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體就像性,免費的比較好?

2001.06.01 by
數位時代
軟體就像性,免費的比較好?
31歲的托瓦茲很可能是令45歲的比爾蓋茲常在半夜被夢魘冷汗驚醒的人。21歲在芬蘭創出Linux,一切作為只是為了樂趣(just for fu...

31歲的托瓦茲很可能是令45歲的比爾蓋茲常在半夜被夢魘冷汗驚醒的人。21歲在芬蘭創出Linux,一切作為只是為了樂趣(just for fun)的人,意外改寫全球電腦史。
有人將這名重新剖析性、戰爭與軟體定義的年輕人,和耶誕老人、Nokia同列芬蘭三寶。 根據《華爾街日報》歐洲版報導,2000年售出的電腦伺服器中,Linux系統市場佔有率達27%,高於1999年的24%及1998年的17%。
(業界龍頭微軟公司的視窗2000,佔有率從1999年的38%增為41%) 全球估計使用Linux為驅動程式的使用者達2500萬人以上。另外,去年使用Linux操作資料庫系統的公司,比率達20%,增為前年的兩倍。
而使用Linux操作其人力資源與客戶管理系統的公司,比率亦倍增為10%。

**優質的性與愛是昂貴的

**
先前不看好Linux系統的市場人士,現在似乎必須正視其市場影響力。 回過頭來想想托瓦茲的這句名言。到底什麼叫做「好」性?真的免費比較好?好的性與愛,真的免費? 回想25年前,送紅玫瑰花、送巧克力,在女生宿舍窗下彈吉他。
南台灣夏夜的星空,雖然非常希臘,手腳與臉卻被悍猛的蚊子叮出好幾個包……好不容易把她哄騙成功娶回家了,25年來不斷地身心靈奉獻與耕耘。
《小王子》裡有一段著名的話,狐狸對小王子說:「你為你的玫瑰花所花費的時間,使你的玫瑰花變得那麼重要。」 以小王子的角色而言,認真追求過漂亮玫瑰花的小王子們想必都同意: 愛,比松露魚子醬貴千、萬、億倍都不止。好是好,你一輩子都賣掉了,哪裏有免費! 優質的性與愛是如此昂貴,那麼,優質軟體呢?軟體免費的比較好嗎?

**全球75萬工程師參與Linux開發

**
開放式的軟體原始碼,具備自我組織(self-organizing)能耐與生物有機生長模式的架構,正是第三代半知識管理(KM3.5)的特徵。Linux這個以免費、開放團結力量大為號召的作業系統,具有速度快、高穩定度和不易當機的特質。
托瓦茲領導全球75萬頂尖程式設計師結合成的虛擬社群,號召2500萬死忠擁護者,他堅持開放原始碼,將偌大財富擋在門戶。
全球使用者不斷回饋使用問題,世界各地的程式開發人員,也不斷加入除錯與改良程式。 全球使用者「眾志成城」下,共同造就出一個穩定、好用的超級作業系統。
資本主義的軟體帝國黑武士,要跟散佈全球各地充溢著「原力」的天行者路克們組成的「知識工作者人民公社」相抗衡,只怕將來會愈來愈吃力。
開放原始碼使得使用者自由上網提供除錯知識與經驗。NT的使用者(不管有無版權)即使有這種知識與經驗,也不一定告知微軟。正因為這樣,Linux的穩定度不斷獲得更快提昇。

**優質軟體真的免費嗎?

**
在「新經濟」時代,最獨特的營運特徵就是與外部專家及使用者(資本主義市場經濟中的名稱是「顧客」)共構學習社區,共建技術創新網路,以及共同發展並加值創新產品。 至於以「開放原始碼」方式,運用「人民公社」型的協作創新組織平台從事軟體創新,對軟體知識的生產、流通與加值是否形成更有效率的精簡的創新模式?這樣的協作創新組織平台(cooperative innovation organizational platform)的確是無限扁平的,但他們之間的合作創新關係真的是堅持「自由、平等、博愛」的反帝國、反垂直、反科層的純水平平階合夥嗎?參與協作創新(cooperative innovation)的75萬志工電腦程式師真的是免費的嗎?(他們怎麼付每月的帳單及油單?) 這些,都是值得托瓦茲跟他的革命同志們進一步思考的問題。 因此,我們要問: 「軟體就像性, 免費的比較好?」(Is software like sex? Is it better when it's free?)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