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軟件2005年,產值百億沒問題」

2001.03.01 by
數位時代
「中國軟件2005年,產值百億沒問題」
目前不僅在香港理工大學擔任客座教授,同時也是技術產業發展局的專家,對中國軟體產業發展現況,有相當清楚的透視。由於一年有1/3時間在國外飛行,...

目前不僅在香港理工大學擔任客座教授,同時也是技術產業發展局的專家,對中國軟體產業發展現況,有相當清楚的透視。由於一年有1/3時間在國外飛行,進行各類型的產業及學術合作計畫,他對軟體市場的競爭態勢分析,令人印象深刻。

Q:能不能跟我們說明一下中國科學院軟件所的背景和目前發展狀況?
A:軟件研究所是1985年成立,前身是科學院中計算機研究所的軟件研究室。目前主要的工作有4大項,一是電腦軟體的基礎研究;二是教育功能,現在軟件研究所有碩士生260人、博士生100人,及博士後研究30人。
第三項是將技術產業化,軟件所目前和國內、外企業的合資公司包括北京中科軟件、中科紅旗、NEC/中科院軟件研究所有限公司、北京特寶科電腦工程有限公司等。這些公司都是軟件所以投資控股方式參與,股份大約佔40%。

Q:介紹一下中國軟體發展的現況?
A:我們把軟體領域分成三塊。第一塊是像作業系統、大型資料庫系統的基礎軟體,譬如微軟Windows。第二塊是所謂的中間層軟體(middleware),例如解決不同作業系統間彼此資料溝通的跨平台軟體。第三塊是我們常在使用的應用軟體。
這三塊,最容易切入的就是應用軟體,技術和資金需求也小,最難的就是基礎軟件。在整體的軟體產業發展策略上,無疑應該由應用軟體切入,但目標還是以中間層軟體為發展重點,因為它的市場空間很大,又不像應用軟體,技術上很容易被取代,我們跟外商競爭的機會主要在此。
至於基礎軟體,恐怕是國際大廠的天下,若把重心放在這塊,未免不太實際。

Q:大陸現在的軟體人才足以供給這個市場的需求嗎?
A:談到軟體人才,可以分成三類,分別是負責軟體系統架構規劃的高級軟體工程師、一般軟體工程師和軟體工人。我所謂軟體工人,是指能夠操作像JAVA或其他電腦程式語言的人,軟體工人不需要接受完整的電腦科學教育,一般的技術學校甚至補習班就可以培養。
中國軟體人才最大問題是,我們有一大堆一般工程師,但上頭的高級軟體人才和下頭的軟體工人嚴重缺乏。軟體開發對這三種人才的需求是一個金字塔結構,我們沒有足夠的軟體工人,就只能把中間層的軟體工程師當軟體工人用。一個剛畢業的電腦碩士還沒有能力做軟體系統的結構規劃,反過來去作軟體工人的工作,領八萬、十萬人民幣的薪水做月薪兩萬的工作,增加公司成本又造成人力的浪費。
我覺得,應該由職校或高中多培訓軟體工人,像是辦一個JAVA的職業學校。另外從矽谷快速引進高階人才,這樣就可以把金字塔架構的軟體人才建立起來。

Q:您估計中國的軟體市場的規模有多大?
A:這也要分成三塊來看,就是一般軟體、內嵌式軟體(imbedded software)及應用軟體市場。
從1990到2000年,大陸一般軟體市場的年複合成長率超過30%,2000年的產值超過200億人民幣,但其中60%來自外商,大陸公司只佔40%。以成長力道和本土廠商在佔有率的提升來估算,到2005年,本地軟體公司產值達上百億規模,應該是不成問題。
放在硬體中的內嵌式軟體,就更具市場潛力了。中國現在有2億台電視、超過1億人有電話、有線電視戶1億多、4000萬台VCD、7000萬支行動電話,另外還有冷氣、冰箱、汽車等,這些數字還在快速增長。內嵌式軟體市場一定大於一般軟體的市場,會有好幾百億。
第三塊應用軟體市場,大陸只有少數大型公司和外國公司有較完備的電腦軟硬體,絕大多數中小型企業都沒有會計軟體,這塊市場的價值不好估計。以財務軟體為例,去年財務軟體市場大概有10億,而據官方統計,已經開發的財務軟體市場佔潛在市場的1%,也就是說,這個潛在市場有1000億人民幣,將是世界第二大。
由這三塊來看,大陸市場的規模是夠你掙的了。

Q:聽您分析,中國軟體市場規模的確可觀,但一向為人詬病的盜版問題會不會影響整個市場的發展?
A:會,但要慢慢解決。去年國務院公佈「國發第十八號」文件,鼓勵軟體、半導體發展,也明示打擊盜版。
另方面,其實現在有關智慧財產權的軟體價值已逐漸被接受,只要價格合理,大家也肯花錢買軟體的。去年有套翻譯軟體叫《金山辭霸》,一套28元人民幣,賣了100萬套,大家排了好長的隊去買。但是如果價錢定在280元,還會不會是這樣的情形,就不知道了。
企業的狀況比較好,有的管理軟體定價100萬,企業也買啊!聯想還花1000萬人民幣請思愛普(SAP)做ERP。過去大家總覺得軟體企業資源管理免費拿來就用了,現在想法慢慢在變了。

Q:您覺得中國的軟體產業發展有什麼挑戰?如何避免走上印度軟體代工的路?
A:中國沒必要避免,代工還是必經之路,我們希望中國在2005年成為出口軟體大國。印度軟體人才多,但卻沒有內需市場,變成代工為主;但中國的軟體內需市場夠大,有機會走出代工的路,初期代工是推動起中國軟體產業的重要動力。
我們的困難是基層軟體工人不夠,成本比印度高,英文的表達能力也是問題,還有軟體品質保證不夠,大陸目前只有摩托羅拉達到五級標準,2家過二級,大部份連ISO9002認證都沒有。
現在最大的挑戰還是市場。論代工還比不上印度,還沒追上,中間又冒出了一個愛爾蘭,差異愈來愈大。目前印度主要是做美國市場,愛爾蘭是美國和歐洲市場,中國人經常連中國市場都吃不著,所以中國軟體發展又要急,又要不急;要馬上開始做,又要有點耐心,不能只作應用軟體,得向下扎根,朝基礎軟體發展。

Q:未來台灣跟中國在軟體發展上可以怎麼合作?
A:台灣如果跟中國合作,形成一個大的經濟圈(eco-system),會有更好的結果。台灣有資金、人才、經驗,但沒有市場和夠大的團隊,如果能結合大陸的市場及軟體工人,加上香港、美國的華人一起合作,可以快速引進西方的技術與人才。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