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a is Back亞洲再起?

2000.07.01 by
數位時代
Asia is Back亞洲再起?
資訊科技為主導的數位經濟舞台,不斷上演的劇碼是--「新經濟勢力崛起」。 十年前微軟擊倒IBM,十年後Linux一飛衝天,微軟在反托拉斯法官...

資訊科技為主導的數位經濟舞台,不斷上演的劇碼是--「新經濟勢力崛起」。
十年前微軟擊倒IBM,十年後Linux一飛衝天,微軟在反托拉斯法官司纏身下,黯然失色。新舊勢力的消長,除了這些故事,也正跨越國界與大洋在發生。
專研世界資本主義發展歷史的法國學者布勞岱(Fernand Braudel),觀察世界的經濟中心,十六世紀從地中海沿岸開始,移動到歐陸的大西洋沿岸,後來到了倫敦,接下來是紐約;他還預言,未來這個中心位置,很可能是在「南中國海」。
台北6月初剛落幕的世界資訊科技大會(WCIT),很多人問,台灣為什麼能舉辦如此重量級的國際研討會?微軟總裁比爾‧蓋茲(Bill Gates)、思科執行長約翰‧錢伯斯(John Chambers)、惠普執行長卡莉‧菲奧莉納(Carly Fiorina)都紛紛出席。

**正在起飛中的亞洲資訊科技

**
答案就在這次大會主題「資訊科技所創造的美麗新世界」之外,另一個所有演講者的焦點──亞洲在未來數位經濟中的角色位置。
亞洲已是世界資訊產品最大生產製造中心。以台灣為例,目前電腦硬體產值457億美金,軟體39億美金,僅次於美國、日本居世界第三。不儘量大,在產品質量上,更如惠普執行長菲奧莉納所言:「『Made in Taiwan』目前在電腦產品消費者心中已是高品質的象徵。」
亞洲也同時擁有最具潛力和規模的市場。在國際著名調查機構IDC負責執行的《全球資訊經濟》報告中,去年全球資訊科技消費佔GDP(國內生產毛額)比重前十名國家,香港、新加坡分別排名第九、第十。一向被視為市場目標的中國大陸,在資訊科技的花費,從1992以每年30%的複合成長率,從全球整體資訊科技支出的0.6%增加到去年2.6%(歐洲的德國、法國、義大利都呈現衰退趨勢),若繼續維持相同的成長動能,2004年之前,中國大陸將擁有1740億美金的資訊科技市場規模。

**創新能力是關鍵

**
擁有市場動能和生產能力,但創新能力對亞洲國家仍是挑戰。雖然亞洲國家在資訊科技經濟市場的生產和消費領域,已經有不可忽視的位置,但麻省裡工學院教授萊斯特‧梭羅(Lester C. Thurow)在這次世界資訊大會表達他的隱憂:「未來是以創新能力為基礎的知識經濟時代,亞洲國家的教育系統,對學生創造能力的培育,有待加強。」
除了教育,資本密集的創新研發工作,也是小國家在數位時代新經濟發展上的限制。目前美國每年花在研發上的經費是3%的GDP,相當3000億美金,這幾乎是台灣目前整體經濟的規模,梭羅認為要突破這個侷限:「經濟規模較小的國家必須要對發展領域有所選擇;」北歐的芬蘭、瑞典在無線通訊產品的技術上領先全球,正是最佳示範。

