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流不是他成功的唯一理由

2001.05.01 by
數位時代
下流不是他成功的唯一理由
5月,台灣步入梅雨季節的前夕,對台灣雜誌出版市場而言,也是風雨欲來。 因為在月底前後,一份兩本合賣,既談財經時事、也談休閒娛樂的新綜合性雜...

5月,台灣步入梅雨季節的前夕,對台灣雜誌出版市場而言,也是風雨欲來。
因為在月底前後,一份兩本合賣,既談財經時事、也談休閒娛樂的新綜合性雜誌《壹週刊》,即將問世。這個投資5億新台幣、結合200名記者,由香港媒體大亨黎智英領軍的新媒體,勢必對台灣帶來衝擊。
這份大小跟一般財經週刊相當的雜誌,號稱上至社會菁英,下至販夫走卒都有興趣閱讀,而且將以30萬份的目標發行量,改寫台灣出版紀錄。
挾著香港壹傳媒(Next Media)的成功經驗,外表港味十足的台灣版《壹週刊》來勢洶洶。

**台灣媒體普遍未審先判

**
在香港,《壹週刊》「只求傳真,不扮高深」的作風和無孔不入的「狗仔隊」,曾被批評為「煽腥、低俗」,卻也廣受讀者肯定,成為最大的通俗雜誌。如今,《壹週刊》在台誕生前夕,「台灣傳媒業腥風血雨的日子正式開始」、「如果黎智英成功,代表台灣文化向下沈淪」等批評,已預先表達台灣媒體對這位爭議性人物來台發展的不友善。
「台灣媒體太小看他了,我看到台灣媒體不用功的危險,」熟識黎智英的詹宏志說,「他不會只因為下流這個因素而成功。」
「我相信大部分台灣記者沒看過香港《壹週刊》,跟著批評,是因為心中早有成見,」一位台灣的財經週刊記者說。她在翻閱雜誌後,驚訝地發現這本八卦雜誌也有精緻的內容。

**在台複製香港模式

**
把香港《壹週刊》分解來看,新聞議題只是其中一部分,更大部分其實是生活底層的東西。因此,詹宏志推測,這本台灣版的《壹週刊》,將是本「以話題新聞為外緣,底層類似《Taipei Walker》」的雜誌。
台灣《壹週刊》總編輯裴偉說,他們的定位仍鎖定「people and story」(人與故事),內容完全交由台灣本地記者創作,風格則將沿用《壹週刊》一貫作風:生動的照片、大量的圖表,搭配簡單易懂的文字敘述,立體勾勒人的故事。「因為這樣能讓讀者閱讀沒有負擔,還能產生共鳴,讀後印象深刻,」他說。
為了快速將香港人辦媒體的秘訣在台複製,台灣《壹週刊》籌備期間,黎智英就安排台灣二十多位主管到香港總部觀摩,「光是洗衣費,就耗掉3萬港幣(約12萬元新台幣),」一位採訪主任不可置信地說。
4月中旬,在台北晶華酒店,黎智英特地從香港《壹週刊》請來師資,接連兩天,對社內200位新聞同仁面授機宜。
曾多次赴港觀摩壹傳媒運作的裴偉說,香港媒體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他們追新聞的精神和韌性。
裴偉舉例,香港財政司長曾蔭權曾是當年金融風暴的風雲人物,但他不願意接受採訪,所以《壹週刊》記者只好利用他每天上班前去天主教堂禱告,結束後準備步行上車的十步距離空檔,藉機問他問題。剛開始他不予理會,記者只好每天苦候,三天後他開始零星地說了一些話,就這樣連續二十多天,終於完成這篇專訪。
為了挖掘內幕,記者化身臥底,貼近新聞對象,更是司空見慣的採訪手法。
幾年前,香港《壹週刊》曾做過「性商店(情趣用品店)」的趨勢報導,當時性商店才剛興起,外界普遍認為上門顧客一定是歡場女子居多。為了調查真相,《壹週刊》派了臥底記者去當店員,透過跟顧客聊天,瞭解他們的想法。後來他們發現,其實平凡的中年婦女、上班族才是主流,這篇報導刊登後,引起很大迴響。而那位充當店員的臥底記者,如今已是《壹週刊》的高階主管。

