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台灣化」代替「菲律賓化」

2001.08.01 by
數位時代
讓「台灣化」代替「菲律賓化」
別緊張,這只是「盲人摸象」的各說各話,試圖猜測台灣未來經濟的走向。不可否認,台灣經濟將會有一段陣痛期,可能比泰國更慘,也可能比日本更久,但是...

別緊張,這只是「盲人摸象」的各說各話,試圖猜測台灣未來經濟的走向。不可否認,台灣經濟將會有一段陣痛期,可能比泰國更慘,也可能比日本更久,但是不太可能百分之百像誰。
尤其是擔心台灣人會淪落海外當菲傭的人可以放心,這樣的情形不會出現,先別說台灣人的外語能力還不足以勝任,心高氣傲的台灣年輕人,也不會甘願於棉薄的薪水,還不如回家向爸媽伸手。
拿菲律賓來比較,恐嚇的意味勝過實質。菲律賓雖然曾經是亞洲首屈一指的國家,但是在國民所得還偏低之際,就已經停滯了20年,貧窮的人還佔絕大多數。
反觀台灣,國民所得已經超過1萬元,成長才開始減緩,已經屬於成熟的經濟體,民間的財富實力平均。 其實當開發中國家經濟要跨入已開發國家之時,都會有類似的「內傷」,原先2位數的經濟成長率突然向「零」靠攏,製造業面臨外移的壓力,失業率開始趨近10%,幾乎歐洲、美國和日本,都曾面臨這樣的問題。
台灣正面臨這樣的關口,台灣的經濟成長率從1998年下半年起就開始大幅下挫,只是除了經濟的原罪之外,還加上「外傷」。
因為在經濟轉型的同時,恰巧碰上十年來最險峻的全球經濟局勢,再加上在亞洲金融危機時,政府使用的只是「鋸箭法」,沒有解決問題,現在少不了一番折騰,貨幣貶值看來是勢難避免的趨勢。
「內傷」、「外傷」兩面夾攻,台灣的問題是如何讓轉型期的陣痛最短、最小? 要避免陣痛拉長,眼光該轉向日本。
台灣許多的商業機制,都是由日本人建構的,尤其是台灣的金融機構,幾乎和日本同出一徹。舉例來說,如果你和西方人說你要到郵局提款,準會笑掉他們大牙,但是這就是在台灣和日本共通的獨特金融風景。台灣經濟轉型的試煉中,最該避免的是日本金融改革十年一事無成的前車之鑑。
除了整頓金融機構之外,還要昇華服務業,在經濟轉型的過程中,服務業所占的比重會愈來愈高,小國寡民的台灣,必須得多動點腦筋。
媒體是少數可以跨越國際領域的服務業,可喜的是,無論是平面媒體或是電子媒體,台灣都在亞洲占一席之地,如香港Tom.com與Pc home結盟以針對中國市場便可見到台灣媒體工作者的魅力,同樣深受創造力影響的軟體則是台灣另一個可以著墨之處,像這類具有創造力及媒體價值的服務產業,不僅可以提昇人口素質以及挽救經濟困局,更可以讓台灣的媒體價值提昇。將來不是台灣擔心會不會「菲律賓化」,而是其他國家希望能做到「台灣化」。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