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就目中無人,找獨家轟動的場子

2001.09.01 by
數位時代
從小就目中無人,找獨家轟動的場子
蔡康永,你可能會認為他是個名人,而名人憑著名氣會賺錢是應該的,但自稱對媒體「冷感」的蔡康永,似乎是個不怎麼努力經營自己的名人。 只主持TV...

蔡康永,你可能會認為他是個名人,而名人憑著名氣會賺錢是應該的,但自稱對媒體「冷感」的蔡康永,似乎是個不怎麼努力經營自己的名人。
只主持TVBS「真情指數」的他不是主持最多電視節目的主持人,也抗拒接很多電視節目,他不是書籍最暢銷的作家,也沒有努力拚命寫書的意志,為了躲避不想去的演講,他會開出天價希望對方知難而退,但這卻使得他獨樹一格。
懂得看清情況去「捨」,是由於自小家境就讓他無後顧之憂,但不代表他不了解錢的重要。靠著個人工作的報酬,蔡康永的確累積了以他的年紀多於平常人的財富,但為了打下一塊能自動賺錢的基地,蔡康永今年和候文詠還合組了網可可流通公司(OKE文化網站),從個人專業的一個工作者,擴大領域成為創業家。「有根據地,將來才能作更大的事,」蔡康永說。

**上海式的待客之道

**
也許並沒有汲汲營營,但倒是可以看出蔡康永經營,有一套「上海人的大氣」和「精神上的叛逆」結合的軌跡。
蔡康永從小受到上海人家庭教育影響,讓他在做電視訪問節目時大大受益。台灣的訪問主持人通常都非常多話,而且受到電視節目速食化的影響,主持人要在很短的時間裡,向受訪者「逼問」出想要的結果,「根本沒有機會讓受訪者好好說話,」蔡康永說,蔡康永很能掌握「待客之道」,這也是他的節目可以訪問到別的節目不能訪到的人的原因。
「我也從不追逐新聞人物,我覺得只要這個人有足夠的人生經驗,而他能說出來,訪問出來就是好節目,」蔡康永有他經營主持的一套想法。雖然和一般訪談節目不同調,得過金鐘獎的「真情指數」卻開發了訪談節目的新樂趣,收視率一直保持穩定,成為TVBS的招牌節目之一了。

**思考這件事
是不是非我不可

**
當初為了當導演拍電影,蔡康永大量曝光,搞了些知名度起來,雖然後來他認清「台灣沒有發展的條件」,卻使他得到許多機會,電視和廣播節目都找上了他,雖然電視廣播的報酬不少,但是蔡康永他堅持「我只做我想做和感興趣的事」,像是他第一個電視節目「翻書觸電王」的誕生,只是因為他覺得台灣的讀書節目都很沈悶,同時漫畫書也被不平等地對待,所以他就做了一個電視節目來「平反」。
這種「對非主流的熱情」延續到後來他的每項工作,除了「真情指數」之外,蔡康永去《GQ》雜誌當總編輯,是因為他覺得「台灣男人沒有像樣的樂趣」,現在作OKE(我可以)文化網站,除了建立「場子」外,是想「提供上進、健康、文化生活的全面追求」。
雖然蔡康永從小不缺錢,但他也不浪費,他對於錢是有「戰略觀點」的,他知道,有他在電視上的曝光,大家對於他的「場子」(公司)才有信賴感,場子起來了,他才有更大的空間去作自己最喜歡的事。
今年是蔡康永轉折的一年,他把過去的大半積蓄,一股腦兒地投入在新公司裡,還找了很有紀律的候文詠當夥伴,一同創業。
至於未來呢?「花一、兩年把OKE做好後,我計劃寫一本年輕版的長篇武俠小說,如果可能的話,我還是想拍電影,不過我會拍有趣的色情片或武俠片,因為台灣都沒有出現有意思的色情片或武俠片,這一定會有票房……」這,就是蔡康永。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