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上上海恐懼症的香港

2001.08.01 by
數位時代
患上上海恐懼症的香港
航空公司在激烈競爭中塑造自己的地位,可樂公司也是如此。但是當同一個國家裡的城市投注上百萬美元彼此競爭,卻是認同危機出現的警訊。5月底,香港政...

航空公司在激烈競爭中塑造自己的地位,可樂公司也是如此。但是當同一個國家裡的城市投注上百萬美元彼此競爭,卻是認同危機出現的警訊。5月底,香港政府公布以一隻別有風格的龍為形的新市徽,配合「香港──亞洲世界之都」的口號。這項活動的主要目的是提醒大家,香港脫離英國殖民地後,不只是中國的一個中心都市,它仍然維持著國際商業城市的原貌。儘管香港700萬居民中,很多人認為這比較像是絕望的表現。
事實上,香港特首董建華非常擔憂香港的前途。亞洲金融危機後,香港逐漸消逝的競爭優勢,讓香港政府頭痛不已。「隨著大陸改變與成長的快速,我們必須為求取生存空間而奮鬥,」新就任的香港財政司司長梁錦松說。他補充,「在我們北方的兄弟城(指上海、北京等),發展速度比我們快多了。」
在香港步入成為中國特區的第5年,它的頭號夥伴中國大陸,也變成它最大的競爭者。當上海、北京到深圳等城市表現出競爭的態勢,香港正逐漸失去它在中國貿易的獨佔地位。香港不再是金融諮詢、產品設計及廣告行銷等服務的唯一提供者。而香港政府看起來,好像比較關心如何保護既有利益,而不是如何突破過去限制,開始新的發展。
到處都是香港地位面臨挑戰的警訊。康柏電腦和IBM這些跨國公司已經把部份員工和營運移往大陸。中國本土的大型科技公司選在上海股市上市,而不是香港。香港的污染和高消費,讓想到這裡工作和生活的人,望之卻步。同時,中國本身則投入了上億資金在港口、道路及通訊設備上,好縮短和香港間的建設差距。
此外,香港成為大中華區中心的地位正飽受威脅。現在有30萬台灣人到大陸去工作,一旦兩岸直航後,香港轉運站的功能就會喪失。麥肯錫總經理(managing director)高登‧奧(Gordon Orr)就表示,「香港已經不再是必經的中介點了。」去年,他更把大中華區的營運中心從香港移到上海。

**香港地位備受打擊

**
當然,香港還不至於到逐漸被人淡忘的地步。中國當局預測未來10年內,每年將有7%經濟成長率,香港雖然比重縮小,但仍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中國一旦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後,會有更多公司直接到中國去,特首董建華強調,這將為香港帶來經濟上的短期提振。撇開移交後受到的打擊,董建華在7月中到美國華盛頓拜訪,會見美國總統小布希的時候,也再度重申香港的法治、人權仍然和以前一樣。
最後是香港神話中的恢復能力。「香港曾有好幾次成功的再造,」中國最大信託公司的中信泰富香港分公司執行董事羅安達(Robert Adams)說,「它永遠都能找到再起的方法。」
但這次香港真的能成功再造嗎?它過去從未面臨這麼大的競爭壓力。從薪水、租金各方面來看,在中國的花費都比較便宜。儘管它仍是世界第一大港,但中國已變成它的阻力。自從1996年,深圳把它的港口貨櫃量提高6倍後,一年有接近400萬單位的運輸量。同時,快速成長的中國股市也讓香港股市蒙上一層陰影。去年有230家公司在中國股市上市,相較之下,香港只有43家,今年則只有5家。
中國股市已經有和香港、約紐股市一樣的可信度,所以中國的重量級企業中國石油(PetroChina)和中國石化都選在中國上市集資。靠著在中國市場擁有較高評價的優勢,它們各自都在上海股市募集了上億元的資金。這也表示股票承銷的豐厚利潤,都從香港證券商流到中國公司的口袋裡。

