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國尋找深耕台灣之道

2001.01.01 by
數位時代
從中國尋找深耕台灣之道
在2000年最後一個月,大盤指數正式跌破5000點。面對跌跌不休的股價,背後原因,投資人經常直指是兩岸政策不明。然而,「一中」議題仍原地打轉...

在2000年最後一個月,大盤指數正式跌破5000點。面對跌跌不休的股價,背後原因,投資人經常直指是兩岸政策不明。然而,「一中」議題仍原地打轉,「小三通」則有了初步行動。
2001年1月1日開始,台灣與中國正式開啟「小三通」的大門,也隱隱為將來的「大三通」揭開序幕。對向來以外貿為經濟主力的台灣企業來說,「西進大陸」早已不是件新鮮事,「數位成分股」當中20家企業,未朝中國投石問路者,也可說是少之又少。
根據經濟部投資審議委員會統計,台灣企業在2000年1至9月,對外投資的金額當中,投資大陸的比重就佔了總投資金額的57.9%,第二名才是佔20.4%的美國。電子產業中勞力密集程度較高的企業,移往大陸生產更是早已行之有年,台灣經濟新報的數據便顯示,台灣上市櫃企業中,已有52.5%前進中國。

**西移三因素:成本、市場與掛牌

**
前進中國,對台灣的企業來說,是時勢所趨,更是全球化佈局的策略考量。歸納台灣企業西移中國的原因,大致可以分成三大類型:成本取向、市場取向,以及透過股市掛牌方式,進軍中國的企業。
從成本面觀察,勞力密集的電子業移往大陸,是延伸競爭力的方式之一。由於中國地區擁有比台灣廉價的勞動成本,再加上語言相通、易於管理的特色,已成為國內外銷廠商的生產基地。因此,像「數位成分股」中的鴻海、台達電、華通等,便透過大量生產與規模經濟,在中國站穩腳步。
然而,《今周刊》社長謝金河也點出一個隱憂:把中國大陸當成另一生產基地的企業,不斷在大陸擴廠,固然可以創造出比台灣大上數倍的產能,但如果銷售對象仍是同一個市場,即使創造了數倍產能,也難保不會供給過剩,引起另一波殺價競爭。
因此,從市場面為考量進入中國,則是另一種西進型態。
由於對岸擁有13億消費人口,許多企業著眼於食衣住行育樂等龐大消費商機,隨著中國經濟成長、人民消費力提高,市場也必定隨之擴展。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品牌與通路行銷上必須長期耕耘,因此越早進入的企業機會也越大,像在台灣以KTV聞名的錢櫃、賣抽油煙機起家的櫻花等,都積極在中國設置銷售據點,而「數位成分股」中的統一、聯強等,也是其中積極部署的企業。
另一種中國概念股類型,是看兩岸即將同時加入WTO,對資本市場的限制也將開放,因此希望透過在中國掛牌的機會,為母公司提供業外收益,如目前已於深圳B股掛牌的燦坤,就是一個例子。
當全球資本市場與國際企業,都不約而同地將「關愛眼神」投向彼岸時,一向以擁有靈活、彈性應變身段為優勢的台灣企業,當然不可能自外於這個趨勢。然而,在產業西移的當口,如何以透過附加價值「深耕」台灣,我們不妨從產業面與資本市場層面努力。
所謂深根,暨南國際大學資訊工程系教授李家同認為就是「研發」,而且不是只有高科技才能研發,他認為不論是哪種領域,只要花精神努力鑽研,必定可以走出一條別人難以複製的道路。
對台灣的資本市場環境,謝金河也有更深切的期許。認為「股票市場是本,本立而道生」的他,認為股票市場若持續暴跌,台商根本沒有本錢到大陸投資,「台灣人民營造出來的經濟實力,會比泰國、印尼、菲律賓或馬來西亞差嗎?把股票搞得這麼慘,還真是種恥辱,」謝金河如是說道。
因此,如果下一個10年要在中國大陸爭勝,台灣自己一定要先站起來,除了繼「小三通」議題之後,持續審慎處理兩岸關係外,更重要的是,在台灣發展更高附加價值的智價企業,如此台灣的「本」方能既深且久。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