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專家向上赴美深造

2001.02.01 by
數位時代
數字專家向上赴美深造
他舉最鍾愛的一本書,由黃仁宇所寫的《赫遜河畔談中國歷史》為例,厚達300多頁,時空背景從秦代穿越至元朝的歷史書籍中,只有一句話撼動了莊學亮-...

他舉最鍾愛的一本書,由黃仁宇所寫的《赫遜河畔談中國歷史》為例,厚達300多頁,時空背景從秦代穿越至元朝的歷史書籍中,只有一句話撼動了莊學亮--中國自秦朝以後,沒有一套完整的數字管理。
而對於自己的行銷職位,他有一套有趣的見解,「行銷就是交換,」道理很簡單,廠商花錢辦活動,再利用活動換取更多收入,重點在於是投入10分而得到8分,或投入10分得到15分。

**從工程師轉行銷

**
一個偶然機會下,莊學亮變換跑道,從工程師轉任德州儀器產品行銷一職,「當初老闆覺得我有技術背景,與人溝通協調也不是問題,所以讓我接下職務,」沒有考慮太多,竟也讓他踏上另一條生涯之路。
剛接位的莊學亮,為了補齊企業管理知識,開始到報名補習班。幾個月零星學習下來,成果有限,自認為已經回不去技術路線的他,乾脆去念政大學分班,希望藉著較有系統的學習,得到紮實的企管知識。
這時政大與杜蘭大學EMBA合作計畫又讓莊學亮轉念,他算一算,雖然到了美國杜蘭唸書,需要花上80萬台幣,是繼續待在政大的2到3倍,但是,視野開拓與人脈擴展,都能讓過去兩個寒假與一個暑假的苦讀,化為甜蜜付出。甚至現在與客戶打交道,「杜蘭大學」牌還蠻靈光的。
如果套用「交換理論」,莊學亮在這段時間內失去了什麼?其實是無形的時間與家庭生活。由於當時已經在台積電上班,所以時常為了上課得提早離開公司,從新竹一路開車到政大,下課回到台北的家已是晚上10點,週末還得去學校K書,親子相處時間幾乎等於零。「我的老大在2歲以前,都不認得我是誰,」他很愧疚的說,也因此加強他早早結束學業的決心。
順利拿到學位,和妻小也終於有較多時間相處後,莊學亮又開始他的新計畫--學日文。看好未來日本資訊家電對於晶片需求的市場,他認為現在唯有將語言學好,才能跟客戶做更直接的溝通。「更何況,未來世界前五大語言我就掌握了三大,」當然,也掌握了更多世界級客戶!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