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化銀行不良資產的新藥方

2001.02.01 by
數位時代
活化銀行不良資產的新藥方
景氣寒流一波又一波,國外雜誌如《商業周刊》(Business Week)、《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等不約而同預測台灣有發生...

景氣寒流一波又一波,國外雜誌如《商業周刊》(Business Week)、《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等不約而同預測台灣有發生本土性金融危機的可能。
儘管新政府不斷對國人信心喊話,但金融市場卻仍然持續低迷不振。當大家正為年終獎金苦惱之際,隱藏在大家荷包縮水的背後,資金流動緩慢的腳步,有可能更進一步造成銀行壞帳攀升、借款抵押債權維持率不足等「骨牌效應」。
對金融資訊稍微留意,便可注意到近來財經新聞中經常出現一個陌生的名詞AMC(Asset Management Company),或「資產管理公司」。
然而,這個名詞卻也讓許多投資共同基金的升斗小民相當納悶。這個老是與銀行連在一起的「資產管理公司」,與怡富、富蘭克林、德盛等同樣以「資產管理」為專業的公司,到底有何不同?
不同之處,就在於「所管理的資產」。
談到資產管理,一般民眾接觸較多的是共同基金。這種由投資專業機構出面募資,基金經理人透過買賣股票、債券等方式,讓基金價值不斷成長。對這些資產管理公司來說,他們募集到的「資產」就是投資人所託付的「現金」,稱職的基金經理人,則負責把小錢變成大錢,並把利潤與投資者分享。
但最近紅極一時的「資產管理公司」則與「房地產」密切相關,與投信、投顧公司所說的資產管理截然不同。

**管理銀行不良債權

**
在台灣,擁有最多房地產資產的機構,除了建設公司,以房地產做為借款擔保品的銀行,更是台灣擁有房地產的「超級大戶」。
不幸的是,「有土斯有財」的年代已然結束,個人或企業無法如期償還銀行借款,這些擔保品便成為銀行財產,但許多銀行接收了擔保品,卻只能抱著這批「想賣卻賣不掉」的「不良債權」坐困愁城,無法將土地上一座座的鋼筋水泥,快速賣出變成一張張能在資本市場流轉的鈔票,是絕大多數銀行面臨的共同難題。
危機四伏中往往也蘊藏著轉機曙光,這批「想賣卻很難賣」的不良資產,卻是不少人眼中的大肥肉。從銀行逾放比來看,官方公佈的數據為5.51%,但2000年底,台大財金系教授黃達業估計應至少在13%至14%之間,總金額達新台幣1.8兆之譜;再從法拍屋案件觀察,司法部統計光2000年前三季就超過3萬件,而總法拍案件中,有八成以上屬於銀行。因此台灣的不良債權市場,不論外資與本土金融機構也都睜大眼睛密切注意,唯恐錯失先機。
然而,這些專門對付不良債權的資產管理公司,葫蘆中的藥,究竟能對付哪些病症?簡單來說,化腐朽為神奇,使房地產「死水」變成現金「活水」。
銀行的專業主要在於授信與放款,但現在手中擁有大批房地產的銀行,一來目前法院的法拍屋市場處理速度太慢,二來每家銀行手中擁有的房地產價值與抵押順位各異,在資訊不甚公開的情況下,不良債權經常呆在那兒無法動彈。
面臨已迫在眉睫的銀行合併浪潮,銀行也深知不早日解決不良債權,若「相親」過程對方嫌自己「隱疾嚴重」,勢必影響合併的價格與進度,難怪銀行均緊鑼密鼓想成立資產管理公司,由銀行公會出面籌組的「台灣資產管理公司」,也趕在2000年最後一天宣佈成立籌備處,共有33家銀行表達出資意願,計劃2001年第一季正式成立,預計未來也有更多銀行,用合資或與外資合作的方式,設立資產管理公司。

**資產分級出售

**
以處理不良債權為主的資產管理公司,究竟能提供什麼幫助?我們或許可拿水果店的分類銷售做比喻。
想像一下,一家水果店老闆,若把好蘋果與壞蘋果全部摻雜一起賣,或許都只能賣一粒40元;然而,若將蘋果分成兩堆,採取好蘋果一粒賣50元,壞蘋果一粒只賣20元,或是兩個合起來賣只要55元的銷售方式,對消費者而言,可以很清楚知道每堆蘋果的品質,針對自己需求購買合適價格的蘋果;對水果店老闆來說,將蘋果分門別類,不但容易將好蘋果賣出,也可以用「重新組合包裝」的方式迅速推銷壞蘋果,提高販賣收益。
不良債權的資產管理公司,正如水果店老闆,是將資產分門別類,加以整理出售的專業公司。銀行難以變現的房地產,有的是旅館,有的是辦公大樓,甚至還有可能是分屬不同銀行的緊鄰民宅,資產管理公司的專業,就是整理、切割甚至重新包裝,使房地產快速賣出,也讓銀行儘早收到鈔票;至於資產管理公司的收入,便來自整理不良資產的管理諮詢費用,或是將資產整理出售後的價差。
然而,即使成立了專司不良債權的資產管理公司,這個機制是否能如大家所願,確實解決銀行存在已久的資產毒瘤呢?預計將出任台灣資產管理公司董事長的林振國認為,資產管理公司處理不良資產的能力,與資本額、調度資金、營運資金的規模大小都有關聯,「我們只能說AMC是使金融機構多了一個可以處理不良債權的機制,」強調資產管理公司並非萬靈丹的林振國說。

