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股的戰犯 ——通訊業

2001.08.01 by
數位時代
科技股的戰犯 ——通訊業
電腦加上高速網路本來會是個完美的組合,舉例來說,它能讓在美國紐澤西的使用者直接在網路上觀賞遠在維也納的完整莫札特演出。全球的通訊業者搭建網路...

電腦加上高速網路本來會是個完美的組合,舉例來說,它能讓在美國紐澤西的使用者直接在網路上觀賞遠在維也納的完整莫札特演出。全球的通訊業者搭建網路,軟體、伺服器及路由器等,下游電子公司則支援部份服務。昇陽(Sun Microsystems)執行長史考特.麥里尼(Scott G. McNealy)就把它比喻成是「史上最大設備供應的生意」。
但煮熟的鴨子畢竟還是飛了。隨著通訊產業的遠景漸趨模糊,原本低迷的科技業無疑被推進了萬丈深淵。幾年前,通訊和科技業各自擁有市場、獨立生產運作時,這種事根本不可能發生。但是這個數位整合的年代,卻使通訊和科技的關係交纏得更為緊密。現在為無線通訊網路提供軟體、微處理器(microprocessor)及電腦等設備的廠商,都受到通訊產業衰退的強力波及。「當人們能體會科技業多少和通訊業有關,他們就會了解科技業復甦必須高度仰賴通訊業復甦,」AT&T寬頻事業部前負責人李奧‧新瑞(Leo J. Hindery)說,「當這天到來,科技市場上將出現供過於求的情況。」
然而,通訊業滑落並非造成科技業衰退的唯一因素。一直到現在,表面上擋不住頹勢的科技業估計仍佔國家經濟成長30%。經濟遲滯與整體資金的短缺,其實在通訊業發展明顯滑落前,就已經使科技業元氣大傷。
現在通訊業的崩落仍加速科技業的下滑,而且可能持續一段時間。原本預估通訊業在2001年下半年大放異彩的期望,確定落空,要在2003年或更晚,才有可能實現。標準普爾統計公司(Standard & Poor's)首席經濟學家大衛‧偉斯(David Wyss)指出,從去年12月到今年4月,通訊製造方面的工作機會從28.2萬個減少到26.5萬個,約6%。光是網路設備供應商北電(Nortel Networks)就裁撤了1萬個工作,這家加拿大公司今年第二季有超過190億美元的驚人虧損。標準普爾更將電訊設備製造商朗訊科技(Lucent Technology)評等降級,建議「拋售」(junk status)。

**連貸款銀行都受通訊業波及

**
此外,愈來愈多電信業者和設備製造商可能像「通訊暴發戶」Teligent和Winstar兩家公司一樣,加入破產行列的隱憂浮現。像是美國富國銀行(Wells Fargo)這類大型銀行,來自通訊領域的10.5億美元的借貸利息,已經泡湯。從1999年開始,銀行投注到科技領域的資金約5000億美元,其中1/3是要不回來了。
真正令人「抓狂」(bedeviling)的是,通訊業的極度供過於求,特別是長途電信網絡。AT&T新瑞表示,過去3、4年內,投資者投注了1.2兆美元資金建置美國通訊網絡,但只有13%到15%被使用。加州柏克萊大學資訊管理與系統學院院長哈‧曼瑞恩(Hal R. Varian)則指出,有些公司甚至是使用更先進的光通訊領域中,資料運載量更大的線路。
通訊領域的投資日益增加,吸引許多科技公司狂熱投入該領域。其中,昇陽特別針對北電、朗訊或其他電信設備製造商設計的大型電信轉換系統,悄悄地為它帶進了上億美元的生意。
證券公司Sanford C. Bernstein分析師東尼‧賽肯那吉(Toni Sacconaghi)指出,昇陽2000年營收中的36%,以及60%營收成長都來自於通訊領域。但對大部份公司而言,這些都是過去式了,只有少數像惠普與康柏等,仍因銷售高速網路伺服器及其他電腦設備而獲利。
再看看在通訊產業市佔率逐漸提升的半導體業。現今,從手機到大型語音交換機的晶片供應,約佔半導體業的23%,隨著通訊市場成長停滯,2001年無疑是晶片業者最糟的一年。然而,晶片製造廠卻相反,專業代工大廠Solectron有65%營收來自電信及資料連線系統,它的競爭對手Sanmina,則有72%營收來自通訊領域。
高速網路在個人和企業用戶方面,也佔有一定市場規模,戴爾電腦總裁麥可‧戴爾(Michel Dell)在去年一場演講中指出,一年中有一半的電腦是和DSL、Cable modem搭售的,其中有許多是家裡上網用的。但到了2000年,只有11%的用戶實際使用寬頻上網。戴爾抱怨,這就是PC銷售和消費者在科技方面花費減少的原因。
加州柏克萊大學曼瑞恩說,「很多人對寬頻仍抱持觀望的態度。」這證明科技公司在通訊上的押注錯誤。有線電視系統業者和電信業者或許不是一手把軟硬體業者推倒的真兇,但可以確定的是,他們並沒有幫助軟硬體業者重新站起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