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的預言,之所以會成真,是因為你去實踐它!」

2000.09.01 by
數位時代
「經濟的預言,之所以會成真,是因為你去實踐它!」
今年6月的世界資訊科技大會(WCIT),我在一場產業領袖的聚會中聽到,有個傳統產業大老問IBM全球網路總裁說:「一天倒掉那麼多家網路公司,網...

今年6月的世界資訊科技大會(WCIT),我在一場產業領袖的聚會中聽到,有個傳統產業大老問IBM全球網路總裁說:「一天倒掉那麼多家網路公司,網路產業還有希望嗎?你為什麼還在前仆後繼投資網路呢?」IBM的人回答:「No big deal,一天倒掉的公司有好幾千家,又不是只有網路公司!」
台灣以往黑手變頭家的故事,是創造台灣經濟奇蹟的重要誘因,其中關鍵是創業家的精神,所謂創業家精神並不是每個人都成功,而是每個人都覺得有機會去衝,可能100人衝出去只有3個成功,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如果沒有這100人,可能連這3個人都沒有。
一個充滿年輕活力的社會並不是向後看,他們應該是向成功的模式(model)看齊,也是這些模式在激勵大家前仆後繼。當然這個社會必須提供完善成熟環境,讓失敗者能覺得心甘情願、有價值。
我覺得6月那場世界資訊大會很有趣,我跟HP總裁菲奧莉納、比爾蓋茲、IBM的John Patrick還有幾個產業的人吃飯聊天,我發現他們談關於網際網路的發展未來,都和3年前我聽過的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這3年間他們投資了幾百、幾千億的資金在網際網路上。我突然覺得台灣很好笑,怎麼會對自己的信心一夕之間完全都消失掉了。看到他們,你就知道人家為什麼會成功,你就知道為什麼他們是世界產業經濟的領袖。因為他們所說過的很多經濟發展預言,都是自我實現的預言,預言之所以會成真,是因為你去實踐它。我覺得這個東西不是信仰(belief),而是自信(confidence)。你如果對未來產業發展有信心,然後你的信心是奠基於知識,奠基於你的努力的話,我覺得這就是自我實現的意義。
你看當年,張忠謀跟施振榮在苦的時候,有人相信他們的話嗎?你要不要去翻雜誌,媒體把他們批得一塌糊塗:「完了,他要下台了……」,結果現在有人會去談那一段嗎?現在的講法都不一樣:「後來他們堅持,艱苦卓絕,眼光正確,領著團隊經過風風雨雨……」,都是講這個。但是我告訴你,真的大企業都是這樣過來的,沒有不經過那種階段的。
我在這些世界級的大企業家身上看到最重要的事,就是創業精神的不斷延續。這些企業每一個階段都不斷地在創業,他們其實不斷在面對新的時代,作新的創業。創業,哪可以那麼快樂?以為做個幾年就可以躺著幹了?沒那回事!而且這個程序其實很長,你看他們基本上都以10年為單位:第1個階段變成一個大公司是10年,接下來就是不斷地面對新的挑戰。

**馬拉松競賽

**
我一直覺得網路產業像一場馬拉松賽,選手才剛跑到運動場,現在說誰是贏家輸家不見得有意義,反而要回歸基本面,來思考整體產業的發展。
在這次華爾街對網路股的修正之後,我們應該思考幾個關鍵性的議題:第一,大家對自己的商業模式(business model)可能要更具體更務實。所謂務實,具體的意思是你要達成一些重要的「數字」(deliver the number),不一定賺錢,因為一個好的商業模式,重點不在你有沒有在很短的時間裡獲利,而是說你這個模式是不是有道理(make sense)。如果現在要給你一張3G(第3代行動電話)的執照,問你有沒有100億,那你要不要?沒錢也要快去借,100億太便宜了,對不對?其實投資的金額,跟回收的時期不是重點,重點是有沒有一個清楚的模式。比如說你投資高鐵,雖然說是好幾千億,你不會去問殷琪,你明年會不會賺回來?
這就很沒有道理。所以商業模式的基礎很重要,不是談現在可不可以獲利,而是談獲利的方式是否務實、可行,是不是夠清楚,是不是夠有道理。
第二,我覺得說大環境要隨著整個產業的變動而改變,不然台灣會有很多是非戰之罪。例如資本市場的管理,光是讓不賺錢的企業上市沒有太大價值,要有整體配套的措施。比如說台灣為什麼股票一定要一張10塊錢,人家創投早期進來的時候,難道不能一股1塊錢嗎?這時候什麼都沒看到對不對,為什麼政府要管人家一股多少錢?然後,為什麼輔導期一定要一年,軟體一個概念想出來,然後到成立一家公司,到可以上市,規定一年;欸,現在軟體生命週期很少一年的!
然後,未上市的東西為什麼他不能買,你其實讓他買賣沒有關係嘛,你不要不能買可是有個市場在那裡,這不是大笑話嗎?買賣沒有關係,重點是資訊要充分揭露,這時候你為什麼交易,買賣給什麼人,那就很清楚啦,人家投資人自己會去看,你還沒上市賣他3塊,為什麼現在賣我15塊,那你把我當傻瓜啊,揭露就好了嘛,結果我們是上市管得很嚴,就跟大專聯考一樣,考上就什麼都不管,地雷股一大堆。
所以其實整個資本市場是一個配套的措施,你基礎打好的話,可以讓台灣這些優秀的人才跟資金有很好的媒合,這絕對是台灣很好的機會,

