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與咖啡廳

2001.04.01 by
數位時代
工作與咖啡廳
說「溜出去」只是一種情緒上的形容詞,事實上那是一種奢侈的行為,我當時的工作沒有什麼理由可以跑出辦公室外,所以我得請假,總之,就是賠上兩個小時...

說「溜出去」只是一種情緒上的形容詞,事實上那是一種奢侈的行為,我當時的工作沒有什麼理由可以跑出辦公室外,所以我得請假,總之,就是賠上兩個小時的薪水然後什麼也不做,和幾個女同事坐在辦公室附近的廉價咖啡館裡,談些類似投資在一個你可能不會跟他結婚的男人身上究竟有什麼意義之類的問題,一邊注意著手錶。
現在我常常覺得自己是在咖啡廳裡頭辦公,事實上,很多以前我得想辦法開小差做的夢幻事情都變成了我的工作,喝下午茶、逛書店、看電影,有時候我甚至會有「一定要浪費這樣好的時光去逛書店嗎?還是溜去採購換季大拍賣吧。」
的念頭跑出來。 中午我在這個咖啡廳裡和一位美術設計談了一個合作案,接著是一個雜誌的採訪,然後是跨國戲劇製作計畫。
如果耳朵夠尖,在咖啡廳裡絕對可以聽到不少資訊。有時候你甚至不必聽,你只要看誰跟誰在一起就好了。
前幾天我跟馬蒂達和MJ到咖啡廳裡會商重要的公司八卦秘聞。 馬蒂達環顧四下,「我覺得我們來錯了地方,」她很緊張地說,「這裡頭全部是我們的人。」
「天哪,那不是K先生?」我驚訝地說。
「他怎麼會在這裡?」
「笨蛋,你不能小聲一點?」MJ狠狠瞪了我一眼。
「你看到他跟誰在一起了嗎?」馬蒂達向我擠擠眼睛。
我這才發現坐在K先生對面的是MJ的頂頭上司。
因為他背對著我,我剛才居然沒有發現。 「你知道這其中蘊含著什麼意義?」馬蒂達神秘兮兮地說。
「K先生向你的上司借錢?」我說。
「你這個白癡!」MJ說。
「我想應該是K那個醜聞是真的。這真是個大消息。」馬蒂達開始匆匆忙忙地撥她的行動電話。 瞧吧,謠言就是這麼傳出來的。 由於公司外頭方圓百里只有這一家咖啡廳,它絕對是一個妙不可言的地方。如果我有錢,我實在應該在它隔壁也開一間。
有一次我和P特地跑到離公司很遠的餐廳去談一件電視企劃案,叫做「世界滑鼠王」,那是我們當時秘密進行的大案子,如果不成功,我們可能會血本無歸。
不一會兒我們就發現坐在後方的一桌人是敵對電視台的,他們的談話有一陣沒一陣的傳過來,但是聽不清楚內容是什麼。突然間,「世界滑鼠王」這個字眼飄到我們的耳朵邊來 P突然靜下來。
「你剛才是不是有聽見『世界滑鼠王』幾個字?」P低聲問我。
我點頭。 「我簡直不敢相信,」P張大了眼睛。
「有誰能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
「你想會不會只是聽起來類似的五個字?」我小心翼翼地說。
仔細想起來,喜歡在咖啡廳裡「辦公」的人還不少,比如說C,他常常和人約在公司樓下那間小咖啡廳裡,有時候搞到晚上十一、二點,店裡只剩下他那一桌,老闆一家人坐在旁邊打撲克牌等著C收工才打烊。還有大象,他只能在咖啡廳裡寫作。
「我發現我住處附近的那家星巴克有插座,」有一次大象很興奮地跑來跟我說。「那樣我就可以帶筆記電腦去寫作。」
我真搞不清楚這傢伙,他根本不會打字啊! 比起辦公室,咖啡廳要有意思多了,既不需要自己洗茶杯,周圍座位的人又天天不同,時時變化。我曾經看過一本書,說女人非常重視她的辦公桌,一定要布置得如同她的王國。選擇一間喜歡的咖啡廳,還有裡頭的一張桌子,感覺也不壞。男人與女人有時候都這麼覺得吧!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