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呈晉創造訐譙龍,就是要幫大家發洩心中的不滿!

2001.06.01 by
數位時代
賴呈晉創造訐譙龍,就是要幫大家發洩心中的不滿!
隱身幕後的音樂創作人──賴呈晉,正是催生這兩股社會風潮的幕後黑手,一個唸資訊,叛離電腦的音樂小子,在音樂圈走了10年,網路把他和音樂拉回了聯...

隱身幕後的音樂創作人──賴呈晉,正是催生這兩股社會風潮的幕後黑手,一個唸資訊,叛離電腦的音樂小子,在音樂圈走了10年,網路把他和音樂拉回了聯考榜單上公佈的那個志願。

Q:當初訐譙龍團隊是怎麼湊在一起的?
A:我們總經理想弄這麼一家公司,因此找一些有相同理念的朋友。總經理跟我是大學同學,都是東海資訊工程系畢業的,漫畫部門的主管則是總經理的高中同學,他是從東立漫畫出來的。
至於電腦那一部份,因為我們唸的是資訊,總經理後來去做軟體,我跟另一個重要股東都是做音樂,等於在成立公司的時候,就是有這三部份的團隊組合在一起。

Q:你做訐譙龍之前,都在唱片界工作?
A:我先前都在做廣告音樂,當時我有一家公司,主要是做後期錄音方面的事情,大部份都是針對廣告、唱片的錄製,一方面我自己也兼製作跟編曲。

Q:你覺得比較具有代表性的作品有哪些?
A:8、9年前,我做了一個廣告音樂,大家應該都知道,就是伯朗藍山咖啡九份篇那兩支。片子的廣告音樂都是我做的。當中的一首後來還改編成專輯,之後簽了一個吉他演奏家董運昌,他把我們的作品改編成比較完整的曲子。後來那張專輯還讓董運昌得了金曲獎,當時是跟Sony唱片合作這個案子。
我做的廣告音樂範圍比較廣泛,近期有一些跟小孩子或虛擬有關。之前幫麥可強森做「豆豆看世界」,是因為我從幾年前就開始幫麥可強森處理音樂。
10年前開始,芭比娃娃公司美泰兒(Mattel)的廣告音樂也是我做的,一直到去年經營訐譙龍後,才結束與美泰兒的合作。

Q:怎麼會從音樂創作,轉到成立訐譙龍?
A:先前雖然比較專注音樂方面製作,但是我跟唱片公司的人又不一樣,因為我做的是廣告音樂,廣告音樂比較重視跟影像結合。
廣告人對整個市場嗅覺比較敏銳,所以幾年前,我就非常關切網際網路的發展。剛好有個機緣,我們總經理來找我,因此我很快就決定投入。
先前自己的公司格局比較小,雖然有很多想法要做,但是有現實條件的限制。公司經營如果沒有比較穩定的資金支持,很難去做一些事情。
而且我做廣告音樂的模式跟早期其他人不太一樣,我比較常跟外商公司合作,尤其常跟奧美合作。
奧美是創意導向比較強的公司,但他們把我定位成製作人,不只是創作人,常常跟客戶提案或開「製前會」(PPM)的時候,就會把我拉去,關於音樂的部份就由我去跟客戶說明我的作法。
因此,我比單純的音樂工作者更了解廣告的執行製作。當然,接觸多了就會知道一些影像處理的方式,後來我們公司也能自己去接悅氏的電視廣告,先前跟廣告公司合作的經驗,幫助很多。

