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億男賈心樂!

2001.06.01 by
數位時代
1億男賈心樂!
賈心樂的高身價,不只是他個人特殊條件的結果,也意味著在全球光通訊產業版圖中,一場寧靜戰役正在展開。光通訊,是一個看得到商機的明星產業,只要擁...

賈心樂的高身價,不只是他個人特殊條件的結果,也意味著在全球光通訊產業版圖中,一場寧靜戰役正在展開。光通訊,是一個看得到商機的明星產業,只要擁有領先技術,要成為光通訊新貴不是難事。
今年42歲的華榮國際科技總經理賈心樂是其中一位。業界傳言,鴻海董事長郭台銘開出一億新台幣的天價,邀請賈心樂加入,協助推展鴻海的「鳳凰計劃」。對於自己的身價,賈心樂不願意談,卻不否認與鴻海有過接觸。賈心樂表示,鴻海是很有競爭力的公司,不過彼此的專長有些差異,加入團隊並不是最好的結果。「鴻海擅長大軍團作戰,我們適合游擊戰,」有著濃厚草根性外表的賈心樂指出,運用各自優勢,協同作戰才是最有競爭力的組合。
為什麼光通訊產業如此迷人?光通訊到底在做什麼?

**時勢造英雄

**
傳統通訊業務主要是電話,用的是銅線來傳送語音訊號。隨著1995年以來網際網路快速普及,在銅線做成的電話線上頭,傳送的不再只是語音,而是資料(data,像文件檔案、電子郵件、圖形甚至影片等),而且成長愈來愈快,拉銅線所增加的頻寬速度,遠不及網路上傳送資料量的成長速度,給了光通訊出頭的絕佳機會。通訊業界估計,網際網路上的資料流量,每100天成長一倍,但是傳統電信產業的頻寬成長速度,是每10年才增加一倍,主要因為語音市場已趨飽和。
光通訊指的是用玻璃所拉出來的光纖,來傳送訊號,一條光纖所提供的頻寬最高可達到銅線的300倍。根據Electronicast 及工研院光電所統計,1999年全球光纖通訊市場規模達292億美元,2000年為357億美元,成長率為22%。在台灣方面,2000年光通訊業產值為3.56億美元,佔不到全球1%,但預估到2003年,台灣光通訊業產值將可達31億美元。
龐大的商機,釋放光通訊產業在台灣的動能。目前台灣已有50家業者投入,光通訊產業以光纖、光纜為主軸,並以此發展各類相關元件,包括光纖光纜、光主動元件、以及光被動元件三大領域。其中技術層次適合國內業者的光被動元件,更是兵家必爭之地。
前景看好,但缺乏人才是各家業者普遍的窘境。單從人力供給分析,國內只有4所大學設有光電所,大學部則付之闕如,每年出來的畢業生寥寥可數,雖然在各校物理系有相關課程開設,但學生畢業之後,多投入已經成熟的半導體產業。
就連一向扮演台灣產業技術推手的工研院光電所,也有同樣困擾,這一、兩年連國防役員額都招不滿,好不容易培養的人才也很快被業界挖角,有3、4年經驗的工程師年薪可達百萬。依此推算,擁有10年以上光通訊業經驗的賈心樂,擁有億元身價不足為奇。

**與光一起前進

**
時空轉到陽光顯得有些燦爛的台南新市,一如台灣眾多南方城鎮,安靜而純樸,是個適合騎腳踏車兜風的午後,不過賈心樂卻無法享受。「員工限制我騎腳踏車,他們擔心我不小心出車禍,那公司就麻煩了,」身著簡單休閒服飾、腳上穿著涼鞋,一副標準工程師風格的賈心樂笑著說。
離台南科學園區幾公里外一棟不起眼的二層樓厝裡,賈心樂帶著70多位員工,創立華榮國際科技,主攻光被動元件的研發製造。原本唸大氣科學的賈心樂,大學畢業後赴紐約讀書,研究的是極光現象對大氣變化的影響。拿到碩士之後,又轉往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繼續研究物理。由於聖地牙哥分校(Uc San Diego)重視雷射技術發展,因緣際會之下,賈心樂才跨入光纖領域。
1988年,賈心樂加入由華人潘精中創辦的美國被動元件大廠E-TEK,這是他第一份工作。這段期間他們研發出光隔絕器(isolator,隔離光訊號在傳送過程因反射而產生的雜訊)並制定相關通訊標準,是華人中最早做被動元件的一群。
後來,賈心樂轉到另一家被動元件大廠AMP,並在1995和1996連續兩年拿到最佳工程師獎。

**扮演多重角色的
神力超人

**1998年,在一場光通訊演講上,賈心樂與華榮電纜董事長王玉珍相識,然後聯手在1999年成立華榮國際科技。相較於不少公司大聲喊進光通訊,華榮電線電纜對此事相當低調,發言人方武男表示,這不過就是一般投資案,而且跟華榮本身業務可以做配合。
賈心樂回到台灣,雖不至於從零開始,卻也必須卯足勁打拼。他的秘書王富美笑說,「我很懷疑他是不是都不用睡覺。」有一次,賈心樂早上5點多才飛抵台北,7點多就接連到華榮台北公司參加會議、拜訪客戶,與同業交換意見,然後下午再搭飛機回台南與內部開會,一直到晚上8、9點才結束全部行程;生產線的員工也表示,常常會看到賈心樂在8點上班之前,在生產線巡邏,甚至還會半夜與工程師開會,討論產品可行性。
賈心樂扳著手指頭數著,「白天是總經理、晚上是老工程師、清晨是巡房、深夜是自己,」他說,也許會有點多重人格傾向,但還蠻樂在其中,因為在角色轉換的過程裡,學習到如何在某些時候要把某個角色該做的事停住,才能在另外一方面發揮創新的可能性。
賈心樂認為,10幾年來從研發、市場的認識度、產品執行力、到量產的掌握,甚至直接面對客戶談訂單,對他並不困難,特別是在美國時期所建立起的人脈更是一大資產。
今年4月,在工研院光電所主導下,台灣業界成立了光通訊產業聯盟,賈心樂被聯盟會長、也是工研院光電所所長劉容生推舉為副會長。劉容生表示,光通訊是全球化產業,必須與國際接軌,賈心樂的經歷,可以協助推展台灣業界與美國方面交流。
在賈心樂規劃下,華榮國際科技三地的分工模式漸漸成形,美國以行銷為主,大陸則定位為量產中心,而台灣負責資源協調規劃。
高薪人才背後,聞得出產業世代交替的氣息,也看到台灣產業面臨的轉型壓力。在全球工光通訊產業上,台灣目前僅佔1%,發展空間還很大。從電跨到光,改變的可不只是訊號傳送的方式,以及多出來的幾百倍頻寬,而是一個全新產業的形成,以及提供冒險者插旗佔地的新大陸。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