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業中國熱退燒?

2001.09.01 by
數位時代
科技業中國熱退燒?
全球資訊產業向中國靠攏的情勢愈來愈明朗。戴爾電腦(Dell)暗示,未來不在中國設立生產基地的協力夥伴,將影響雙方日後合作關係,日本筆記型電腦...

全球資訊產業向中國靠攏的情勢愈來愈明朗。戴爾電腦(Dell)暗示,未來不在中國設立生產基地的協力夥伴,將影響雙方日後合作關係,日本筆記型電腦領導廠商東芝,也表明擴大在中國的投資規模。中國政府預估,2001年中國資訊產業總產值將達到1.3兆人民幣。
中國魅力,讓全球三大資訊展主辦單位之一德國漢諾威展覽公司,決定落腳上海,舉辦首屆CeBIT Asia亞洲信息技術展覽會。漢諾威展覽公司董事藍吉(Hubert H. Lange)開幕時表示,展覽目的不僅是看重中國未來經濟實力,同時也為亞洲周邊國家開啟商業聯繫之門。由於漢諾威的品牌,加上上海做為中國資訊製造業的帶頭地位,使得這項展覽備受各方關注。
8月8日上午,上海仍未脫離數十年來少見暴雨的侵擾,CeBIT Asia就在這樣的氣氛中開幕,展覽以「體會未來、開啟通往無限商機之門」為主題,規劃出涵蓋資訊技術、網路系統、消費電子產品、電子商務、軟體、辦公室自動化與電訊相關產業,三層樓近1萬1仟坪的光大會展中心裡,有來自23個國家521家廠商參展。
廠商數字看起來龐大,但比起主辦單位原先公布的869家硬是少了近一半,數量也遠不及臺北國際電腦展(Computex Taipei)。
各參展國中,德國有41家、香港34家、英國32家、另外中國則有117家,台灣是最大參展國,參展數為176家,而且以中小型業者居多,比較大的廠商就只有大眾電腦集團旗下的國眾、威盛、矽統、神達、錸德及中環,幾個在中國相當積極建立品牌知名度的大廠如宏碁、明碁、華碩,都不見蹤影。
台灣知名大廠數量不多,但仍有當地最大電腦公司聯想電腦、最大家電業者海爾轉投資的Haier CCT(青島)通信,以及韓國三星(Samsung)、德國西門子(Simens)、美國佳能(Canon)等廠商全力演出。「數位化生活」是這次展覽的重點,三星展出各類顯示器、日本松下則以DVD錄放機、MP3等宣示數位網路世界的形象,而愛普生(Epson)則展出能自己製作照片的印表機等,因此仍吸引不少媒體及中國本地民眾前往了解科技新動態,並視CeBIT Asia為中國水平檔次最高的展覽。
但飄洋過海到了中國,CeBIT有些水土不服的現象。

**參展效益有待考驗

**
相較於德國漢諾威工業展的尖端產品,CeBIT Asia少有惹眼新品,反而是實用性電子品相互一爭長短,展出的產品雖符合中國市場現況,但CeBIT Asia並沒有開放現場購買的機會,很難滿足業者擁抱廣大消費者的期望,若要訴求專業買家,也沒有營造出洽談生意的環境,業者在展覽主題訴求不明確的局面下,頗有使不上力之感。
台灣第一大工業電腦製造商研華電腦,展前一個多月才決定參展,但一位業務經理便表示,看熱鬧的上海民眾,遠遠超過看門道的專業人士,「發紀念品時人全都跑來,發產品目錄時全都跑開。」這位經理苦笑說。
走一趟展場台灣館區域,的確可以發現許多攤位的業務人員閒閒沒事做,也難怪多數廠商抱怨不斷,花了比漢諾威還高的價錢,卻沒有達到該有的成效。有廠商更明白表示,明年不會再來了。
對照之前漢諾威工業展的聲勢紀錄,這樣數字與表現似乎有些難堪,令人不免要問,中國需要怎麼樣的科技展?
以諾基亞為例,今年3月,諾基亞中國分公司曾浩浩蕩蕩組團前往德國,卻對自家門口的展覽沒有任何反應,諾基亞中國方面對外表示,漢諾威CeBIT的成功,不代表CeBIT Asia也能成功,它的品牌價值還有待考驗。諾基亞人員還指出,決定企業參與的關鍵不在於旗號有多大,或是有多少大牌企業,能否帶來會展承諾的專業客戶,帶動實際營收效應,才是重點。
諾基亞的回應,其實也正是多數資訊業者的心態,造成業者們並不看好CeBIT Asia,至少是有一種等等看的心理。
威盛電子業務副總李聰結認為,相較於台北Computex展專業買家的定位訴求相當明確,也做出一定的口碑,CeBIT Asia展覽象徵意義可能大於實際的意義,「但台北必須趁機把規模弄得更大更專業。」李聰結強調。

