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教界的知識經濟春天

2001.02.01 by
數位時代
補教界的知識經濟春天
千禧年的聖誕節,早晨七點,新光三越站前店的大廣場滿地五彩色紙,一對情侶坐在幾層樓高的聖誕樹旁,三三兩兩的年輕人匆匆走過,臉上掩不住昨夜聖誕狂...

千禧年的聖誕節,早晨七點,新光三越站前店的大廣場滿地五彩色紙,一對情侶坐在幾層樓高的聖誕樹旁,三三兩兩的年輕人匆匆走過,臉上掩不住昨夜聖誕狂歡的亢奮情緒和略顯疲憊的神色。同一時間,住在中和的陳士杰吃完早餐正準備搭捷運前往南陽街補習班的自習教室唸書,18歲的他早已打定放手一搏,要趕在「末代聯考」的這一年考上大學。
台灣長大的孩子求學回憶裡,大部份人是和他一樣,從國中開始,過著沒有假日的求學歲月,放學趕往南陽街,隔天到學校和同學討論昨晚補習班老師的笑話,每年暑假來自四面八方的重考生,懷抱著升學夢想湧入南陽街,一部南陽街的歷史,其實是台灣教育政策的見證。

**補教業的e化工程

**
傍晚五點,南陽街人潮洶湧,放眼望去都是學生模樣,十幾二十歲出頭的學生進出各大補習班,等電梯的學生延綿一列排到街口,在這片榮景的背後,大規模補教界e化改造工程卻早已開始進行。
補教戰線由實體延伸到虛擬,對南陽街業者而言,一開始其實是不得不的尷尬選擇。因為網路出現,讓一些跨行業競爭者也有機會爭食大餅,從早期題庫網的出現,利用網路提供各級考古題的虛擬服務,著實讓補教業者警覺保衛領土的重要性不只在實體的市場,虛擬也將是下一個急需鞏固的灘頭堡。
但要投入虛擬世界,又不知從何做起。於是早期的補教業者,都在這種「別人有,我也要有」的焦慮心境下開始踏出第一步。但如同所有傳統產業e化過程遭遇的困難一樣,在不了解新科技情況下,一開始只能一點一點嘗試,留個小平頭,說話簡潔的建如文理補習班班主任劉廣衡說明這個摸索過程:「一開始只放政令宣導上網,後來發現沒人看,才再增加網站的內容,現在連娛樂訊息都有了。」
另一方面,大多數業者將整體網站軟硬體規劃交由資訊業者處理,卻產生另一個問題。大碩文教機構董事長丘昌其談到過去業者的經驗時感慨的說,「資訊業者難免有私心,會留一手想賺版本升級,補教界因此花了很多冤枉錢。」失敗的經驗使業者了解,e化工程很難假外人之手完成,反而自己全心投入,成功的機會才會增加。
補習班的e化分幾個部份,首先是網站的建立,接著是將過去的服務利用網路做更便利呈現,過去補習班每年印製數量龐大講義和資訊,因為印刷有印製臨界量限制,印刷出的教材往往不能即時更新,但為了服務學生又不能不做,教材數位化不但可以隨時更新,更能降低印製成本和存貨。

**補習班線上教學

**
另外補習班過去提供錄影帶讓學生補課、複習,未來也希望能轉變成影音型態的網路線上教學。
然而大環境還沒成熟,學生現階段對線上教學接受度低,網路軟硬體設備投資高,成為業者難以跨越的障礙。有鑑於此,與其所有人各自做一小塊,獨力承擔市場不成熟的所有壓力,不如集眾人之力來推動市場,劉廣衡說:「要長期經營,就得縱向合作,垂直整合。」
因此補教界一改過去各自發展的生態,聯合了各家補習班在2000年5月成立凱惠科技公司,初期成立台灣學習網(www.24school.com. tw),提供升大、四技二專、研究所、公職人員、證照考試、留學資訊,提供從高中到就業出國的所有服務,將學生留在學習價值鏈上,凱惠總經理馮子洵表示,各補習班本身就是最大學習通路,這是公司的競爭優勢。
合作的背後,其實隱藏補教界轉型的壓力。近幾年來,教育改革呼聲四方匯聚,教育政策將過去升學窄門一一放寬,造成各類補習班面臨市場萎縮窘境,例如高中聯招廢除後,大型重考班慢慢消失,被地區型中小型補習班取代。緊接著2001年是最後一屆大學聯招,再加上政府廣設大學,錄取率年年攀升,重考需求逐年萎縮,從4年前的12000人到現在不足8000人,市場萎縮1/3。

**如何度過寒冬?

**
當到處都是大學生時,重點是唸什麼學校?到時候仍要補習,丘昌其說:「未來大家是為了就業壓力來補習。」但是學生會不會因為升學門檻消失而荒廢學業?補教業者對此私下表示,其實學生素質有下降的趨勢,但是站在補教業者的立場發言,又被認為是為既得利益者抗拒改革的說法,劉廣衡無奈表示,「我打電話給家長勸他們,小孩還是有補習的必要,結果被家長罵說聯考都廢除了,補習班還想賺他們的錢!」面對即將來臨的嚴冬,補教業者除了調整資源分配比例,另一個方式就是網站。
由於廢除大學聯考之後,五花八門的入學方案和錄取科目、標準皆有不同,另外目前高中二年級以下的教科書版本開放,不再統一使用國立編譯館版本,網站可以提供各式升學資料、扮演升學諮詢的角色,建立專業形象便成為度過寒冬的經營策略。
但是網路的出現,對補教界真正的價值是什麼?除了改善內部流程、降低經營成本外,網路是否會改變傳統的面授方式?關於這點,劉廣衡說:「網路的定位是跟傳統教學分工互補的角色,是補足以前做不到的服務。」大多數的業者不認為線上教學可以取代傳統的教學方式。
知識經濟的契機丘昌其則認為知識經濟時代來臨,知識永遠不足,日新月異的新科技使得知識只能形成一時優勢,隨時需要更新,因此學習的需求將延續到終生學習,但面對日益減少的時間和龐大的資訊量,將造成另一個學習市場的崛起,到時候知識的通路將是重要的關鍵。他解釋所謂的知識通路,在未來可能像網路咖啡一樣,只不過重心是學習而非娛樂,提供不受時間和地域限制的學習。
比起其他線上學習業者,補教業者的競爭優勢其實是傳統教育的盲點,一位台大研究生說:「其實和補習班老師比起來,學校教授和補習班老師的聰明才智是一樣的,可是學校裡的教授根本不肯花心思研究如何讓學生學懂,學生考不好,就認為學生不夠努力,因為不管怎麼樣,總會有人考的比較好。」因此補習教育的成功,是提供一個以學習者為中心的學習體系,未來如果能夠結合知識通路,補教業將在知識經濟時代扮演關鍵角色。
相較於大多數補教業者的悲觀,顯示的是既存商業模式解組的反應。然而面對傳統勢力範圍的消失,市場面臨量與質的轉變,丘昌其坦承:「要補教界用科技業心態經營,很難!最根本的問題是大家不相信知識經濟時代已經來了。」
雖然前途不見得樂觀,但教育改革號角已響,南陽街e化列車緩緩開出,啟程前行已是義無反顧,至於是否能帶領產業開疆闢土,迎向黎明,就只好留待時間來證明。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