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報》,明日再見!

2001.04.01 by
數位時代
《明日報》,明日再見!
《明日報》停刊了,在一片婉惜聲中。 說它是網路泡沫嗎?太不公平。因為身處其中的工作者,少有抱著「狠撈一票」的賭徒心理而來。它短短的一歲生命...

《明日報》停刊了,在一片婉惜聲中。
說它是網路泡沫嗎?太不公平。因為身處其中的工作者,少有抱著「狠撈一票」的賭徒心理而來。它短短的一歲生命中,其實帶給台灣與世界各地使用者許多珍貴的價值,而這些價值,也許還勝過許多我們付費的媒體。
它的解散,也許不是它「做錯甚麼」,而是「還來不及做對什麼」。
Internet帶來的各種價值,並沒有讓我們失望過。它節省成本的能力,它創造溝通效益的能力,它促成交易的能力,由Nasdaq 300點到5300點再回到2300點,都是一樣的。改變的,是投資者面對它的態度——由瘋狂樂觀到瘋狂悲觀。網路股退燒後,Nasdaq關上了創投與投資銀行變現的大門,使得這些過去如潮水般洶湧的短期資金,瞬間消失無蹤,這才是董事長詹宏志口中「彈盡援絕」的緣由。
對內容提供型(ICP)網路企業而言,如何由「提供有價值服務」過渡到「取得有價格標準營收」;如何創造「等同(或超越)平面、電視廣告影響力的網路廣告」;如何開創「中介型電子商務」,似乎都是這階段理解的開始。前者是「消費者付費」模式,後兩者則是「影響力經濟模式」。
就在明日報解組前一天,美國紐約時報宣佈將開始「販賣」它的網路報,內容包含印刷報上的文字、圖片與廣告,每份收費75美分到1美元。PC home Online也宣佈,為網友推出50M硬碟每年收費365元的付費機制。這些的嚐試,都在等待網友做「To Pay, or Not To Pay」的馬克白式抉擇,測試Internet在網路使用者心中的價格位置。而如果網路傳輸速度能及早達到每秒1.5M以上的寬頻標準,網頁就能提供等同於印刷或電視的廣告影響力,營收成長幅度更將大為可觀。
然而,這些都需要時間。
如果我們判斷社會遲早要到那兒去,我們就應該把腳放到路上,用跑馬拉松的態度來配速。《明日報》的錯誤,是誤判所有股東與創業者有著一樣的認識、一樣的耐心,忘記了這些股東是以「IPO」的資本利得角度來投資,它們參加隊伍的目的,其實是想拿100米金牌。
如果《明日報》有多餘的一年,來試驗各種營收模式(例如每天看報付1元,只要50萬讀者即可打平管銷);如果當初一次收足5年burn rate的資本(就在1年前,法人股東是排隊而來的);或者如果當初找尋的是長期性投資者(例如世界性的Internet Fund);《明日報》或許不用在慶生會後黯然道別,但是,如果沒有這場浩大實驗,我們又如何學到這些?
期待下一個《明日報》捲土重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