Q:創造訐譙龍這個角色的時候,有什麼樣的想法或其他靈感來源?跟之前的經驗有關嗎?
A:其實在塑造這個角色前,我們的定位比較偏向製作公司(production house)。所謂製作公司就是人家告訴我們需求,我們幫他塑造形象。先前也跟唱片公司合作,幫他們製作肖像及音樂。
塑造訐譙龍的時候,其實我們已經具備塑造角色的專業。先前經驗和技術的底子,讓我們自己在塑造角色時,能想到什麼樣的方式比較合適。
最原始的想法是要以音樂為主題,以虛擬歌手為主要傳達方式。接下來,是想什麼樣的題材是這個歌手該唱的。我們想到的題材比較偏向情緒發洩,例如幫別人抒發不滿情緒,主要來自大家的一些共同經驗。
我相信很多人有這樣的創意,要做虛擬歌手,抒發大眾情緒。可是有創意是一回事,創意的好壞跟能不能執行有很密切的關係。我的觀念是可以執行的創意,才是好創意。所以有原創的創意,但是執行是否成功,關鍵在於創意實踐過程中的每個原件,是不是能夠組合得比較好。
有些地下樂團,例如糯米糰,他們的風格其實跟我們滿接近的,坦白說我們現在對整個社會的影響力及訐譙龍引起的效應比他們更大,他們的東西太小眾。
在尺度掌握上,我們設定比較寬廣,不流於沒有目的地漫罵,不只是為了發洩而發洩。創作這些歌曲時,其實每個點都是經過討論和設計的。
去年5月開始,我們就想做像訐譙龍這樣的東西,不過一直到9月才上線。中間找過不少詞曲創作者,也找過幾個幕後代言的聲音,等找到最合適的元件,中間已經隔了4、5個月時間。

Q:剛提到訐譙龍創作,很重要的部份是情緒宣洩,有沒有預料會產生那麼大共鳴?
A:坦白講,沒有超出我們的意料之外。因為我們都有操作藝人的經驗,同時也在做詞曲創作方面的事,所以知道這樣的題材應該很快就會被網友接受。當初訐譙龍上的時候,總經理說先放一個月看看,會不會有兩萬人來看我們的東西。我跟他說,我打賭一定有。
等訐譙龍上線的時候,一天就已經10萬了。所以,我的自信度比較高一點。
我覺得這樣的題材應該可以被社會接受,不過傳播速度還是比我預期快。網路傳播的速度,真的比想像中快,沒有想到一個星期內,就從南非、澳洲傳回來,成長速度是幾何級數。

Q:社會上對訐譙龍的反應很兩極,例如<老師不要打我的臉>這首歌,引起教師協會抗議,對此你有什麼看法?
A:其實做這首歌,並不是要污衊老師,只是希望能夠反映出實際的狀況。
以我個人來講,從小到大打過我手心的老師,到現在我還很尊敬他,不過打過耳光的老師,到現在我永遠都不會忘記,因為那會傷害小孩子的自尊。其實,體罰的方式有很多,我們會寫<老師不要打我的臉>,其實就是要反映體罰方式的問題。
這是點出所有人共同的問題,並不是要挑戰老師的權威。我們希望能夠引起更多人注意這個問題,讓教育界去思考,到底什麼樣的體罰方式比較合適。
其實,中國人比較內斂,比較不容易去說出自己的感覺,很多不滿的事都積壓在心中,這首歌會引起共鳴,其實也就是說出大家的心聲。

Q:有了創作元素,訐譙龍的名字是怎麼樣想出來的?
A:經過一層層推演,有一天我們聊到台語把不爽的事情講出來,叫做「訐譙」,所以就用訐譙來做這個肖像的名字。
訐譙龍要幫所有人抒發不滿的情緒,他可以是任何一個族群的代言人,有點像變色龍會因為環境改變顏色,所以就以變色龍做為角色。
他是一個虛擬歌手,唱的題材都是在幫人家訐譙,都是在發洩心中情緒。但他所用的方式是比較有趣、幽默的,所以當<音樂課>出來的時候,雖然沒有任何訐譙的題材,卻在創意、幽默上受到大家歡迎。

Q:訐譙龍成名作<音樂課>的創作者,是公司內部員工,還是其他詞曲創作者?
A:我們有一群創意人事先蒐集題材,之後再和詞曲創作者討論,交給他們來執行,你會發現大部份訐譙龍的歌曲出自同一個人──「訐譙龍」手裡。他是我們先前簽約的創作者之一,因為覺得他很符合訐譙龍的特性,所以現在他都被稱為「幕後的訐譙龍」。