**如何把產業過渡到網際網路上

**
台灣在過去十年的全球個人電腦時代,扮演著全球生產、代工的重要角色;而香港、新加坡在金融服務業的擅長,也使得全球跨國企業的亞太區總部分別以兩地為中心。這些過去的成功基礎,隨網路電子商務興起而面臨挑戰。以GDP中有84%是來自服務業的香港為例,如何把過去在出口商務及運籌管理的技術,在電子商務上作應用發揮,而不是網際網路出現,過去作為中間人(middleman)的角色被取代,香港貿易發展局主席馮國經承認:「這是好機會,但也是大挑戰。」
至於台灣過去的代工事業,雖然經濟規模已經成形,但產品利潤持續下滑,而且製造基地也逐漸由台灣轉向東南亞及中國大陸,如何跳脫代工機器格局,加強生產管理技術的創新或轉向軟體研發,是接下來的目標。
有個人專精領域,還必須靠共同的市場規格標準,集合分散的力量。宏碁集團總裁施振榮,根據大集團不斷拆解本身組織,以形成更具彈性和競爭力的子公司趨勢,提出所謂「聯網組織」(IO, Internet Organization),鼓勵小型企業之間有共同的商業運作協定,如此便能透過網際網路聯合運作,以形成足以與大集團相抗衡的經濟力量。
對應施振榮的聯網組織協定構想,針對整個亞洲區域經濟市場,有異曲同工之妙想法的專家,在這次科技大會的討論演說中不在少數。

**成立共同貨幣體系

**
去年的諾貝爾經濟學講得主羅伯‧孟岱爾(Robert A. Mundell)建議亞洲應有自己的區域貨幣系統。雖然亞洲地區限於政治因素,要像歐洲一樣成立單一貨幣有現實困難,但亞洲地區如果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共同貨幣體系,雖然沒有共同貨幣,但各國間維持固定匯率,仍然可以保持區域經濟穩定性。日本過去在1948到1971年間,將日幣對美元始終維持360:1的做法,孟岱爾認為是日本戰後經濟起飛,維持高速成長的重要因素。
除了貨幣系統,亞洲國家能否在鄰近龐大市場的地利下,成立共同的交易平台標準,將是資訊科技帶來龐大電子商務商機的數位時代,南中國海傳奇是否成真的關鍵。
去年在電子商務諮詢服務,各項專案金額總額高達5億美元的會計事務所Pricewaterhouse Coopers,負責人法蘭克‧杜爾(Frank Doyle)大力鼓吹台灣、香港、新加坡應該積極建立跨國的電子商務交易平台共同標準,否則三地原本作為中國大陸,及東南亞國家市場門戶的意義也就不在;他略帶憂慮的指出:「亞洲國家若不能體認到這件事情的必要性,這片廣大肥沃的市場,恐怕只有落入歐、美跨國大企業集團的手中。」
亞洲各國的資訊列車已經在各自的軌道上啟動,但如何匯聚成相乘力量,仍是考驗。這次資訊科技大會的壓軸戲,是以亞太未來經濟發展為題的領袖座談,不論是台灣的「綠色矽島」、香港的「數碼港」、馬來西亞的「多媒體走廊」……,亞洲各國利用資訊科技所帶來的「蛙跳」機會,無不想成為數位經濟中的重要角色;然而馬來西亞多媒體發展企業主席阿不杜拉(Othman Yeop Abdullah)就點出:「亞洲國家的科技不遜西方,但合作能力卻遙遙落後;」在各國都有自己的「第一優先」發展政策下,跨國界的合作計畫變得十分困難。

**匯聚各方力量

**
認為資訊科技同時為小企業提供較低進入障礙,但也使大企業更容易大者橫大的澳洲ASOCIO總裁奈菲爾‧羅屈(Neville Roach)提出警訊:「亞洲國家如果不能在商務上,透過標準的制定,建立自己的決策體系,我們恐怕永遠只能追著別人的腳步。」
國際知名傳播學者約翰‧費斯克(John Fiske)在最近一場全球經濟文化發展演講中提出:「第一世界及第三世界的劃分消失了、東西方的差異變小了;接下來的世界,只有傳輸快慢,連線與不連線間的差別。」
「對於21世紀,我給出的一字訊息(one-word message)就是-'Asia',」以「大未來」一書聞名的趨勢作家約翰‧奈思比(John Naisbitt)指出。資訊科技帶動的數位經濟,的確提供了世界經濟舞台,一個洗牌,轉換角色的機會,但當新經濟的亞洲板塊不斷上升同時,亞洲各國能否把握機會,努力「連線」,加快「傳輸」,顯然是努力試圖在未來數位經濟版圖中崛起的亞洲國家,必須攜手合作的「南中國海傳奇」。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