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走入跛腳經濟

2001.06.01 by
數位時代
台灣走入跛腳經濟
過去台灣的銀行的確功在黨國,但是接下來能全身而退的恐怕不到一半,至於在台股欲振乏力時還能高價賣出的中華投信,不但不代表台灣資本市場的未來,恐...

過去台灣的銀行的確功在黨國,但是接下來能全身而退的恐怕不到一半,至於在台股欲振乏力時還能高價賣出的中華投信,不但不代表台灣資本市場的未來,恐怕更顯示了「沒有未來」。
因為匯豐銀行看上的是台灣投資人殷實的荷包,所打的如意算盤是要把國外基金賣給台灣投資人,交易的焦點在「通路」,否則也不會在台股軍心渙散時還甘願做冤大頭。

**缺乏人才和國際化視野

**
在國際金融機構的眼中,台灣的金融市場,除了「通路」──也就是能接觸到投資人的管道之外,少有可取之處。資本市場的深度不足,惡質的炒作交易更讓人退避三舍。
其實過去5年來台灣股票市場所增加的價值,大部份並不是公司經營所締造的碩果,而是經由現金增資(rights issue)從投資人口袋中硬掏出來的。
人才付之闕如是更大的關鍵。自詡為投資銀行的國內金融機構,人才的視界和經驗,不但比不上國際金融集團,也遠落在有承銷ADR(赴美發行美國存託憑證)經驗的中國CICC和BOC(大陸的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與中國銀行)之後。
在紐約、香港等投資銀行工作的台灣人,不但數目遠落在香港、中國和新加坡之後,這些人千篇一律「我要去上海」的志願,恐怕更令人黯然。
那為什麼台灣能在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中倖免於難?原因在於當時台灣的外債最少,外匯存底尚高,政府對資源的掌控能力很強,因此用盡手段在潰爛的傷口上打嗎啡,例如調低銀行營業稅,但是4年後的今天,還是得面臨當年泰國、韓國走過的道路,奇異資本(GE Capital)和高盛等「銀行收屍隊」紛紛和國內銀行合資成立AMC(資產管理公司),賤價收購壞帳,期待轉手高價賣出,這正是這些公司在泰、韓玩過的把戲。
本土銀行在賣到山窮水盡之後,還是得走上關門大吉一途。 亞洲金融危機可以作為台灣借鏡的是:金融業的員工往往是最後才意識到「要過苦日子」的族群。
掩蓋了4年的假象,台灣金融業的危機才正要開始。經營較佳的金融機構,遲早將成為國際金融集團的囊中物;積弱不振的落後群,則只有資遣和關門等壞消息。
對金融業的從業人員來說,恐怕不容易接受這些驚天動地的改變,但是這些人恐怕還是得面對現實,因為這顯然是台灣經濟要找回遺失的那隻腳必經的途程。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