Q:訐譙龍的作品都出自同一個人之手,當創意枯竭時,這對經營公司而言,似乎有所危機,你認為呢?
A:我們當然有顧慮。塑造訐譙龍,不能說幕後只有一個人在創作,事實上我們公司有十幾、二十個人,都在做有關訐譙龍創意的事,雖然訐譙龍一出發是以音樂性為主。
不過,我的觀點是訐譙龍不能切割,不能說他的聲音,或者他的形象就是訐譙龍。訐譙龍是一個人物,所有聲音、影像及創意的總合才是訐譙龍。
你提的那部份,比較偏向詞曲創意,因為我和公司許多同事都有詞曲創作的背景,所以這一點我們沒有太多擔心。
我們有一組人在尋找題材,提供訐譙龍的作者創作,最重要的一點是,我們本身都有製作、創作能力。訐譙龍出來後,我們也發掘更多合作對象。合作不一定是要他們創作詞曲,也可以合辦活動,辦一些創作比賽。
Internet有個很重要的功能,就是內容要靠著社群的互動一起產生,比如說辦活動可以蒐集不錯的創意資源,我們再把創意元素製作、整理出來。
創意不一定要完全依賴某一、兩個人來完成。

Q:流行的東西是一段一段的,有沒有想過有一天訐譙龍褪流行、轉型的問題?
A:首先從區域性來看,訐譙龍出發點是比較偏向台灣本土的。不過,大陸現在應該有一億人知道訐譙龍了。我們在想有沒有可能打進中國市場,甚至國際化,如果要做這樣的事,內容可能要做一些修正。
再者,訐譙龍的設定比較偏向專科以上的學生,所以當初做訐譙龍音樂時,不會找一個年輕小伙子來唱,因為年輕小伙子去唱那些題材沒有說服力。
走了一陣子,我們有些意外的收穫,因為我們發現小孩子非常喜歡訐譙龍。這讓我們去思考訴求的市場要不要調整。要不要針對以前沒有想到的市場,去做一些調整。
我們可以從市場定位或產品定位思考,如何讓訐譙龍做一些其他的事情。

Q:感覺上,訐譙龍創意部份是由你主導?
A:也不完全是。我們網站一開始是以漫畫為主,當時就由漫畫部門主導。只是當我們公司走向多媒體,可能大部份都是我主導,因為不管製作或創作方面,我都有經驗。以前我開過製作公司,當初簽下董運昌出了三張唱片,從製作到企宣都是我一手做的。
當時,公司除了藝人之外,只有我跟我太太兩個人,所以這樣的商業模式,從源頭到最基本的事情,我都知道。也許不完全都是我去做,不過我都會透過聯繫,找到適合的人。

Q:現在參與創意的時間還多嗎?還是比較專注創意的整合?
A:一開始創意整合方面,當然是我主要的工作,可能也是因為公司員工成員裡,我比較熟悉,所以找合作對象時,都是我和另外一個股東李安修在做,他在唱片界滿出名的,同時也是詞曲作者。所以創意規劃和發想,都是我和李安修一起掌控,不過最後執行是我,因為李安修沒在這個公司上班。
在執行階段,先前我會參與比較細節的部份,現在公司同事已經累積出滿好的一些經驗,因此大部份執行都交給同事來做。

Q:所以你大部份都在做營運管理的工作?
A:一開始做MTV時,詞曲工作者作品過來,第一個階段都是由我來看。我會跟詞曲作者討論,詞曲或音樂有什麼要修正,這本來就是我以前做的工作。
接下來是影像製作的部分,因為我比較懂廣告,所以MTV製作會議,是由我來召開。我會提一些方向,或是大概把我的想法跟大家討論。我在裡面的工作,應該是做一個指導者。創意每個人都有,我的主要工作就是統合和決定,因為每個人的想法有可能都是好的,不過在做很多事情時,要有一條線的控管。
一個好的創意要貫穿,不能前面是這樣,後面又變,好的想法到最後會扭曲掉。在討論過程中,我會把方向確立出來,他們才進行執行的部份。

Q:從兩人公司去做製作的工作,到現在大團隊的工作模式,你覺得當中的轉變在哪裡?
A:最大轉變是以前自己做,所有事情從頭到尾都要親自去做。現在最大的差別,只要把我的想法跟人家講,就有其他同事去做,不必自己去做那些事情。
以前自己在做,累積了許多滿好的經驗,所有的流程我可以清楚知道。現在一旦有問題產生,不管方向性或技術性的問題,我都可以幫他們解決。先前雖然只是兩人公司,不過做的也都是專業的事。所以接觸的人都是專業的,因此會明瞭專業的人,是怎麼樣在做這樣的事情。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