰兢兢,一路走過來我們隨時都在整理這一點。
簡單說來,我們有夢想成為東方迪士尼,但是築夢踏實。

張榮貴小檔案
年齡:1957年生
學歷:文化大學戲劇系
經歷:2000擔任春水堂科技娛樂公司所推出的世界第一部網路電「175度色盲」導演統籌。
1999成立動畫卡通網站--阿貴網站
1997組網際網路公司--"座頭鯨"
1996擔任華衛綜合台總監。
1995擔任學者電影台台長
1987成立「影像工作坊」。
1983任職"週末派"節目的導演。
1982進入電視傳播圈工作,為首位電視專業導演。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