**到中國市場取得一手資訊

**一些大型企業也開始改變它們的營運模式。香港排名第一的匯豐銀行為了降低成本,已經把1200個後勤工作移到廣州。服飾品牌佐丹奴也把它的資訊(IT)部門設在廣州,並由當地人管理。「我們發現這裡的單位比之前在香港的更有能力,」佐丹奴集團主席劉國權說,「我想這是因為他們熱愛自己的工作,不像香港的員工,只想到薪水。」現在,香港的IT人員素質嚴重下滑,反而要到廣州去受訓。
缺少留下的誘因,企業往大陸去的狀況將一直不斷發生。現在運輸業巨人DHL的區域營運中心雖然在香港赤辣角機場,但它一直在考慮搬到附近的深圳,那裡的機場手續費和勞工各項成本都比香港要來得低。DHL也考慮和香港國泰航空或中國當地業者合資,共同成立區域運輸中心。「如果我們沒有辦法在香港得到比較有利的成本優勢,」DHL亞太區營運總監洛斯‧艾倫(Ross Allen)警告,「我們不會在那裡投資。」另一方面,從中國來回美國的班次和香港的航班差不多,所以直接飛到上海或北京是很容易的。
這不只是省錢的問題,省錢通常只是伴隨行動而來較顯而易見的成果。以里昂信貸亞洲公司(CLSA)全球整合市場為例,它最近把工作團隊從香港搬到上海。「中國現在比較開放了,」CLSA主席蓋瑞‧高爾(Gary Coull)說。「資訊要比過去要容易取得,而且愈來愈容易,」他指出在上海上市的公司有615家,深圳有505家,他更進一步補充,「愈接近資源的核心,愈能得到多一點資訊。」再過幾個月,等中國加入WTO,被迫對外開放證券市場後,會有更多金融公司跟隨CLSA的腳步。
去年就到上海的阿爾卡特亞太區總裁隆‧史畢西爾(Ron Spithill)說,「我們選擇上海是因為它極可能成為這個區域的科技領導中心。」他還對上海爭取外資的積極度和提供的頂級基礎建設大表贊同。
不久前,很少經理人願意放棄在香港的舒服生活。現在中國幾個大城市引以為豪的建設,舒適程度是幾年前無法想像的。商店和超市裡,從乳酪到牙線什麼都有。隨著愈來愈多資深經理人離開香港到上海工作,美國商會(the 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在上海的分會成為世界上成長最快的機構之一。「5年前,管理階層因為生活品質根本不可能在上海落腳,」香港美國商會總裁法蘭克‧馬頓(Frank Martin)說,「現在它有好的美國酒吧、高爾夫球場及各項娛樂,它和過去已經不同了。」

**香港的改革要能看得見

**
和中國隔鄰的香港,有時候看起來像是停滯不前。儘管香港政府已著手改善空氣與水污染,環境問題仍讓不少外國公司暫緩投資的腳步。其中,迪士尼投入18億美元成立主題樂園,打算在2006年正式對外營業。「我們希望到那時候,環境已經有所改善,」香港迪士尼總經理史帝夫‧泰得(Steve Tight)說。在William M. Mercer調查公司針對生活品質調查的世界215個城市中,香港排名69,遠遠落後在前10名內的紐約、倫敦與雪梨。
當人才成為香港的最大資源,學校教出來的反而是一群死讀書又滿口破英文的學生。這種情況只會隨著愈來愈多學校改說母語更糟。最近一項針對教職員舉行的英文寫作測驗中,387人應試只有1/3及格。即使頂尖大學也達不到標準。「這些學生的能力就是沒有增長,」一家美國投資銀行的主管表示。
香港金融市場也有落後中國的危險。中國當局正加速市場的公開、透明化。明年開始,中國公司必須每季發表財務報表,而香港卻只要半年一次。距離香港公布內線交易要受罰的規定,股市已經低迷了一年。Webb-site.com的編輯,同時也是活躍的投資人大衛‧韋柏(David Webb)則怪罪於保護既有利益。他說,如果香港的法人管理制度再不改善,有變成「中國金融市場上的一灘死水」的危機。
但特首董建華也不是坐視不理。舉例來說,香港正試著運用它深水港的優勢。為了反應廣州貨運量的快速成長,貨運公司the Ports & Maritime扮演前端支援的角色,提供電腦組裝業者們及時的貨物運輸。在環境方面,政府已下令原本使用柴油的計程車改加較乾淨的汽油,並首次和廣東省討論雙方交界的污染問題。它也著手教育改革的工作,以培養出具有獨立思考能力的學生。
香港若要維持競爭力,還需要政府大刀闊斧從沈溺於過去成就的自滿中走出來。首先,香港政府必須放寬移民法規,才能吸引在中國大陸的IT工程師和經理人,雖然對今年經濟成長率只有1.5%以及失業率高達4.6%的香港來說,放寬移民仍有爭議。再來是全天候開放與廣東的邊界,可以改變由幾家零售業者壟斷的情況,促進市場競爭,降低香港物價指數。為了發展香港成亞太區的航太中心,政府當局必須制定更開放的航空政策,放寬香港機場載客量的限制。
未來董建華將制定的新措施,可能使香港本地的企業大受影響。但如果香港不開始在短期內完成大幅改善,這次的再造運動也只是浪費寶貴的時間。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