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圈中的曹興誠

2001.08.01 by
數位時代
暴風圈中的曹興誠
「我兒子在聯電,上班要穿兔子裝﹙指無塵衣﹚,不通風皮膚容易起疹子……,現在被裁員了,你在報導中寫這家公司有美國人投資,請問要怎樣幫我兒子寄履...

「我兒子在聯電,上班要穿兔子裝﹙指無塵衣﹚,不通風皮膚容易起疹子……,現在被裁員了,你在報導中寫這家公司有美國人投資,請問要怎樣幫我兒子寄履歷表?」
7月中旬,聯電公布裁員266名員工後,一位心焦的母親看著報紙上介紹新興科技公司的動態,主動打電話給媒體記者,詢問為兒子投遞履歷表的細節。曾經,她以兒子在全台灣最重要的半導體公司之一上班為榮,而如今,她必須為這個在「黑色星期五」一早接到資遣令的愛子尋找職場新路。
這位母親氣憤難平,原因不在於兒子一早上班就無預警地被通知走路,而是兒子當年同時應徵獲得台積電、華邦等公司錄取,卻因看好聯電前景而寧捨其它績優企業。如今,這位曾令工程師折服的企業主,卻在資遣員工後,再發布信指稱是因員工「沒有戰鬥力」而予以遣散。如此即使兒子再前往其它科技公司應徵,都會被貼上「在聯電考績不佳」的標籤。
一直到曹興誠在6月初回任聯電董事長前,熟悉聯電的半導體業者,都不相信聯電會「糟」到這個程度。雖然今年第二季兩大晶圓代工廠的產能利用率,都在損益平衡邊緣,但憑著張忠謀那句「看到春天的燕子」,依照往例,這群燕子應該澤被眾生,同時照拂二家公司。
事實卻不然。從聯電1995年轉型晶圓代工以來,這是第一次在景氣谷底翻轉時,未能與競爭對手台積電同步揚升。台積電自4月底釋出「燕子說」後,的確出現指標性客戶追加產能的事實。連原本虧損最大、產能利用率最低的美國廠WaferTech,都出現產能回春、虧損縮小的數字。
聯電的壞消息卻接連不斷。6月15日,聯電主動公布獲利警訊,指出第二季營業額將比前一季衰退35%,且獲利部份更可能出現虧損,產能利用率只有四成出頭。
整個7月,聯電員工心頭更是惶惶不安。裁員固然是台灣企業經營者極大的道德負擔,但8F廠計劃關廠、與日立合資的12吋廠Tricenti打算撤資、甚至外資法人已提出獲利可能為負數等壞消息,接連出現在報端。部份熟悉曹興誠個性者甚至猜測,這些「聯電很慘」的訊息釋放,可能都是曹興誠整套謀略的一小步棋。

**缺乏振奮人心的
大客戶訂單

**
事實上,曹興誠在今年6月4日董事會中回任董事長的動作,確屬具有「振衰起敝」性質的救援任務。自今年第二季起,聯電的各項營運數字,已然令高階主管們心頭不安。客戶訂單數量無法回籠,當然是業績不振的主因。但聯電第一季法人說明會中,就已揭露當季代工產品組合中,包括DRAM、SRAM及FLASH等記憶體產品比例,將近兩成。而記憶體價格的持續落底,使得聯電藉以維持產能利用率不墜的標準型記憶體,則因價格低於變動成本,而暫停下片。
雖然聯電從未承認晶圓廠以DRAM充填產能的傳言,但記憶體比重過高,的確是其產品組合上較競爭對手處於劣勢的原因之一。業界傳出,聯電第二季存貨過高,可能達數十億之譜,就是稍早記憶體持續投片的結果。至於各投資機構早已一致化的掃毒,指出聯電因客戶來源多為通訊產品,而通訊又是這波景氣復甦力道最晚啟動的市場,目前已是菜籃族歐巴桑,都琅琅上口的理由。
比較近3個月來,陸續在台積電加碼下片的大客戶,如繪圖晶片龍頭Nvidia、晶片組榜首威盛、通訊晶片商Qualcomm等,全都是台積電培養多年的親密夥伴,也是在各產品市場執牛耳的角色。聯電在過去5年來爭取客戶的策略,雖然挖了不少台積電的牆角,但是真正看得準、由小雞一路長成母雞孵出金蛋的客戶,只有智霖科技(Xilinx)及快閃記憶體廠大廠SanDisk,是該市場龍頭。而Xilinx與SanDisk的產品市場,至今仍未真正反彈,聯電也一直缺乏一筆振奮人心的大訂單出現。
此外,在技術面上使聯電欲振乏力的因素之一,還包括6座8吋晶圓廠之間,關鍵設備的組合都有各自不同差異,以致於IC設計客戶一旦在甲廠下單後投片,要再轉單到乙廠,就必須等待相當長時間的驗證過程。
聯電這幾座8吋廠的設備採購決策,當初都是多年前聯嘉、聯誠、合泰等公司,各自技術團隊所討論的結果。但在聯電五合一後,晶圓廠間卻因設備的差異,造成平衡各廠產能時無法靈活調度的困境。相較之下,台積電每座晶圓廠的主要設備組合,都遵循全版照抄的模式建廠,因此在景氣谷底時,客戶產品較易在每座晶圓廠間調配,盡收洞庭湖調節長江水量之效。

**扮黑臉劃下第一刀

**
與其說「曹董回任,日子難混」,倒不如說如果曹興誠不回任,聯電就可能陷入危急存亡之秋。7月2日,曹興誠透過電子郵件發表致員工書,當各界還在為信中「關廠有可能,但裁員則不必」逐字推敲時,11天後,他開始執行「過去兩年,我們也有少數同仁,並不能適才適所此時公司有責任,協助這些同仁有尊嚴地離職、半休或退休」的計畫。266名聯電員工遭遣散,另有近20位高階主管以高額資遣費進行優退,其中包括曾任執行董事及發言人的聯電創業元老敖景山。
祭出如此壯烈的手段,熟悉聯電運作的業者指出,也只有「曹董」才有這個份量劃下第一刀。畢竟一群共事十幾、二十年的長久革命夥伴,即使由「白臉」宣明智來砍,也砍不下去。曹興誠回任的短期目標,就是扮起「黑臉」去蕪存菁。
但曹興誠回任的長期目標又是什麼?這兩個月來,他率領集團高官及友好企業家去了趟大陸,沿途接受中國國務院接待。在台灣,聯電晶圓廠可能關閉,舊設備可能出售的傳言未曾稍歇。海外晶圓廠的收放之間,更是他要拿捏輕重的決策,與日立合資12吋廠Tricenti該不該退出,美國的科勝訊(Connexant)晶圓廠又該不該接手?對所有投資人及半導體同業而言,滿心希望這一連串動作是曹興誠棋高一著的布局安排,而不是高手對陣時自亂陣腳的前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