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謝春德

2001.05.01 by
數位時代

台北市中山北路一段某條巷弄裡,這原是傳統貿易商聚集之地,陳舊斑駁的老房子難掩一度繁華的滄桑,然而這裡卻是台灣重量級攝影師──謝春德的秘密實驗基地,也孕育著他想當世界級導演的偉大夢想。
提起謝春德,國內年輕一輩的攝影師都要敬佩三分,而他為中興百貨製作一系列超現實風格的廣告,更讓人印象深刻。謝春德的經歷可說是台灣現代攝影發展的見證。他的鏡頭曾經長期寫實記錄這塊土地的生活和心情,爾後他成功跨足商業攝影,屢次獲得「時報廣告金像獎」的肯定。如今,他重新歸零,不斷摸索、嘗試使用現代數位工具,企圖替自己的攝影創作尋找新的可能。
紮著長馬尾、蓄著小鬍子,現年52歲的謝春德,是國內戰後第一代攝影師中極少數採用數位工具的創作者。他將新、舊底片上的影像,透過掃瞄,儲存在電腦裡,然後藉由影像處理軟體的輔助,將影像縮放、旋轉、複製、修飾和調整色彩飽和度,並依據自己的想法重新做出不同效果,同時控制影像輸出時的油墨比重。有了彩色噴墨印表機、專用紙和油墨的配合,謝春德等於擁有自己的小型印刷廠,從設計、完稿到輸出完全不必假手他人。不但省去了與別人溝通的麻煩,還能真正掌控輸出品質,充分享受創作的樂趣。謝春德天生喜歡接觸機器。家裡擺了幾台發燒友才有的音響設備和各種攝、錄影器材。但拿相機的手真正開始碰觸電腦,是在47歲那年。
當時他替客戶做廣告,為了在影像創意上增加一雙紅色高跟鞋,發現請人家做居然要多花2萬塊錢,因此受到刺激,毅然決定要把電腦學會。於是他買了一台蘋果電腦和影像處理軟體的相關書籍回家。英文不好的謝春德勤翻字典、不斷嘗試,沒多久就將英文版的軟體操作自如。現在,他自學成功的軟體除了Photoshop ,還有Illustrator(影像處理軟體)、QuarkXpress(排版軟體)等。
簡單來說,攝影其實是光線與影像在底片和相紙間一連串的光學與化學作用。為了一張好的作品,除了要用正確的光圈和快門速度瞬間捕捉影像,攝影者還必須確保後面的沖印品質,否則功虧一簣。「攝影的人最大的渴望是自己也能控制後製流程(影像輸出),」謝春德忍不住抱怨起台灣的底片沖洗和分色掃瞄技術不夠專業,因此重要的底片總要寄送到國外沖洗,影像輸出品質也難免失真。
2年前,謝春德停掉其他工作,待在家裡開始一場昂貴的數位實驗。為了這場實驗,他甚至賣了一台高級房車,前前後後花了100多萬元。
為了確保輸出品質不會失真,印出跟螢幕上接近的效果,謝春德企圖在各種印表機、紙張和油墨間,找出最佳組合。他的工作室一角堆放著兩台已經被淘汰出局的印表機,至今他仍在測試其他品牌的印表機。
同時,為了一次次的實驗,謝春德花費不貲,他把所有專用紙張、油墨等耗材買齊,單單一箱油墨就要六、七萬元。謝春德笑著說,他根本就是在幫廠商測試機器、耗材和發現產品問題,有時這個執著的顧客甚至把對方都考倒了。
有趣的是,為了驗證印出成品能否真如產品廣告所言「200年都不褪色」,他還做了不同的光源照射和防水性實驗。「所謂科學就是要實事求是,不斷實驗、也不怕失敗,」謝春德解釋。

