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什麼去上班?

2001.05.01 by
數位時代
穿什麼去上班?
「怎麼會是妳來呢?」我驚訝地問,到這種場合並不是她現在的工作內容。 「對啊,本來不該是我來的。」她指指身上的運動服:「我是臨時被逮來的。」...

「怎麼會是妳來呢?」我驚訝地問,到這種場合並不是她現在的工作內容。
「對啊,本來不該是我來的。」她指指身上的運動服:「我是臨時被逮來的。」
「妳今天穿得真華麗!」她指著我的黑色蠶絲流蘇織花方巾。
「來這種地方當然要這樣穿啊。」我笑。
「說到這我就有氣!剛才我在入口接待處他們還把我攔下來,問我有沒有邀請函!連跟他們拿資料都一副不想給我的樣子!看我穿得邋遢就不理我,直到我把名片拿出來,才把我當個人!」她忿恨不平地說。
「難怪我不但有資料,還有禮物咧!」我指著手上的名牌紙袋。她翻翻白眼,表示無言抗議。
沒法子,當我還是職場菜鳥時,根本不用在乎自己是踩著球鞋還是拖鞋,白T恤是佐丹奴還是Helmut Lang,手提袋是Dolce & Gabbana還是Daddy & Girl。但當我漸漸要當那個interview的人而不是被interview的人時,發現若是在出公司提案開會時,不搞幾個響噹噹的牌子在身上,好像真的連會議結果都會受到影響,這時似乎不上Joyce也不大成了。
然而當我弄到當季尖頭高跟鞋、脆弱的優雅長裙和纖細紗襯衫,並且在臉上細緻塗滿粉底、眼影、腮紅、唇彩並夾了睫毛之後,再打開電腦企圖做點事情時,大腦卻在超越這些障礙物之後,速度顯然地變慢了,連在辦公室長廊需要趕時間都得小碎步走路,這真是太可笑了。我可不願意讓自己變成一個巧笑倩兮的職場裝飾品,那樣不如去找個有錢人嫁掉算了。
「待會妳能不能去上個現場新聞節目?」主管忽然發出這樣的通告,還踩在豆豆便鞋穿破牛仔褲與皺毛衣,戴著厚厚深度近視眼鏡的我大聲說沒問題,同事還驚訝地看著,我已經開始變裝了。
打開抽屜,是在機場免稅店買的旅行用多功能彩妝盒,還有黑色小洋裝搭披巾,可端莊可妖豔,套上蛇紋高跟鞋和網襪,10分鐘OK!
只不過最近我換了在新店深處的新工作,隔壁就是某家炙手可熱的「股王」級電子公司,時常於巔峰時間擠進載貨用大電梯,陷在一群穿襯衫不打領帶配卡其褲的電腦工程師裡,赫然感到自己的洞洞網襪有點給他外星人。
對職場穿著再有自信,這時候也難免會有點寂寞……。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