**爭取亮相機會

**
雖然廠商普遍反應不佳,不過對一些著眼於行銷的廠商來說,參展仍有達到策略意義。像是威盛及矽統,展出動作都頗大,威盛定時舉辦有獎回答,而矽統的白紗小天使則滿場飛,散發宣傳品;此外兩者也相當積極安排媒體訪問,威盛亞太區行銷總監鄭永健在兩天之內就接觸了近50家媒體,矽統則另行安排了貴賓室,與媒體進行交流。
「我們在中國的策略是朝著消費者方向移動,因此必須積極掌握可建立形象的管道,這個展讓中國眾多媒體在同一時間聚焦。」矽統科技業務副總黃曾添才剛結束一家平面媒體的拍照,馬上又有省級電視媒體等著他訪問。
黃曾添表示,參展一方面可以拉近與代理通路間的關係,另一方面也可以達到教育市場的目的,因此CeBIT Asia整體水準雖有待加強,但做為上海第一次大規模資訊展,所帶動的新聞效應,還是值得投資。
台灣做為CeBIT Asia最大參展國,仔細觀察整體市場氣氛,台灣科技業者在中國的發展,已從剛碰觸時的所激發的電光石火,轉向文火細燉的模式,以更實質的製造生產關係及深耕式的品牌行銷策略,經營中國市場。
上市公司鴻運電子轉投資的網京科技,便在上海希爾頓酒店舉辦三場技術說明會,展示網京在資訊家電的整合能力,藉以強化與當地家電廠商的關係。鴻運電子董事長董鼎禾表示,目前科技業走向軟硬體整合的營運模式,台灣業者在這方面有很好的經驗,卻缺少市場的支援,而中國本地的業者,雖然在技術上不夠成熟,卻熟悉市場規則,對於缺少資金做行銷的中小型業者來說,相互合作反而是在中國的生存之道。
另一方面,面對消費者端的業者,則是以大量廣告方式加強品牌知名度。搭乘地鐵前往電腦賣場重鎮徐家匯區域,明碁顯示器、微星主機板的廣告看板隨處可見;電視上則不時可看到中國奧運體操選手劉璇為華碩代言的廣告。「先做中國化,品牌才有國際化的機會。」建弘證券上海首席代表胡世杰觀察,中國各地差異性太大,加上開放時間不長,沒有人有中國市場經驗,不論外商甚至本地業者,大家都在差不多的起跑點上,「這是台灣業者轉型的最後機會。」胡世杰認為,全產品概念愈清楚的廠商,在中國成功機會愈大。
今年6月台北國際電腦展中英特爾、超微、戴爾與康柏等大廠均積極參與,攤位數較去年擴大,對岸的追趕,的確是不爭的事實,但台灣仍有其勝出之處,我們需要的是靜下心來重新檢視台灣的優勢,而不是亂了該有的方寸。
世界資訊業,我們台北見!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