**資訊公開才是關鍵

**
擁有20多年房地產經驗,也曾多次協調處理不良債權的誠信智勝資產管理公司楊小仲認為,資訊是否公開透明,以及產業配套環境是否健全,才是活化不良債權市場的關鍵,絕非單靠外資經驗便可搞定一切。
「就好像要解決垃圾問題,光向國外買高級垃圾車就足夠嗎?」他打個比方說,向國外引進高級垃圾車,僅僅只是解決垃圾運輸問題,至於買來後垃圾要運到何處?要掩埋、回收、還是分類處理?更需要國內配套法令支援。
富邦集團董事長蔡萬才,便曾提出美國行之有年的「不動產拍賣法庭」作為參考。他說,美國針對銀行逾放、不良擔保品的處分方式,可以直接把擔保品逕付不動產拍賣法庭強制拍賣,執行法官不必向外界公告拍賣底價,只要投標人出價在底價之上便可拍板成交,這種方式不但有效率,也不必擔心因「價格破壞」而打壞附近房地產行情。
相較於台灣目前透過強制執行在法院拍賣擔保品,平均銀行得經過3.8拍才能解決一件逾放的現況,他認為不動產拍賣法庭的處理速度會比資產管理公司更快。
各家銀行能否站在互信基礎上分享不良債權資訊,也是決定市場能否活絡的因素。楊小仲說,美國目前的資產評估技術,已經從各銀行單打獨鬥,轉變為一群銀行、甚至資產管理公司整批同時進行,「資料庫中東西愈多,才能湊得愈好,找出特色後才容易換牌,」他說,就好像相親一樣,如果只秀出一隻手或一隻腳,對方很難決定,但若能知道身高、個性等整體性描述的資訊,談起來速度才會快。

**新的就業選擇

**
資產管理公司所隱含的另一層意義,也與個人工作者密切相關。
新市場的崛起,相對應也會帶動人力需求,針對不良債權的資產管理市場興起,對金融從業人員來說,是一條值得注意並且加碼投資自己的新方向。「與其天天上街頭爭取工作權的保障,不如看準新市場多加準備,」20多年前也是因房地產不景氣,服務的公司宣告倒閉,陰錯陽差走上不良債權處理這條路的楊小仲,以過來人經驗語重心地長建議,「企業經營不善,老闆求自保,更重要的是員工要轉型,」相較於泰國擁有10餘家資產管理公司的規模,以及這行業需要的財務、法律、地政、建築甚至企管等眾多專業人士共同合作的特性,楊小仲認為這個領域的人才需求相當高。
的確,既然金融機構合併已是大勢所趨,合併後的人員精簡,也是工作者即將面對的嚴酷課題。在不景氣的當口,與其心情低落碎碎埋怨,何妨把擔負活化銀行不良債權重任的資產管理公司(AMC),視為讓職場生涯更上層樓的機會?

活化不良資產,「3C」列隊出場
除了 AMC(資產管理公司)外,相信一定還有人會提出另一個疑問:為什麼在同一版面中,還常常看到另外兩個與C相關的陌生字眼——RTC與FASC?
RTC(Resolution Trust Cooperation)是所謂的「資產再生公司」,和AMC(資產管理公司)不同的地方在於,RTC主要是處理問題金融機構的不良債權,通常是由政府出面;而資產管理公司(AMC)則是處理正常金融機構的不良債權,是由民間經營。
之所以需要政府出面處理的原因,在於當金融機構問題嚴重,部份資產甚至已成負數時,若僅以AMC(資產管理公司)處理銀行不良資產,由於民營公司仍須以獲利為目標,專挑好處理的資產處理,是大家可預見的情況,如此對資產已呈負數的金融機構來說,AMC這個藥方恐無太大效用,因此各方才希望政府能另外成立資產再生公司(RTC),協助處理不良債權。
至於1月中旬,財政部宣佈由銀行公會主導的「金融資產服務公司」(FASC,Financial Asset Service Company),則是肇因於國內法院拍賣程序過於冗長,為加速拍賣速度,也為了降低外界擔心AMC(資產管理公司)可能會導致房地產價格繼續下挫的疑慮,因此金融資產服務公司的鑑價機制,是財政部提出的另一項解決方案。
從AMC、RTC到FASC等「3C」,這些紛紛出列的金融方案是否見效,攸關國內金融體質能否強化,可預見的是,這幾個以C結尾的陌生名詞,將更常出現在未來一年的金融版面上。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