**加強人才培育

**
另外我覺得台灣在人才培育的機制可能要更加強,特別在幾個地方:第一是國際行銷的人才,因為台灣高科技產業的人才素質是夠,可是台灣市場很小,要把產品賣到海外,才可以支援好的研發團隊,你不可能研發一個東西在國內賣,美國他敢投很多錢作研發,是因為他們國內市場本來就很大。
台灣以前製造業時代有所謂的國貿人才訓練班,現在應該要作高科技的貿易人才訓練班,因為高科技產業的行銷,跟你懂不懂技術是兩回事,也不是傳統行銷人才可以做的事。以色列其實就是這個作的好,不然他們的軟體人才實力哪有比台灣好?起碼現在沒有,我不知道以後我們會不會愈來愈差。可是台灣有100多個大學,這麼小一個地方,到華人地區哪有一個地方人才培育的密度像台灣這麼好?你看矽谷那些「抬轎」的都是台灣去的,其實講難聽一點,就三個學校的學生嘛,台大、清大跟交大,全部都是,一缸子都是,那些人如果有好的機會,難道他會不願意回來嗎?
高科技人才也還是不夠,應該透過任何各種管道強化培育,而且層次要高。我們一般的工程實力是夠的,可是管理這個層級就比較差,不知道怎麼管理高科技人才。在下一階段的台灣網路企業,很有可能成為跨區域整合的發動者。在這場WTO的驅動力下,網路產業,甚至是所有產業都必將面臨跨區域的整合。台灣如果不在這個區域整合的過程裡,去定義自己的戰場,就會被排擠到邊陲。
台灣也不必太妄自菲薄,因為台灣在整個大環境中是佔有優勢,台灣的位置有點尷尬,但這是優勢。大陸、香港、新加坡、台灣、北美幾個大華語發展區域,台灣佔有關鍵核心位置,從人才、資金、管理幾個層面評估,加上網路產業過去的表現,台灣可能不是在每個項目都是第1,可是如果以3、5項綜合評比來講,台灣會是第1名。
若在上述5個地方比較中說台灣人才佔第2位,我相信很多人都會有意見,起碼應和北美並列第1,大陸雖發展很快,還是無法和台灣相較,更不必說新加坡、香港。
資金方面台灣雖不是最好的,但我們若單就高科技方面,台灣就不缺乏。就整體來看,全世界媒體尺度沒有比台灣更寬鬆,什麼都可以作,新聞節目作得像綜藝節目,公式都出來了:腥羶社會新聞再來一個國家新聞,最後以內衣秀、服裝秀結尾。基本上媒體從90年代到現在已經是非常寬鬆,從內容產出的角度來講是很重要,台灣最近媒體內容產出量多、活潑,台灣的大環境大體來說還是很好,起碼不是第2名也會是並列第1名。另外台灣相關配套措施,如管理成熟度、與國際接軌程度目前也跟得上國際腳步。整體看來,台灣仍卡到一個好位置。
因此台灣整個資本管理策略應該更快支援,否則周邊國家也有可能透過資本市場的力量,反過來整合我們。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