**不設狗仔隊,
但有狗仔隊精神

**
一位受過正統新聞教育的《壹週刊》記者說,她先後待過國內不同週刊、報紙,但都只是「新聞對象的傳聲筒」,為填版面,每天要像生產線女工不斷製造文字,有時基於時間壓力,只好放棄查證;進來《壹週刊》才兩個月,現在她凡事抱持「合理的懷疑」,還要動腦筋怎樣去挖新聞。例如,她採訪一個成功人物,不僅細節要問清楚,還要透過各種管道求證,甚至「連對方的小學畢業紀念冊都要挖出來。」
「在台灣我們不設狗仔隊,但強調要有狗仔隊的精神,」裴偉感觸良多地說,台灣記者的中文素質普遍比香港記者好,但相對地,追新聞的積極度卻不如人家,「有沒有狗仔隊並不重要,採訪新聞的態度才重要。」
除了記者鍥而不捨地挖掘真相,《壹週刊》內部還有一套綿密的作業流程,精準控制新聞產出的品質。
例如,《壹週刊》不同於其他媒體,由記者、研究編輯和美編依任務共同組成「團隊」。文字記者和攝影記者在採訪前必須充分溝通,拍出來的照片要跟文字一樣能說故事;記者交稿後,還必須跟下游的美編溝通版型,等到看完排版後的清樣,才能返家休息。
為了讓記者衝鋒陷陣而無後顧之憂,特別設置資料組,由研究編輯專責蒐集、調查追蹤內幕的有力證據。不少寶貴的新聞線索,從這些研究資料中,一一浮現。「他們可以根據車牌號碼,查出這個人名下的財產有多少,」裴偉補充。
為了一篇深入的報導,《壹週刊》可能動員兩個以上的文字和攝影記者,作業時間長達一、二十天。黎智英用做月刊的態度來經營一本週刊,其實憑藉的是他肯大手筆投資。
台灣人辦雜誌,頂多資本額四、五千萬元,黎智英一口氣就砸了5億新台幣;台灣雜誌用人最多不過60個記者,黎智英不惜重金網羅了近200個新聞好手,其中攝影記者就有30人,將來還打算增到50人。以購買攝影器材來說,幾次採購下來,金額就要千萬元,讓攝影主管簽採購單,簽到手軟。

**努力向市場靠攏

**
貼近讀者需求,努力向市場靠攏,是黎智英經營媒體的一貫宗旨。他把新聞當商品來賣,完全顛覆「給讀者應該看,而不是喜歡看」的新聞傳統。
曾在工商時報擔任12年財經記者,現在擔任《壹週刊》指揮官的裴偉,必須重新思考「什麼是新聞」。他指出,國內媒體一向很有使命感,因此過去他受的新聞訓練是「我們想告訴讀者什麼」,很少去探究讀者需要知道或有興趣知道什麼。
一位在中時報系待了7年,現任《壹週刊》採訪主任說,寫了十多年新聞,他現在卻要重新蹲馬步、練基本功。
有趣的是,剛開始他也跟一般人一樣,覺得《壹週刊》是很低俗、八卦的刊物,當初聽到傳聞黎智英要入股明日報,本打算走人。結果,現在他覺得「如果沒進《壹週刊》,日後一定會很後悔」。「如果能在這裡好好訓練一、兩年,將來出去一定會成為搶手的記者,」他說。
詹宏志觀察,黎智英在香港很受爭議,那是因為他對香港的影響是正面或負面,大家都說不上來。他指出,黎智英是香港傳媒中最捍衛新聞自由,也是唯一敢挑戰政治權威的人,所以是「新聞自由的良心」;但另一方面,他的煽腥,也讓很多家長受不了,被其他報紙罵為下流。不過,罵歸罵,最後大家的風格都變得像《蘋果日報》和《壹週刊》。
《壹週刊》敢做內幕新聞,主要因為黎智英「不管情分、不畏強權」,他不在乎被抽廣告,因為有讀者和發行量做後盾,不怕廣告不進來。他也從不擔心官司訴訟,他常告訴同仁:「只要是真的,我們就打到底」。
台灣《壹週刊》從規劃到推出,短短不到4個月。籌備過程不盡如意,內部還傳出:試刊品質不如預期,跟香港差距一截;人員向心力不夠,不少人抱著「陪嫁」心情過來,隨時準備苗頭不對就另找出路。
不禁令人質疑:《壹週刊》的香港模式,真的能在台灣複製成功嗎?台灣的雜誌市場是否足夠容納這隻媒體巨象?
來自香港、自稱對黎智英很崇拜,想在台灣辦《壹週刊》而創了《今週刊》的《財訊》副總編輯周國偉說,黎智英在香港成功,是因為有膽量創新,開拓原本沒有的市場。但他同時指出,黎智英「對台灣市場不熟悉」,也可能導致失敗。
詹宏志說,《壹週刊》將對台灣八卦新聞工業落後的技術,帶來革命性的改變。他也樂觀地預測,黎智英「對的機會可能不小」,因為經營者的意志堅強,是件可怕的事。
這場「媒體實驗」能不能成功,其實還有待市場檢驗。不過,它在台灣播下的種子,對未來台灣媒體和讀者關係的改變,已經可以預期。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