**數位人生才剛起步

**
對謝春德而言,攝影其實是個不斷實驗的過程,也是一種經驗的累積。他認為,攝影除了捕捉真實,真正重點在呈現攝影者的觀點和想表達的意念,因此把攝影視為一種「創作」,底片只是一種媒介而已。
自從走入數位影像世界,謝春德經常半夜從睡夢中醒來,起床看看自己的作品,不滿意再修修改改,雖然每天睡不到5個小時,但他已完全陶醉在影像創作的樂趣裡。「其實,創作的樂趣在過程,」他天真地說,「我的人生現在才開始,我現在只有2歲大。」除了在電腦上完成攝影創作,謝春德也開始在電腦上寫小說,他採用的是嘸蝦米輸入法。提起當初他花了3個月猛背口訣、勤練打字的過程,謝春德說,只要進入輸入法發明人的邏輯就不難學習,現在他打字的速度已經可以趕上腦子思考的速度。
另外,為了上網,他還特地買了PC。他把首頁設定在奇摩站,透過搜尋方式,進入以影像、流行為主題的網站世界尋找靈感。這個月,他將在網路上舉辦個展《無境漂流》,把這2年努力的成果公諸於世。
謝春德發現攝影結合數位工具後,可以解決不少問題。他指出,最大的好處是,藉由影像處理,能夠將在沖洗過程不小心失去的部分彌補回來,也可以擺脫攝影當時條件的限制,畢竟要被拍攝的主體,完全照自己的想法表現,實在很不容易,「現在攝影也可以像劇場一樣,演不好就重來。」同時,藉由科技的輔助,他擁有更多的創作想像空間。此外,光學和化學是攝影最不穩定、難以控制的因素,但數位影像沒有這個困擾,即使不斷複製,也能保有原版的品質。
不過,有時處理一張照片得花上2週,相當考驗謝春德的耐性。「電腦還是太笨了,希望有一天能像提款機一樣,要錢就馬上吐出錢來,」他苦笑。

**數位化使推廣更普及

**
或許有人會質疑:影像數位化後容易複製,作品的價值是否因此降低?謝春德說,作品價格可以因此降低,讓作品更為普及,「大量生產有什麼關係」?只要像版畫一樣限量發行,作品價值並不會減少。而且,作品可以在網路上傳送、流通後,會減少為了出售創作而帶來的行銷成本,畢竟這些成本對創作本身沒有幫助。
很多人到了謝春德這個年紀,要從頭學習如何駕馭一台機器,很容易因為恐懼失敗而裹足不前。
謝春德舉達賴喇嘛的話,「人因為有好奇心,所以會不斷探索、追尋,」反問:為何人的年紀越大,探索的意願就越低?他覺得,其實恐懼都是人想出來的,如果像小孩子那樣,不怕弄壞,儘管去嘗試,就不會有恐懼了。
跟謝春德很熟、吳三連獎創辦以來第三位攝影獎得主林柏樑就指出,很多藝術家都很排斥電腦,但攝影結合數位工具的確能讓創作達到更完美的境地,這也是時代趨勢,他遲早也會這麼做。

**初中時立志當導演

**
謝春德一直是個設定目標就勇往直前的人。初中時他就立志將來要當導演,為了有比較多時間發展自己的興趣,高一時他輟學去台中郵局門口替人家看管腳踏車,有空就塗鴉、寫腳本。後來,他分期付款買了生平第一台Konica雙眼相機,不懂相機的他剛開始總要把拍照時的天氣、光圈和快門速度記錄起來,1年後無師自通。
謝春德曾當過雜誌攝影記者,也成立過自己的攝影工作室。27歲那年,他憑著一股熱情創辦「現代攝影」雜誌,可惜因為財力不繼只出版了四期,但卻對當時攝影界留下不小影響。
後來因為回鄉照顧中風的父親,他開始「五斗米計畫」,背著相機、騎著摩托車穿梭在家鄉的土地上,留下許多珍貴記錄,經過長達14年的累積,這些經典之作在1988年最後一次攝影個展《家園》中展出。
拍電影畢竟不是件簡單的事,謝春德的夢想已經醞釀30年。為了一圓拍電影的夢想,年輕的謝春德還帶著父母從台中北上看電影,然後說服他們將賣田部分所得投資買拍片用的攝影器材。過去10多年在商業攝影領域拍MTV或拍CF(廣告影片)的經驗,他也當作是拍電影前的練功過程。
謝春德說,他不怕嘗試,唯一的恐懼是時間不夠。2年前,他做了一個夢,在夢裡他與死神對決,他告訴死神自己還有個夢想沒有完成,要等夢想實現,才能認輸。夢醒後,他趕緊停下手邊的賺錢工作,專心投入自己的計畫,包括瞪睽13年後首度作品個展;已拍攝5年的達賴喇嘛紀錄片《流浪的神》和籌備13年的《三重計畫》。當然,最重要的是在有生之年,能一圓當導演拍電影的夢想。
謝春德在他的《三重計畫》手稿本上這麼寫著:「把童年的夢境和成長經驗,以三重為舞台來演出拍成照片,這些照片本身已不再是適時或想像的顯影,而是對我所生存之環境的意見。」
長久以來,謝春德一直透過攝影傳達他的觀點,現在結合了數位工具,則讓他將自己的想法表現地更淋漓盡致。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本網站內容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若有文章授權需求請填寫 申請表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