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進?或者…上進!

2001.05.01 by
數位時代
西進?或者…上進!
這個集團只是剛好最近大改造,人力上進行較大動作調整。每家同行近年來早就悄悄進行台灣減人、大陸加人的動作許久了。到這些同行華南的廠區參觀,每家...

這個集團只是剛好最近大改造,人力上進行較大動作調整。每家同行近年來早就悄悄進行台灣減人、大陸加人的動作許久了。到這些同行華南的廠區參觀,每家廠房都比台灣廠區大、寬敞,晶瑩亮潔的花崗地板,採光通風優良的建築……,前往參訪的國內高級長官說:「難怪台灣的工業區廠房都滯銷!」

**外商相中大陸人才

**
台灣工業區廠房滯銷根本原因當然不只是對岸「高新科技園區」地板亮潔、採光通風。問題是多數台商前往大陸投資,大家有沒有較前瞻、較高遠的戰略布局?還是只是延伸台灣既有製造優勢的企圖?
Fortune500大的企業,至少已經有55家在北京、上海或西安設「研究院」。微軟中國研究院在北京知春路近200人的規模,領導人張亞勤院長29歲時就成為IEEE的Fellow,微軟Window 2000中有二十幾項features的創新是這個研究院開發出來的。比爾蓋茲設在美國海外的研究院只有唯二的兩處,另一處在英國劍橋大學校園內。
英特爾中國研究院在北京正埋頭中文語音輸入、多媒體開發、飛利浦亞洲研究中心是飛利浦全球第六個Lab,重點部署在上海和西安(雖然其種子研發部隊是在台北)。
另外摩托羅拉、易利信均搶先在中國布局,這些世界級企業在中國的布局和台商大大不同。
台商想的「中國戰略」第一是東莞500元人民幣一個月的作業員及低廉土地成本、第二是市場,台商的中國戰略不過是「製造國際化」、「市場國際化」。
微軟、英特爾、飛利浦、摩托羅拉與易利信等世界級企業想的「中國戰略」──「創新國際化」,卻是企圖槓桿運用北京、上海、西安、武漢優秀的Top Talents。微軟在北京附近10000元人民幣的月薪跟大陸大唐電信、台商英業達(教育軟件開發)搶它看上的人才。這些清華、北大、北郵的優秀畢業生,剛畢業就被英業達以3000元禮聘,被培訓七、八個月,不到一年,就被微軟高薪挖走了。
大唐電信對3G無線通信有極大企圖心,是聯合國ITU通過的三大3G標準之-TDS-CDMA是歐美外源自亞洲的唯一標準,正是大唐提出的。大唐的李世鶴博士不只酒量好,頭腦顯然也一流,圈內人都尊稱他為TDS-CDMA之父,筆者聽他簡報、同他喝酒,有幸跟他相處老半天,也聽他說跟Qualcomm CEO交鋒的有趣故事,獲得許多教益。
台灣產業恐怕不能老是停留在製造優勢上的思考,也不要錯誤地認知說「大陸工資比台灣便宜」;台灣政府也要超越「台商西進產業淘空」、「戒急用忍」的政策思考,我們應該更積極地去leverage大陸一流且相對充沛的Top Talents。全世界最聰明的CEO們都在做的事為什麼我們絕大多數的CEO們看不出來?(除了英業達、明碁及最近的威盛等少數),畢竟,到全球leverage資源做全球運籌經營不就是Corporate Taiwan一貫的核心能耐嗎?現在需要的境界提昇就是國際化思維,不要只想製造國際化,運籌國際化,市場國際化,而忘掉「創新國際化」!到全世界各地調度當地的Top Talents為Corporate Taiwan研發創新然後讓Corporate Taiwan到全球海撈大錢!!
如果不這樣想,不這樣做,下場會如何呢?
今年2月中旬,筆者在華南被問到一個問題。發問者是前文提到被國防部砍掉國防役額度的集團企業華南廠區的最高負責人。他剛從東北回來,遍訪東北一流大學(包括孫前院長運璿的母校哈爾濱工業大學),為該企業招募人才(2月份就做7月畢業生的校園徵才,可想見今天大陸人才爭奪戰有多激烈──在華商、台商與外商間)。他問筆者:「華為是什麼樣的公司?為什麼我們看上的每一個年輕人都說他要去華為,不來我們這裡?」
它是民間企業(非國企),是通信局端設備供應商,15000人,40%研發人,35%行銷人,12%管理人,13%生產人,大學本科以上佔85%,碩博士佔60%,每年投入創新研發的經費佔營業額11%,2000年220億人民幣營業額,今年估400億。員工平均月薪25000元人民幣,大學本科畢業生初出校門的起薪是7000人民幣。
台商如果不趕快「上進」的話,即使今天你能「西進」,西進以後明天呢?今天,微軟要跟你搶人才;明天,更多的華為要跟你搶人才。你的明天在哪裡?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