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處理器大戰第三回合

2001.04.01 by
數位時代
微處理器大戰第三回合
穿著緊身衣、頂著一顆塗滿藍色顏料光頭的表演者,在數字「4」前面不停地舞動,這3個發跡自外百老匯地區,並被《紐約時報》評極具開創性、有著令人驚...

穿著緊身衣、頂著一顆塗滿藍色顏料光頭的表演者,在數字「4」前面不停地舞動,這3個發跡自外百老匯地區,並被《紐約時報》評極具開創性、有著令人驚豔視覺及音樂表現的現代藝術表演團體BMG(Blue Man Group),密集地出現在台灣電視廣告,替英特爾行銷「數位世界的核心動力」Pentium4微處理器產品。
「是不是又要換新電腦了?」奔騰(Pentium)新晶片問世,再度點燃電腦世代交替的戰火,只不過這一回除了英特爾傳統對手超微(AMD)之外,還多了台灣的威盛。
「晶片組廠商不做微處理器將會被淘汰,」這是陳文琦在一次訪問中對威盛介入微處理器市場所作的回應。穩坐晶片組領導地位,使威盛有能力回過頭整合微處理器的功能,但市場風向的轉變,才是威盛有機可乘的主因。後PC時代來臨,消費者需要的是應用方便的產品,過去強調技術領先的模式,不得不重新做調整,「請消費者注意」的概念,轉變為「請注意消費者」。

**微處理器競爭新回合

**
微處理器的發展與競爭,進入新的回合。
回顧微處理器發展史,從1833年英國人法拉第(Michael Faraday)發現半導體材料,這種導電導熱特性介於金屬與陶瓷之間的東西,成為日後電晶體發展基礎;1947年,美國貝爾實驗室3位研究人員,以半導體基礎,發展出取代真空管的電晶體。
1968年,摩爾(Gordon Moore)、葛洛夫(Andy Grove)和諾宜斯(Robert Noyce)3人在矽谷創辦英特爾,並於1971年發明全球第一顆微處理器。英特爾喊出「把電腦放在一顆晶片上」(Computer on a chip)的口號,開啟了微電腦世紀的先河,在原本複雜、昂貴、龐大的電腦之外,另闢一條簡單、平價和輕薄的路,打動全球許多年輕工程師的心。

**超越摩爾定律:快還要更快

**
微處理器就像是人的大腦,能夠思考、反應,它收集各種外界資訊後,經過快速運算做出判斷,把動作告訴執行單位。
英特爾創辦人之一摩爾,他的摩爾定律(Moore's Law)告訴大家,如果發展速度慢過定律中的指標,競爭者一定會追過你的腳步,幫你把東西做好,當然也就順便取得市場。
英特爾把這種精神發揮淋漓盡致,從1982年286處理器登場,緊著的386、486到奔騰系列,都遵循著摩爾定律推陳出新,同時也藉此甩開對手,等到對手趕上後,英特爾再大幅降價,取得市場量能。
英特爾每一次出招,往往讓競爭對手忙於追趕,在運算速度上做文章,消費者現有的產品即使還能使用,卻也只能跟著新產品的速度跑,不斷將電腦升級,英特爾也因此稱霸市場數十年。
這種局面到了1994年開始轉變,康柏電腦(Compaq)推出低價策略,引發風潮;超微推出「價格永遠保持比英特爾低25%」的策略,主打K6系列,這招讓超微迅速的竄起,一向走中高價位的英特爾開始陷入苦戰。直到1997年,英特爾不得不正視低價電腦的趨勢,開發低階產品賽揚晶片(Celeron),因應市場的需求。但在超微、新瑞仕(Cryix)的全面防守下,英特爾並沒有因此而佔到便宜。

**英特爾飽受威脅

**
威盛1999年購併新瑞仕及艾迪特(IDT)團隊後,先推出威盛第一個微處理器產品約書亞(Joshua),因為受到購併重整的影響,產品在市場上迴響不大,但接下來的SamuleI到近期可搭配DDR架構的SamuleII(現改名叫VIA C3),獲得不少主機板業者支持。威盛也冀望透過晶片組的優勢,由地方包圍中央,掌握電腦架構設計的主導權。
根據金字塔原理,在低端的部份,永遠佔有最大的量,一旦在市場上佔有最大的量,就能取得制定產業規格的權力。這個道理英特爾很早就體會到,就算威盛現在的微處理器產品還不成氣候,仍不得不小心這個掌握晶片組市場的對手。
威盛介入微處理器市場的舉動,勢必會對微處理器市場帶來一些衝擊,誰贏誰輸都是話題,但在這場微處理器競爭的背後,消費者力量的崛起,才是這場微處理器戰役對科技產業的啟示。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